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了。

    家就在盛开的桃花林边,溪水绕过的时候会发出潺潺清音,最亲爱的妹妹和最敬爱的娘亲也伴在他身旁,可穆川却没有半点回到家的放松和喜悦。

    “川儿、湄儿,把那三个狗官的头颅取出来,随我去祠堂祭拜你们的父亲和列位先辈。”娘亲一身白衣,玉脸上罩着半面轻纱,只可见凤眉凤目,却寒霜笼罩,只有在看向自己的这对儿女时,才显露出一丝柔和来。

    穆川看着自己的娘亲,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一次,被娘亲带领着执行了一次刺客任务,却让他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他们从大理出发,前往蜀郡,成功混入了目的县城,可没想到,娘亲所说的刺杀县官,就是直接冲进县衙,狂杀一气。也幸好她那寒霜真气,即便是一流高手被打中也会静脉迟滞,县城的诸多朝廷高手虽然追杀出来,却完全追不上他们,只能耍耍嘴皮上的功夫。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尔等以武犯禁,戕害甚众,若是能引颈就戮,让国家安定,才能不失了这侠义之心啊。”

    这是苦口劝说的。

    “你们这些武林余孽,等抓住你们,一定要将你们抽筋扒皮!”

    “当然,要先拷问出你们的功法,再弄死你们。”

    这是跺脚叫骂的。

    不过,他们很快就变成了死人。娘亲竟然返身杀了回去,仗着她强横的《冰玉功》,顶着一群高手的攻击,将这两个叫嚣得最厉害的给宰了,这才从容撤走。

    至于他们为什么成了“武林余孽”,就不得不提到十年前那一场武林浩劫了。

    武林浩劫,穆川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汇还是在很小的时候,那时水月山庄还没有覆灭,他和妹妹总喜欢凑到山庄里的老江湖跟前听他们讲故事。

    似乎在每一个江湖时代,都非得有一个武林浩劫不可,这武林浩劫,要么是有魔头作恶,祸乱天下,要么是有神功出世,掀起血雨腥风,再不然就是有绝世枭雄,想要称宗做祖,一统江湖。

    可是,虽说无浩劫,不武林,可那些故事中的武林浩劫,却往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等真正发威,就被正义的大侠和少侠们给挽救了。

    没想到轮到他这一辈,这武林浩劫却是真正地发生了,而甫一发生,便是天崩地裂。

    十年前,武林盟主“圣巍山”乔茂典称自己年事已高,欲要退隐江湖,遂召开大炎英雄大会,号召大炎朝各地的英雄豪杰前来,一同决出新一届的武林盟主。

    大会的地点就在一处山间的坳地。

    可没想到,就在各个顶尖高手大打出手。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的时候,浩劫降临了。

    朝廷早就埋伏好的千万吨炸药一齐引爆,刹那间,天塌地陷,日月无光,山岳崩殂,河川断流。

    包括他父亲穆岩在内的诸多武林豪杰尽皆葬身,而一流以上的高手虽然能抵挡炸药之威,可所处的地形却实在是一处绝地,巨大的山峰和落石携着天威砸下来,就算是顶尖高手都抵挡不了,最终能逃出生天的,十不足一。

    尔后,早有准备的朝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兵,疯狂进攻各大武林势力。

    武林势力,少则数人,多则也不过数百人,加上在浩劫中损失了大量高手,面对那成千上万的朝廷兵马,却根本无法抵挡。

    最终,各个武林驻地尽皆覆灭,只有少数人逃了出来,朝廷军队携着大量奇珍异宝和武林秘籍,扬长而去。

    他们穆家的水月山庄也是这样覆灭的,幸得那时候娘亲正带着他们在大理国游玩,这才躲过一劫。

    自那后,娘亲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娘亲本姓秦,名素娘,是大理苍山秦家人。

    原先的她姿容绝世,却娴雅淡然,只在那苍山之巅参悟武学,与世无争。

    父亲穆岩曾经作过这样一首词:

    “苍山冷月,玉树堆琼雪。剑舞惊鸿寒光冽,吐蕊梅花香洁。

    浑如天上仙子,不是人间芳菲。一笑一颦不忘,三生三世相思。”

    当然那只是过去了,词中那位仙子般让人一见难忘的人物,如今因为出手狠辣,杀人无算,倒有个尊号,唤作“雪魔仙”。

    虽然还是“仙”,却已入了魔。

    坊间还流传这样一句话;“水月遗孀,秦家素娘。妆必半纱,衣必白裳。寒霜真气,冰冻四方。雪煞掌出,非死即亡。”

    可对于穆川来说,娘亲是仙子也好,女魔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自己的娘亲,她和妹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

    “哥,我先去准备供桌了。”

