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纷结束了。

    连最后一个正主张清嵘,也在身旁女子的陪同下,失望地离开,不过城门口,依然还有人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

    “什么是铁柱会盟?”有人好奇道。

    “那铁柱会盟,效仿的是我云南古礼。每有一个会盟的部族,便立一根铁柱,所有铁柱组成环状,各部所有酋长便齐聚于那柱环中,以武论高下,最强者即为盟主。据说当时,各部首领也不乏顶尖高手,却没有一人,能够抵挡得了那段氏思平太祖一指之威。”一个白发老人回答道。

    有人抓住那位拉穆川的老者,问道:“老先生,那年轻后生是什么来历,怎的如此不识好歹?张家二公子何等身份,虽然刚刚从大炎游学回来不久,却已被定为了下一任的弄栋知府,一个将来的知府大人‘礼贤下士’,给足了他面子,他却连姓名都不留,就这么走了。”

    “我却哪里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就对了。”老者瞪了瞪眼,吹着胡子走了。

    然而,不管是这些围观群众,还是早已离去的张清嵘和蒙氏子弟,都绝不会有一个人想到,此事的主角,却正在城中无语望天。

    穆湄银铃般的笑声正在他心中叮叮当当地敲着:“哥哥,拿娘亲教的这些话去卖弄是不是很好玩?嘻嘻,那个张家二公子可笑死我了,大概打死他也不会想到,他‘礼贤下士’被拒绝的原因,是因为‘士’肚里的墨水快要被掏空了。”

    “死丫头,我不是叫你从北门入城么,怎的还有闲心偷窥我?而且这般奚落你兄长,真的好吗?”穆川没好气道。

    “在城门排队多麻烦,又慢又挤的,这建昌府的城墙又不高,我早早便攀了进来,连客栈都找好了。”穆湄嘿嘿笑着。

    “这倒是你的风格,不过依今天这事来看,恐怕娘亲说的没错,大理国的国土虽然广袤,却完全名不副实。”穆川说道。

    “哥哥你是说,乌蛮的问题?”

    “不,不是乌蛮,乌蛮顶多算是半蛮不蛮。只是,连半蛮不蛮的乌蛮都这么蛮不讲理,对于娘亲所说的那些存在于大理国土内,为数众多,却根本不理会大理政令的真正‘蛮族’,我却更加难以想象了。”

    “哥哥,蛮族有什么好玩的,我只关心,大炎朝的军队会不会打过来?”穆湄在那头说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史书上记载的,最近一次大的战役都已在几百年前,那时大炎朝分两次派二十多万精兵,进攻当时还处在南诏古国时期的大理,然而,由于天候闷热,瘴疠横行,补给困难,等大炎朝的军队打过来,十成战力已经剩不到五成,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就在穆川和妹妹交流着这些的时候,一个穿着粗衣的矮瘦男子走到他跟前,恭维着说道:“公子,不知要到何处,小的好为您引路。对这建昌府的一草一木,小人都熟悉得很。”

    穆川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便扔了几文钱过去,淡淡道:“领我去处好的客栈。”

    男子应声说是,一边带着穆川前行,一边说着建昌府的趣闻。

    穆川也仔细地听着。

    这时候,经过的一个车队引起了穆川的注意。

    这车队的人尽皆着白色丧服,有鼓锣手在奏起哀悼死者的悲音,老马拖着的平板车上,长长的白布被风一刮,露出里边裹着的棺柩一角。

    穆川问引路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公子,这是城里常家的人在出丧呢。”引路男子面露同情之色,叹道,“前些时候,一个从大炎过来的捕快,说要缉拿一个女犯人归案。这常家公子见了不忿,便去阻止那捕快。却没想到,那捕快说了句‘包庇贼寇,与其同罪’便将那常家公子打杀了。”

    穆川皱着眉头,冷冷道:“这些大炎来的捕快,竟然如此嚣张?”

    “公子你有所不知啊,哎,自从大炎武林发生那变故之后,我们大理啊,便已成了是非之地......”

    一边走,一边听着那引路人讲述着一些事情,穆川的眉毛已越皱越深。

    等在客房安顿好,他摇摇头,决定先不去想刚才听到的那些事情。

    “哥哥,一会儿你去还是我去?”

    “我去就行,只是去询问些消息罢了,你在客栈歇着吧。”

    “嗯。”

    在客房内修炼了两个时辰《镜花水月功》后,穆川陡然睁开眼,便开始易容,再裹上面巾,然后很小心地从窗户翻了出来。

    月正中天,他一路施展轻功,翻屋越瓦,很快便来到了一个还未打烊的药铺。

    药铺老板是一个身形矮胖,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他正躺在灶火旁边的椅子上,烤着火,闭目打着鼾声,当穆川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睛稍微张开一条缝,问道:“客官需要买些什么?”

    “我需要一味药,狗头散,你有么?”穆川靠近他,压低声音说道。

    那药铺老板还是眯着眼,却在直摇头:“客官,你是不是记错名字了,我卖药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说过这味药。”

    “我没记错。”

    “那你知道配方么?”

    “记得,只要杀死一条狗,取它的头,便可调配出这药。”

    “哪条狗?”药铺老板彻底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穆川。

    穆川一字一顿地说道:“一条趴在龙椅上的老狗。”

    等穆川说话这句话,那药铺老板眼神中的戒备之色已然消失。

    “里边请。”

    穆川到了药铺的里间落座,药铺老板把铺子打烊好后,才小心地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

    “我来询问,最近有哪些关于朝廷铁捕行踪的消息。”穆川道。

    “你是哪门哪派的?”药铺老板说道。

    穆川没有说话,把一块木牌子放到了桌子上,这个木牌子上,有着水月阁的印章。

    可没想到,那药铺老板一看到这令牌,他的神色却一下子变得很怪异。

    他同情地看了穆川一眼,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这些消息我不方便提供。”

    “你这是什么意思?”穆川的神色陡然一变,瞪着这药铺老板。

    “不要这么看我,要怪就怪,你们水月阁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药铺老铺一耸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