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海埋仇骨,

    深山匿姓名。

    十年磨剑去,

    斩尽世不平。”

    当这低吟之声在深谷之中回响时,秦素娘和秦兰两人正站在一处高坡上,望着两兄妹的身影渐渐远去。

    “姐姐,你觉得小川这诗怎么样?”秦兰若有所思地问道。

    “不怎么样。”秦素娘神色有些复杂,她抬头看着远山,缓缓地道,“世间的不平之事,何其多?我们武林中人,若尽凭手中之剑,又能管得了几样?说到底,这不过是一种空想罢了。”

    “我倒觉得,这种侠气很宝贵,当年的姐夫便......”秦兰陷入回忆之中,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秦素娘带着恨意的声音打断了。

    “浩劫之后,世上已无侠。等川儿踏入这炼狱一般的江湖,他自然就会知道,所谓的侠,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秦素娘一甩衣袖,头也不回地下了山坡。

    秦兰长长叹息了一声,也随即摇着头走了下去。

    ......

    这处隐居的地点,位于大理威楚府南部的哀牢山,行经三日,穆川兄妹两人抵达了建昌府。

    建昌府,是大理北部重镇,扼守着从西川前往大理的唯一要道,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穆川把此次狩猎朝廷铁捕的活动中心,定在了此地。

    这城门口,却是颇为热闹,形形色色,穿着各种不同服饰的人都在纷纷往里挤,还推着载满家禽和货物的各种驴车、牛车、马车、独轮车,乱成了一片。

    穆川独自一人,排在这南城门长长的队伍后面慢慢前进。

    等排到一半的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推攘的声音。

    穆川回头望去。

    几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正冷冷地推开人群往前进。髡发无须,腰佩双刀。

    被推攘的人当然是不高兴,不过回头一看见这几个人的装扮,立刻没了脾气,讪讪地让开了去。

    穆川皱眉,露出了不满之色。

    因他此时,扮作的是一个书生打扮,旁边有个老者担心他吃亏,赶忙去拽他的胳膊,说道:“小兄弟,这几个人是蒙氏子弟,蒙氏可是罗罗大族,咱们还是赶紧让开吧,别惹怒了他们。”

    穆川沉吟一下,觉着在未完成狩猎铁捕的任务之前,没必要为了一点小纠纷节外生枝,虽然不爽那几个还没步入内家的纨绔子弟,还是随着那老者的拉扯往旁退散。

    可就在这时候,那几个蒙氏子弟的前方,一辆牛车因为被主人着急往旁拉,坐在牛车板上的一个小孩,蓦然身形不稳,从牛车上摔了出去。

    在人群的惊呼声中,穆川的身形噌的一纵,箭一般掠过去,将那小孩一把给抱在了怀中。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小六,还不快谢谢叔叔。”小孩的母亲慌忙跑过来,接过那小孩,不住道谢。

    “不必多礼。”穆川摆摆手。

    那小孩大概也就三,四岁,仿佛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好奇地望着穆川。

    穆川一笑,捏了捏他圆圆的脸蛋,却把这小孩也惹得“咯咯”笑了起来。

    不过小孩很快又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母亲已经捂着他的嘴慌忙退开了。

    穆川缓缓转过身,看着来到近前的,那几个蒙氏子弟。

    “横行霸道这四个字,你们表现得还真是活灵活现!”穆川陡然冷笑出声。

    “小子找死!”

    “呛啷”几声响,那几个蒙氏子弟已然拔出了腰间的双刀!

    周围的人群在尖叫声中纷纷退开。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敢这么对我们说话?”为首的那人厉喝着。

    森然的刀光编织成一张冰冷的铁网,将穆川紧紧罩在中间,连围观的人都已感到呼吸急促,可穆川却还是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我当然知道,不就是乌蛮么。听说你们这些乌蛮,民风剽悍,若是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这次倒是亲眼见识了,可惜这大理建国数百年,却还是未能将你们这些乌蛮教化,足可见国政昏庸。”穆川却没有回答,只是自顾叹息了一声。

    这几个蒙氏子弟,闻得此言,更是勃然大怒。

    罗罗,是族名,然而大炎朝自古便以天朝上国自居,称呼四方异族,总喜欢带上个“蛮”字或“夷”字,乌蛮即是罗罗。

    几百年前,大理国建立,大炎朝改变策略,不再试图以军事力量镇压,反而以各种通商、修好、赐姓、封爵的手段笼络“西南夷”各部,就连历代的大理国主,都被大炎朝廷封为“金紫光禄大夫”,“云南节度使”。

    这般背景下,西南各部族,都在快速受着大炎文化的熏陶,乌蛮作为大理国的第二大部族,自也不例外。不过一些由野蛮时代传承下来的民俗,却是难以改变的。

    “这位兄台,云南千百年来,都为荒僻落后之地,自我大理建国,才慢慢得以改善,一些积弊,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善,你这般对我大理国政指手画脚,是不是有些不妥?”就在血腥的场面就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对男女走了过来,

    女子面容美丽,穿一身精致的织锦衣裙,象牙缠臂,戴金耳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话的却是那男子,大约二十余岁,面如温玉,盘椎髻,着长衫,他的目光紧盯着穆川,露出不满之色。

    至于那几个蒙氏子弟,他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当看到这人走近的时候,几个蒙氏子弟面色就已不对,刀也悄悄收入鞘中,人群中也已然有人惊呼出了他的身份“是张家的二公子,张清嵘!”

    当年的白蛮九部,段氏为首,张氏第二。虽然现在白蛮成了白族,白族第二大姓的位置也已经被高氏所取代,不过张氏也依然是九大姓之一,而且这张清嵘,还是张氏嫡子,更显尊贵。

    乌蛮蒙氏,虽然是当年乌蛮三十七部最大的一支,不过场中的这几人却只是蒙氏的普通子弟,哪里敢得罪这张清嵘?

    “有何不妥?遥想当年,因受大炎和吐蕃轮番欺压,太祖皇帝约白蛮九部、乌蛮三十七部于滇池‘铁柱会盟’,并以一身已臻至一品境界的《一阳指》,尽败各部顶尖高手,夺得盟主之位,才获取了这大理国的大好江山,可惜几百年过去,这大理的后辈却不思进取,若是再照这么下去……”穆川感慨着,不过在说到最后的时候,他却只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听到穆川的这番话,张清嵘眼中顿时闪过异彩。他沉吟了一下,却先转过头去,朝着那几个蒙氏子弟喝道:“在我大理国城门口,竟要当众拔刀行凶,谁给你们的胆子?还不快给我滚!”

    他这番话一出,那几个蒙氏子弟却哪里还敢多言,铁青着脸跑了。

    穆川看着那几个丢盔卸甲败兵般逃走的身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兄台似乎有不少话,还未道尽,此地人多眼杂,也确实不便交谈,不若我请客,请兄台到城中酒楼,好好聚一番如何?”张清嵘转回头看着穆川,目光灼灼地邀请道。

    “我还有要事,只能谢绝张兄好意了。”穆川却摇了摇头,撂下这句话便往城里走。

    张清嵘顿时一怔,等穆川快走到城门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喊道:“兄台尊姓大名,我若想拜访,该往何处去。”

    “有缘自会相见。”穆川的声音遥遥传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