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逼得我们小川在这里长跪不起啊?快跟兰姨说说。(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com)”

    一道成熟的女声飘来,祠堂门口,出现一个身穿蓝色对襟长袍,头戴金色步摇,面容秀雅的女子,看到穆川的时候,她眨眨眼,掩嘴一笑走了过来。

    “姨,看你的样子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快劝劝你姐吧,不要再让她执迷不悟了。”看到秦兰,穆川眼睛一亮,随即抱怨道。

    “你啊。”兰姨一根指头戳在穆川的额头上,没好气道,“依姨看啊,你娘没打你一顿就算不错了,敢用‘执迷不悟’这四个字来形容你亲娘,你胆子不小。”

    “我这也是没办法。姨,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穆川苦笑了一声。

    随即,兄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

    秦兰一直只是微笑听着。

    待得听完了,她开口道:“小川,你先起来吧。”

    “可是我还在长跪不起。”穆川摇头道。

    “先起来吧,其实这个事情要解决很简单,用不着什么长跪不长跪的。”秦兰胸有成竹地笑道。

    穆川点点头,被妹妹搀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姐姐之所以不放心,是因为你们两个的江湖经验实在太少,贸然说要做刺杀姚剑钧这等高难度任务,她当然不会放心。”秦兰解释道。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办?”穆川问。

    “你们知道吗?之所以这十年都不让你们出山,是因为时常有朝廷的铁捕进入大理,到处捕杀武林人士。这些铁捕都是三流的修为,且狡猾得很,若是修为还不到三流的武林人士遇见他们,实在太过危险。”秦兰眼中厉色一闪,加重了声音道,“现在,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去吧,去猎杀这些潜入大理的朝廷鹰犬,用他们的人头来晋升为铜牌刺客。有了足够的功绩,自然一切好说。若是连这个也做不到,也就不用想着帮助你们娘亲了。”

    “姨,你放心。我会尽快回来,那些朝廷铁捕的人头,我穆川已经预定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也请你先劝住娘亲,让她不要贸然行动。”穆川紧握着拳头,霍然起身,眼神中散发出浓烈的豪气,仿佛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他!

    看到穆川这样子,秦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另外,你们两个还需要遵我两件事。第一件,不得暴露了自己的真容,第二件,你们两兄妹要共用一个身份,不得同时出现。”

    看到兄妹两人面露疑惑,似要追问的样子,秦兰摆了摆手,补充道,“不要问我为什么,以后或许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做,到时你们自会知道。”

    共用一个身份吗?

    兄妹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因着奇功《双生诀》的关系,只要小心别暴露性别,想做到这点对他们来说确实不难。

    回到屋,穆川开始收拾东西,为此次任务做准备。

    除了一些刺客必备的物品,他还带了一把短剑,一把匕首,以及一些暗器。

    大部分都是寻常物品,只有一件筒状的暗器,名叫“七巧飞针筒”,是娘亲从朝廷的二流高手身上夺来的,发射速度极快,他小心地贴身藏好。

    当年,朝廷剿灭蜀中各大武林势力,除了在进攻蜀山时伤亡极大,还在一个门派前吃了大亏,这个门派便是唐门,唐门的暗器、毒药、机关,让唐家堡如一座绞肉机器,吞噬了无数士兵的性命。

    不过剿灭唐门后,朝廷也得到了大量唐门的暗器、毒药、机关知识,其中尤以暗器为最。并且,在暗器之中,有一部分是用机括发动的,不需要学习任何的暗器手法,非常方便,朝廷的军器监便开始研究和生产这种暗器,将生产的精品配给朝廷的高手。

    不用说,那些潜入大理的铁捕肯定也有这种暗器,此番去猎杀他们,必须小心被他们暗算。

    穆川又开始理了一遍自己修炼的武功。

    江湖上,一般把武功的品级分为三流、二流、一流、顶级、神功五种,不过这种划分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只能是个大概其。

    从上到下排的话,穆川最珍贵的武功,无疑是《双生诀》和《镜花水月功》这两门。

    《双生诀》除了加强心灵感应,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功效,便是心灵共进。

    穆川自己修炼武功的感悟,能通过此功完完全全地传给穆湄,反之亦然。所以,两人修炼武功的速度,至少超过常人一半。

    不过,虽然《双生诀》的功效很强大,但主要是起辅助作用,还只能由双胞胎修炼,所以想给它划分品级,确实困难。

    另一门《镜花水月功》,是他们水月山庄祖传的内功,所谓:

