“……没想到的是,那康前辈,却是一个痴情之人,为了周师姐不受孤单之苦,他竟毅然自宫,只求能进入宗门,与周师姐为伴。

    这等事情,在揽月宗的历史上,还是首次,为他的痴情所感,祖师竟然破格同意了。

    后来,我揽月宗遭大敌进犯,那时,已经是十多年后,而周师姐和康前辈两人在被幽禁的期间,终日无事便苦练武功,因此竟修为大进,在那一场保卫宗门的战斗中,立下了大功。

    祖师问他俩有什么愿望。

    康前辈表示,他已被逐出门派,无家可归,愿意加入揽月宗,名正言顺地与师姐在一起。

    祖师犹豫一番之后,念起用情至深,最终同意了。

    康前辈加入我宗之后,他发现,揽月宗的武功多为女子修行,而以他的自宫之躯,修炼揽月宗武学事倍功半,便萌生了自创武功的念头。

    康前辈,本就是一个悟性极高的天才,加上还有周师姐帮忙,两人心无旁骛,共同参研,没想到三十年后,还真被他们创出了这门《残月阴缺功》。

    这门《残月阴缺功》,是以我揽月宗功法为参照,而创出的,专为自宫之人修炼的武学。

    因修炼条件的缺陷,此功被定为二流功法,但实际上,它的威力,却不输一流。”

    穆川听得不住点头:

    “你们揽月宗的康前辈,痴情至此,真是感人至深。而他那种为了开拓武学,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精神,也实在让我佩服。红萱姑娘,不知道你能不能将这门《残月阴缺功》传给我?”

    “你想教那龚纬修炼《残月阴缺功》?”

    应红萱的脸上浮现为难之色,“像这种本门秘功,若放在浩劫发生之前,那肯定是绝不外传的,但现在,为了共同对付朝廷大敌,倒也不是不可通融,只是,这毕竟是一门内含心法的二流武功,威力又不输一流,价值很高……”

    “红萱姑娘,这一点我却不认同。武功的价值再高,放在那里生锈又有什么用?我想你们揽月宗,现在也没有修炼这门功法的人吧?”穆川摇头道。

    “那倒是,愿意自宫的人毕竟是少数……这门《残月阴缺功》在我宗之内,确实已经尘封很久了。只是,你敢肯定,那龚纬就一定愿意练?”应红萱犹豫道。

    “我想他会愿意的。他现在虽然是个废人,但我能感觉到他内心深处的仇恨与不甘,只需要一个火种,就可以点燃。”穆川很确定地说。

    “黑隙公子,就算如你所说。可事实上,就算奴家通报师门,申请将这门功法传于你,但是你的功绩也不够啊,毕竟,你连一桩我们魔门的任务,都没做呢。”应红萱轻声一笑。

    穆川有些无语,但这确实也是事实。

    他沉吟一下,说:“能赊么……”

    “不能!我们揽月宗又不是酒肆,再说了,奴家上次已经送过你一门《魔言术》了。”应红萱抿嘴道。

    “……说到那个《魔言术》,倒是有一个奇怪的事情,为什么我也练了几个月,但就是没有你施展出来威力那么大呢?”穆川定定地看向应红萱。

    “不要这么看着奴家嘛。”应红萱眨了眨眼,笑吟吟地说,“等公子帮我把那件事做成了,我自会告知原委。”

    “敢情红萱姑娘是给了我半部功法?这可不好吧?”穆川板起了脸。

    他之前还纳闷这个妖女怎么那么大方呢。

    现在他才明白,原来是故意抛出的,让他卖力的诱饵。

    这个也确实抓住了武林人士的心理,对武林人来说,修炼了半部功法之后,若面前就放着另半部,绝对是忍不住。

    这应红萱,不愧是魔门妖女。

    “公子,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那门功法毕竟是奴家白送的,你还要奴家怎么样嘛……”

    应红萱剪水般的双眸泛出涟漪,樱红的小嘴紧紧嘟起,一脸委屈地看着穆川。

    配上她那精巧迷人的五官,凝脂玉润的雪肤,极具杀伤力。

    穆川不得不败下阵来,瘪嘴道:“能别这么看我么……弄得我好像罪大恶极似的,先不说这个了好不?”

    “好!”应红萱抿嘴一笑,顿时又如桃林绽放,玫瑰盛开,令人心神为之一荡。

    穆川也失神了,暗呼了一下妖女演技实在厉害之后,他才接着说:“红萱姑娘,你看这样如何,我出五门二流武功,跟你换《残月阴缺功》,这样你看可以不?”

    “首先,不是跟奴家换,奴家并没这个权力,必须向宗门申请才行。其次,五门二流武功,也并不够,《残月阴缺功》可是能媲美一流的,还包含内功。”应红萱摇头。

    “再媲美一流,他的缺陷摆在那,所以这门功法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大……”

    “那是本门秘功,功法的原理参照了我宗不少武功,所以师门绝不会轻易同意……”

    接下来,两人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轮到穆川的时候,他又说道:“……这样好了,我用一门二流内功,再加上四门普通的二流武功换,这诚意应该足够了吧?”

    “公子?你确定?你要知道,你用功绩兑换的其它门派内功的话,只能你自己修行,是没有资格跟我换的。那会招来其它门派的追究。”见穆川愿意出一门二流内功,应红萱明显很是诧异。

    毕竟一门二流的内功,已经可以作为一个二流武林势力崛起的根本。

    而根本的功法,没有门派会愿意用来进行交易。

    一般来说,只有一流的武林势力,才有底气将二流的内功拿出来作为交换。

    应红萱可是知道,这位黑隙公子所属的水月阁,可不是什么大门派。

    “这个就不劳姑娘费心了,一门二流的内功而已,我黑隙既然说能拿出来,就肯定有,而且是可以用来清白交换的,绝对没有后遗症。”

    穆川很有底气地说着。

    他别的不敢说,功法那绝对是一大堆。

    区区一门二流内功,又岂放在他的眼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