    说话的少女,白嫩的玉颜泛着陶瓷般的莹润光泽,眉毛弯弯如初春的柳枝,灵动的明眸在活泼中透出一丝狡黠来。她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丝衣,腰间用金色绳带扣着几个百宝囊,肩上还披着一件红色英雄氅,清丽之余又显出勃勃英气。

    这是妹妹穆湄,她亲密地招呼了哥哥一声,便往祠堂去了。

    穆川点点头,背着三颗人头组成的大包裹紧随其后。

    祠堂里的灵位,密密麻麻摆放了几十个,最中间的灵位,上面刻着“水月山庄第七任庄主,穆岩”。

    此刻,穆湄正在忙着点蜡烛,上檀香,穆川则是在往供桌上摆放人头,而秦素娘却正一动不动地望着那最中间的灵位,眼神中流露出回忆、哀婉、悲痛之色。

    祭拜的礼仪,兄妹两个早已熟谙于心,等祭拜完毕后,两人回头望去,却见娘亲依然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孤独而悲伤的石像。

    两人都没有开口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秦素娘才收回望向灵位的目光,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开口道:“这次带你们出来执行任务,都说说有什么收获。”

    穆川眼神一动,他正有好些话想说,望着母亲的脸庞,他开口道:“虽然这次的刺杀成功了,不过,孩儿认为,这方式却不算妙。一名优秀的刺客,应当首先是善于潜伏。”

    秦素娘的眉毛挑了挑,淡淡道:“你的意思是,为娘就不是一个优秀的刺客?”

    “兄长是说的普通刺客啦,娘亲这么英明神武,当然不是普通刺客可比,用那什么‘优秀’二字来形容,才是对您的大不敬呢。”穆湄偷偷捶了自己的兄长一拳,笑嘻嘻地解围道。

    “继续说。”秦素娘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嘴角很无奈地弯了弯,旋即又把目光转向了穆川。

    “待得潜伏好后,将那些狗官一一暗杀便是,没必要弄得……满城风雨。”穆川陈述着。

    “哼,若让那些狗官就这么轻松死了,岂非太便宜他们?我要的,就是让他们体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绝望被杀的痛苦!”秦素娘眼中恨色一闪,接着又轻蔑地道,“至于那些朝廷的帮凶,也尽是些废物罢了,还不放在我眼里!”

    “可是,请恕孩儿直言。”穆川直视着母亲的眼神,用恳切的声音说道,“朝廷,毕竟势大,就算废物多,可高手也决不会少,我们武林中人,应当在暗中蛰伏行事,才能够更好地保全自己。”

    “保全?简直笑话!我秦素娘的余生,只为复仇而存在,若能为夫君报了大仇,就算是斧钺加身,我又有何惧!”

    秦素娘的脸色陡然一变,她的眼珠有些发红,面孔笼罩的寒霜似要结冰,语声中也带上了三分煞气。

    穆川看着发怒的娘亲,脸上却露出了心疼之色,他嘴唇嚅动,就待要说些什么。

    这时候,穆湄察觉到不对,赶紧去掐哥哥腰间的软肉,可是,穆川却还是咬着嘴唇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仇固然要报,可再大的仇恨也属于过去,我们还活着的人,应当首先是珍惜现在。”

    这番话,立刻如同火上浇油,让本来就有了三分火气的秦素娘气得是浑身发抖。

    “跪下!”秦素娘厉声叱喝。

    “娘,我...”

    穆川还待再说些什么,却被秦素娘又一道厉喝给打断了:

    “我让你跪下!”

    这语声尚未落,穆湄就已经强行把哥哥给按在了地上,还一边用小手不住掐他,可穆川却仿佛是没有感觉到,人虽跪下,可那双眼睛却始终弥漫着一种浓烈的坚定。

    “我秦素娘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孝子!还敢教训起你亲娘来了!”秦素娘气得就要伸手打他。

    “娘你误会了,哥哥他只是担心你。哥哥时常跟我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每天都能看到娘亲笑,所有的仇恨,他情愿全部由自己来承担。”穆湄慌忙拦上前,帮自己的兄长说着话。

    这番话,却是让秦素娘整个人都滞住了,眼眶之中,甚至开始出现迷蒙的水雾。

    她闭上眼睛,不让那水雾凝结成泪水,再转过身去,只留下一抹,在落日斜阳的余晖下,照出孤单颜色的背影。

    穆湄眼中泛出水光,她轻轻走上前去,抱住娘亲的玉臂,两具身影贴合在一起,虽然依旧是黄昏时候,可背影却在重叠中显出了温馨。

    穆川还是跪着,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的拳头却已握得比精钢还要坚硬。

    浩劫是来了,武林也灭了,可他在这世上还有两个亲人!

    这倾尽三江四海也无法消弭的仇恨,就让他自己来承担吧!

    “前几日,盟里不是给我们水月阁下发了一个强制任务,刺杀那叛徒姚剑钧么,孩儿请求,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穆川重重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