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得罪的人?

    脑海中闪现一个让他厌恶的名字,穆川的脸一下子阴沉了起来,朝着这个药铺老板呵斥道:

    “该死,你到底是大理分盟的人,还是他洱海邓家的人?”

    “我当然是大理分盟的人,但是你要知道。”药铺老板慢条斯理地说着,“盟里两个大的据点,一个在洱海旁的太和国都,一个在滇池畔的东京善阐府。你说,我们这些来大炎逃难的武林人士,若是得罪了这两地的白族大姓,能有好日子过么?”

    “你当真一点消息也不肯透露?”穆川忍者怒气说道。

    “不能,我只是盟里一个小小的联络人员,如何敢得罪邓家?不过……”那药铺老板嘴上露出一个微笑,他拿手抓起穆川放在桌上的那个小木牌子,仔细看了看,慢慢道,“你这木牌的料挺新的,应该刚加入水月阁不久吧?嗯...你叫黑隙?这名字不错,日后或许能成为金牌刺客。要不,你加入我们青城派得了?只要你成为我青城派的刺客,立刻就能得传一套《青城快剑二十一式》,乃是二流下乘的武学中,出手最快的……”

    “不用说了。”穆川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不会换门派。”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你们水月阁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吧?”那药铺老板又劝道,“我跟你说啊,其实原先,你们水月阁还是有几个三流高手的,可早在几年前,这几个人都被那洱海邓家给逼迫得生生脱离了。

    你想啊,若盟里老给你安排一些难度大,奖励少,还不给你提供帮助的任务,你能坚持得下去?

    这几年,若不是你们阁主‘素女’多次冒着生死冒险,一个人硬是完成了一个门派的任务量,恐怕你们水月阁早就在盟里除名了。

    可你们阁主啊,虽然武功高强,可性子却太傲了,若是有一天不幸——啊!”

    一声惨叫响起,药铺老板那肥胖的身躯“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汩汩的鲜血从他那被轰得变型的鼻子里狂涌出来,流得满身满地都是。

    “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老子宰了你!”穆川收回拳头,慢慢走到他面前,阴沉着脸看着他。

    “你,你蛮不讲理!”药铺老板喘着粗气,惊怒地说道。

    “我不但不讲理,我还要杀人呢。”穆川冷冷一笑。

    寒光一闪,一把不知从哪来的短剑已架在了那药铺老板的脖子上。

    “你,你不能杀我,我可是青城派的人!盟里有死规矩,绝对不能自相残杀,你若是杀了我,盟里甚至会出动一流高手来追杀你,到时你必死无疑。你不要自误啊!”药铺老板哀嚎着道。

    “呵呵,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在人前出现过,我若是杀了你,谁又能知道是我做的?”穆川又笑了。

    这笑声透着无边的寒意,让那药铺老板听得是一个哆嗦,他再也撑不住了,像小孩子般的哭道:“你不就是要消息么,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只求你别杀我!”

    “这样不就对了。”穆川这才收回短剑,在椅子上重新坐好,静静看着那药铺老板处理伤口。

    药铺老板草草地包扎了一下伤口,便不敢耽搁,忙说道:“今天城里常家公子出丧,你也看到了吧,这事,是‘金鹰铁掌’祝振做的,三日前,他在这建昌府城中,见一女子貌美,动了淫心,便诬指那女子是武林余孽,要将她捉拿归案,那常家公子上去拦阻,发生口角,竟被他直接杀了,此人现在,应该有七、八成的可能正躲在城中某处民居行淫,不过具体位置不好说。”

    “能不能动用建昌府府衙的力量,搜查此人所在?”穆川皱着眉头,道。

    “不能。”药铺老板摇了摇头,解释道,“捕快只要到达铁捕修为,就会被朝廷授封为各阶武散官,大理和大炎并没宣战,如何能直接出动府衙的力量去捉拿人家的官员?”

    “砰”的一声,穆川猛锤了下桌子,沉着脸道;“那大理就什么都不管,就这么任人家欺到门上?”

    “那倒没有,你以为我们大理分盟出刺客任务的资金是哪里来的?”药铺老板说道。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还有没有其他铁捕的消息?”

    “建昌府辖下,近日里只有这一则消息是确定的,那些铁捕并不会在一个地方多待,早些时候的消息,也有一些,不过不保证有用。你若想猎杀别的铁捕,可以去其他郡府看看。”药铺老板说完想了一下,陆续说了一些铁捕的消息。

    认真记完后,穆川道:“若我杀了那祝振,能否晋升为铜牌刺客。”

    药铺老板先点头,而后又摇头,他看着穆川,慢慢道:“能是能,不过,你虽然打了我,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枉送了送命,你来做晋升铜牌的任务,应该是刚步入内家不久吗?而那祝振,早已经是三流上乘的修为,一身《金鹰功》和《铁砂掌》炉火纯青,别说是你,就算三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劝你啊,还是找一个软茬子下手为好,别去招惹这祝振。”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穆川心中响起:“哥,杀了他,一定要杀了那祝振,我最恨那些欺压我们女孩子的恶徒。”

    “我知道,你放心吧。”

    穆川传回去一个安抚的声音。

    沉吟了一下后,他没有再多待,把自己的木牌收起来后就开始往外走,只甩下一句话给那药铺老板:“记住,以后再敢对我水月阁乱嚼舌根,我要你的命!”

    “是,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药铺老板忙点头哈腰地应着。

    不过,看到这个叫黑隙的刺客走远后,他猛地挺直了腰板,嘴里恶狠狠地道:“神气什么,一个内家高手,在我一个青城派的杂役弟子跟前作威作福,你说你要不要脸?”

    “刺”的一声,眼前寒光一闪,药铺老板扭头看去,便看见了一绺正在飘落的头发,他急忙去摸头皮,却摸到了从中渗出的一层血,吓得他又瘫坐在了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