    “不羡镜中花,春残花会落。

    不慕水中月,日来月成陌。

    修得镜花功,无功不可拓。

    悟得水月法,万法不能祸。”

    这门内功一旦修成,便有一个极其特殊的地方——它必须找另一门内功来“模拟”才能正常运转。

    模拟得越发熟练,对于该功法的还原程度也便越高,而镜花水月真气自身的修炼速度,是依赖于所模拟的功法。

    如果模拟的是三流内功,这门《镜花水月功》说实话也并无大用,不仅修炼速度慢,模拟成的功法,威力当然是不如原版。

    但是,如果能成功模拟几门顶级和神功级别的内功,那这《镜花水月功》就太过可怕了,因为它能够随时地切换自己所模拟的功法,威能远远超过单一的神功。

    另外,此功还有其它神异之处,不过穆川暂时还没有用到过。

    这门功法的尴尬之处在于,武林之中,好的内功实在是太难求了。

    内功,是所有武人的根基所在,不会内功的外家高手,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强大点的兵士。而对于同一层次的高手,最能拉开差距的,也是内功。

    比如同样是三流修为,修的是一流内功的,便可以轻松击杀修炼三流内功的。

    他们水月山庄七代人,历代最大的愿望,便是寻找得一门强大的内功,然而这个愿望始终未遂。

    山庄只有两门内功,三流下乘的《伏牛功》和《灵燕诀》。

    真气属性分别为,“大力”和“敏捷”。

    穆川平时修炼《伏牛功》,穆湄平时修炼《灵燕诀》,不过由于《双生诀》的心灵共进,模拟另一门也完全没问题。

    娘亲的《寒霜真气》属于一流功法,但是武林之中有一个死规矩,嫁到他门的本门女性,是绝对不能把本门功法外传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算秦素娘再溺爱两兄妹,也不会这么做。另外,那《寒霜真气》的修炼似乎涉及到苍山秦家的一些秘密,不是通过简单的修炼就能练成的。不过具体的原因,娘亲并没有跟他细讲过。

    其他的武学,则主要修炼过这些:

    《飞火指》,修至大成,可一指飞火,二流下乘指功。

    《银刃七杀》,短兵器搏杀武学,三流上乘。

    《蝴蝶手》,专门用来打接暗器的手法,三流下乘。

    《打虎拳》,普通拳法,不入流。

    《轻灵功》,普通轻功,不入流。

    《强身二十式》,锻炼肉身的辅助体术,不入流。

    把功法理顺之后,穆川不由皱起了眉毛。

    面对浩劫之后这般险恶的环境,他自身的修为实在远远不足,而想快速提升修为,当务之急是必须再习得一些上乘武功,尤其是上乘内功。

    此次出行,他必须要格外注意收集武学,另外,还需要多借助其它手段修炼,比如丹药之力。

    “哥,你准备好了么?准备好了我们便出发吧!”

    穆湄像兔子一般兴奋地跳了过来,似乎这出去猎杀朝廷铁捕,非但不是一件苦差事,反而非常令人愉悦。

    穆川摇摇头,她却没有妹妹的这种乐观精神,只是道:“你先设计一张脸,作为你我刺客身份的易容样板,记住要偏中性,让你我都好装扮,至于平时的样貌就不必刻意了。”

    “嗯!哥你坐好,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鬼斧神工。”

    穆湄取出易容工具,便开始在穆川的脸上涂涂抹抹,这时,她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颇为期待地道,“哥哥,不是说,刺客行事的时候,为了隐秘,一般不用本名,而是以一个称号自许么?你说,我们要取个怎样威风的称号。”

    “嗯?你有什么想法。”穆川睁开眼睛,看向妹妹。

    “娘亲的刺客称号,不是叫‘素女’么,我觉得,我可以叫‘小素女’,多贴切。”穆湄嘿嘿一笑。

    穆川已经满头黑线,他嘴唇抽搐了一下,瘪嘴道:“亏你想得出来,这称号是共用,共用!哪天让人知道我的称号是这个,还不得笑死我。所以不管如何,它首先必须是一个中性的,没有明显男女分别的词。”

    “那哥哥你说,叫什么好呢?”穆湄又道。

    穆川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看不如叫——黑隙。”

    “黑隙?”咀嚼着这两个字,穆湄不由一怔,连手中的动作都已忘了。

    他们这些浩劫的余生者,岂非正是在黑暗的缝隙中苟活的人,属于他们的光明又究竟在哪里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