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那“风形”姚剑钧自身就已经是二流高手,现在又受朝廷的保护,连我都没把握一定能杀掉他,何况是你!”秦素娘断然拒绝。(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com)

    “我并非要直接动手。我会先进行潜伏,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利用的机会。”穆川说了一句,见娘亲始终没有答话,他又道,“娘你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我也没打算让你起来!”秦素娘一甩袖子,带着女儿头也不回地离去,一边还嘱咐道,“湄儿,你兄长要玩长跪不起的把戏,就让他自己玩去,不许管他。”

    “娘我知道了。”穆湄乖巧点头。

    于是乎,整个祠堂便只剩下了穆川一个人。

    当夜风来临的时候,他依然跪在地上。

    祠堂很黑,很暗,即便有蜡烛也照不亮,

    因为蜡烛的光本就黯淡深沉,仿佛来自于冥界,它能照见的,只有那三颗恐惧惊悚的人头,以及那一排排象征着死者魂灵的牌位。

    地是冰凉的,冰凉而又生硬。

    穆川的膝盖和双手撑在地面上,整个身躯都在发冷。

    这时,眼前火光一灭,他抬头看去,原来是有烛火被风打灭了,不由怔怔然。

    浩劫发生后,他和妹妹便被勒令在这山中修炼,若不修成内功,则绝不许踏出一步。

    一晃十年过去。

    他和妹妹终于把家传的那门《镜花水月功》初步修成,踏入了三流之境。

    这几个月来,他们像是海绵一样,疯狂地吸收各种江湖知识,这次陪同母亲去执行任务,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穆川也才亲眼见识到,母亲做的那些事情有多么危险,他们这些“武林余孽”的处境,又是多么的艰难。

    他只知道一件事,若想改变这一切,以他目前初入三流的修为,远远不够!

    “哥......”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轻轻的呼唤从心底传来。

    穆川心中一动。

    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件事儿了。

    他们水月山庄的第三任庄主,也即三祖,曾经对敌过一对孪生兄弟,那时的三祖已经是一流高手的修为,而那对孪生兄弟不过是普通二流。

    本来应该是一场碾压,可没想到,三祖的这场战斗竟然是异常艰辛。

    那对孪生兄弟,分进合击,配合无间,联手的威力直迫一流,而且有一件事情非常诡异,每当三祖要拼着重伤先杀死其中一人,另外一人竟仿佛是早有察觉,未卜先知般的把他的招数拦了下来,令他的数次舍命进攻都赔了夫人又折兵。

    最后,虽然三祖胜了,可也瞎了一只眼,断了一只手,跛了一只脚,连丹田和经脉都受了重创,算是彻底成了残废。

    他从孪生兄弟的遗物中搜到了一本秘籍,名叫《双生诀》。

    “同根既同源,同胞复同胎。精神以为系,血脉以为带。

    双生本不凡,灵犀存心台。若得修此功,天地造化开。”

    这《双生诀》奇诡莫测,竟然涉及精神、血脉这等寻常武功完全不涉足的领域,品级无法判断,不过修炼条件却太苛刻了,必须由双胞胎修炼才可以,而水月山庄七代人,到了穆川、穆湄这一代才算是满足了条件。

    残废后的三祖对书中提到的一些事情非常感兴趣,甚至还跑出了蜀中去搜集资料。

    他果然找出了多起例证。

    某一天,蜀中有一人突然心痛如绞,趴在地上颤抖不停,过了一些时日后他才收到来信,自己在齐鲁的双胞胎兄弟被人杀害了,而齐鲁距离蜀中,足有数千里。

    福州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双胞胎姊姊让妹妹去抓药,结果突然感觉到妹妹会有危险,赶忙跑过去,及时救下了快被马车撞到的妹妹。

    类似这样的事实有很多,三祖确信,双胞胎之间的确存在着一种非常奇异的心灵感应,这种心灵感应,就连已经证道宗师的超级强者都无法解释,因为这种感应竟能超越空间和时间。

    另外还有一点,这种心灵感应出现在同性双胞胎之间的几率比较高,如果是龙凤胎的话,也有存在,但出现的几率要少许多。

    所以当穆川和穆湄出生时,父亲穆岩算是一喜一忧,喜的是奇功《双生诀》有了传人,忧的是龙凤胎不知能不能修炼成功。

    不过还好,兄妹两人十年的刻苦修炼,开始让这门立足于双胞胎心灵感应的不世奇功崭露头角。

    数月之前,穆川修成内功时,穆湄也同时修成了内功。

    来自心底的传话也从之前的模糊感应到了如今能够以字相传的地步,甚至,穆川还能够通过运转功法,感觉到妹妹周遭的情况,不过时间长了会头痛。

    “我来了......”

