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根本没有走远,此刻的他,正站在屋顶上,迎着夜色中吹来的冷风静静站立。

    “娘亲每次离家的时候,问她去哪,她只会说要处理一些阁中的杂事,去去即回,让我在家安心练功。你说,我怎么会蠢到相信?娘亲这些年过的那么辛苦,我这十七年来,却一直没有帮到她半点忙,我真恨不得打自己一顿。”

    “哥,你别自责了,现在我们两个已经出山,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尽快地成长起来,就能够减轻娘亲身上的负担。我有时候会想,或许有一天,我们一家人能一起杀上那金銮殿,将那狗皇帝的头给砍下来当球踢,看他以后还怎么作恶。”

    “现在想那些还是太早了,当务之急,是找寻祝振的行踪。这事,光你我两人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这样吧,明日,你便去那常家,看看能不能借助到一些力量,我则去坊间收集消息。”

    “嗯。”

    这番交流完毕后,穆川便开始动身返回。

    这时候,星夜已经很沉了,月色黯淡,整个建昌府黑暗一片。

    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穆川运起轻功,斜斜地跃过几家屋顶,然而就在这时,穆湄的一道意念传来,他顿时一惊,立刻狂运《灵燕诀》,右后腰处一道极细的破空声也几乎就在同时袭来,他奋力往前一跃!

    “噗”的一声,一道尖锐的兵刃刺入了他的皮肉,不过穆川却松了一口气,因为闪避得及时,这一击并没伤及要害,他转过身,便看见了一个手提利剑的黑衣人,剑尖还在往下滴着血,是他的血!

    “怎么可能!”那黑衣人没有蒙面,一张干瘦而苍白的脸正满是震惊之色,紧盯着穆川,嘴里还不住喃喃道,“我这一击,堪称完美,你怎么可能躲得过!早在你来的时候,我就观察过你,不过是一个初入三流的菜鸟,我躲在你返回路径上一个隐蔽的屋檐下面,并运转了《灵蛇潜息诀》,你不可能发现,而那一击,更是我的得意剑招,‘灵蛇吐信’,按理说,你就算不死,也应该丢了半条命,可你居然及时闪过了要害,不可能,不可能啊!”

    这黑衣人,就像是自己的得意画作被人给撕了一般,一副失神的样子。

    穆川阴沉着脸看着他,心里却也在暗暗后怕。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大意了。也幸好他们兄妹修炼的那奇功《双生诀》果然了得,他自己没有察觉到危险,远在客房休息的妹妹却及时给他示了警。

    “你就是金鹰铁掌祝振?”穆川冷冷地开口道。

    “当然不是!”这黑衣人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一划手中的剑,不屑道,“那个蠢货,武功虽高,却迟早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如何能配跟我比!你就是来杀他的?”

    “没错,我的目标是他。不过你又是何人?”穆川说下一句,又皱着眉头道,“我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观察过我?这么说,你一直就潜伏在这附近?”

    “能躲过我的必杀一击,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我乃大炎铁捕廖伦,有个称号‘隐蛇剑’。”那黑衣人看着穆川,缓缓道,“你也不用试探了,你们这些武林中人何其愚蠢,那药铺的老板周老三,我早已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几个月来,每天晚上我都隐匿在这附近,已经猎杀了好几个你们武林中人,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失手的。”

    “该死,那个蠢货,与他接过头的武林中人都遇害了好几个,他竟然还懵然不知,当真害人不浅!”穆川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

    “呵呵,呵呵呵。”‘隐蛇剑’廖伦忽然笑出了声,他的眼睛放出绿光,看穆川的样子就像在看一口最鲜美的食物,舔着嘴唇道,“本来都打算回去交差了,没想到今天晚上,那个家伙倒给我送来了个惊喜,我的《灵蛇潜息诀》乃是一门二流上乘的隐匿功法,你既然能破了他,证明你至少有一门二流上乘,甚至一流的感知类功法,我很感兴趣,不如你教给我,我就饶了你这条性命,如何?”

    “哦?说来很巧,我也对你那《灵蛇潜息诀》颇感兴趣呢。”穆川“噌”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指着那廖伦,也笑了,“不如,我们就做一个赌注,谁胜了,输的一方就交出自己的功法,很公平,是不是?”

    “没错,确实是很公平,不过,如在这城中拼斗,可能会引来大理的高手,到时候这场赌斗就战不下去了,你可敢随我到城外一战?”廖伦挑衅般说道。

    穆川大笑:“有何不敢!”

    “痛快!”

    两个人一前一后,便往城外而去。

    一边赶路,穆川也趁机给自己后腰的伤口上了药,包扎好了。

    那廖伦却也不拦阻,见穆川在处理伤口,他还故意放满了脚步,只是他那眼神,只要扫过穆川,立刻就像饿狼一般散发出兴奋的绿光。

    很快,两人便到了建昌府外十里的一处平地。

    穆川的短剑,廖伦的长剑,已经遥遥相对!

    廖伦哪里还按捺得住,身影如同利剑一般蹿过来,手中的长剑一抖,便如同七八条毒蛇同时吐信,向着穆川撕咬而来。

    穆川不退反进,手中的短剑挥动《银刃七杀》法,如打蛇之七寸,既快、又准、且狠,将廖伦的攻势,打得土崩瓦解。

    廖伦却丝毫不见沮色,反而哈哈一笑:“有点意思,你这套杀法,隐隐能够克制我的《灵蛇剑法》,不过你剑上附着的力道却太弱了,你的内功一定不高明,而我的内功虽然也不高明,但我的修为却比你深厚得多,我就不信,你能撑多久!”

    穆川微微一皱眉头。

    其实这廖伦的话,倒也不算错,他现在模拟的这《灵燕诀》确实不高明,但如果模拟《伏牛功》的话,力道是够了,出手的速度却会变慢,面对廖伦的灵蛇剑法反而会吃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