    声音再次从心头传来。

    没过一会儿,一道黑影如狸猫一般从窗户翻了进来。

    穆川转头看去,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翻进来的少女,一身黑色紧身衣,脸上蒙着面,贼似的打扮,可这好像是在自己的家中好不好?

    穆湄走进,手中提着的布包裹一松,再打开里面密封的盒子,霎时,腾腾的热气扑面而来,是一碗热面条,面条油亮而有劲道,里面还缀了几大块肉片和一些菜叶。

    饿了一天,身体也在发寒的穆川顿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是我下山去,借牛嫂家的厨房做的,哥哥你尝尝好不好吃。”穆湄拉下面巾,露出一张娇美的玉容来,她眼神露出期待,献宝似的把食盒端了过来。

    “好吃,怎么会不好吃,我妹妹做的是天下间最好吃的面条。”

    穆川伸筷,温热的面条入腹,刹那间便驱散了寒夜的冷和饿。

    穆湄看着兄长狼吞虎咽的样子,笑得很开心,她从旁取过一个蒲团坐在上面,挪了挪位置,便伸出小手在兄长已经僵硬的腿上按摩。

    享受着这般待遇,穆川本该更开心的,可他吃着吃着,却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蓦然放下手中食盒,凝望着妹妹的小脸,怅然不语。

    刮过的冷风吹着烛影摇曳,夜更寒了。

    “哥,你怎么了?是我手法不对么?”穆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道。

    穆川不说话,他慢慢伸出手,摩挲着妹妹细嫩的脸颊,就像是在摩挲世间最珍贵的美玉,良久之后他才低低地道:

    “摆在我们前方的,是一条阴森、冷血、黑暗的复仇之路,也是一条不归的路,一旦踏上,恐怕余生都再无安宿之地。湄儿,这条路,就让我自己......”

    话未说话,穆湄已经用小手把他的嘴捂住了。

    “哥,你怎么又说这些?类似的话,近来已经听你说过十九次,我的耳朵都要听出茧来了。”穆湄猫儿般的小脸上露出苦恼之色,接着又狠狠地说道,“我不管,复仇的事也有我的一份,你休想抛下我!再说了,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归不不归的,不就是杀人么,等我出了山,定要杀它个天翻地覆,让那些朝廷的狗官尝尝我的厉害。”说罢还挥了挥拳头。

    穆川看着妹妹那坚定的眼神,知道无法阻止,他叹了口气,道:“罢了,不过一路上,必须听我指挥。另外,明日不必给我送饭,再吃下去,这长跪不起就不灵了。”

    “嗯!”穆湄重重地应了一声,笑靥如花绽放。

    一夜过去。

    第二天中午,穆川依然在祠堂跪着。

    这时候,穆湄突然跑了过来,欣喜地道:

    “哥,兰姨来了,你快去见她吧。”

    “兰姨?”穆川也一喜,刚要起身才反应过来不对,挠头道,“算了,我现在还在长跪不起,先不去了。”

    兰姨,姓秦,名兰,这些年,娘亲不在的时候,都是由她代为照顾两兄妹,虽非亲姨,却比亲姨还亲。她本是娘亲的贴身丫鬟,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娘亲便直接认她作了妹妹。

    当年,父亲穆岩游至苍山,见到娘亲,顿时惊为天人,经过一番纠葛,两人结成了爱情的果实。

    然而,水月山庄只是蜀中的一个二流武林势力,而娘亲所在的秦家就不同了。

    秦家世居大理苍山,属于大理的统治阶层——白族,且是大理的一流武林世家,声威显赫。

    此外,苍山秦家,洱海邓家,世代都有通婚之约,娘亲也不例外,所以两人的这场姻缘在开始便困难重重。

    有一次,娘亲被禁足于家中,要被逼着和那邓家的邓锡元成婚,多亏了兰姨冒死传递消息,父亲穆岩这才及时得知,并动用了一个大人情,请得蜀山剑派的高人出面,为其求婚。

    当年的蜀山剑派,声威震慑周边数国,苍山秦家也不敢不给其面子,最终,此事算是得到了解决,父亲和娘亲成婚,兰姨也因此被娘亲认作了妹妹。

    不过也有两个后遗症,一个是,娘亲算是和秦家彻底断绝了关系,再不往来,另一个是,此事彻底恶了那洱海邓家。

    浩劫之后,西南各郡残存的武林人士都纷纷逃到大理,有些重组宗门,有些则加入了其他势力,为了自保和复仇,这些零散的势力又组合成了一个天下武林盟大理分盟。

    他们水月山庄残留的人员也在娘亲的统领下重新组成了水月阁,受大理分盟的领导。

    坏就坏在,这大理分盟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依赖大理本土的武林势力,而洱海邓家现任的家主邓锡元,却是那位曾与娘亲有婚约的邓家人。

    这个邓锡元贼心不死,百般逼迫娘亲再嫁给他,这也使得,他们水月阁在大理的日子并不好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