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洒落下来,照出了两道正在猛烈激战的身影。

    穆川和廖伦以快打快,化身两道旋风,经过之处,卷起阵阵尘沙。

    随着时间过去,穆川渐渐有些不支。

    他毕竟只是初入三流,内功的修为还有些薄弱,战了五十招后,他不由落入了下风。

    又战了五十招,他的手臂已有些发麻,滚滚的汗珠从脸上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他的内力和体力,都已跟不上激烈作战的需要,在这般艰难的抵抗中,他且战且退,往场地边缘的树林,慢慢退去。

    “今日有些倦了,你我来日来战。”说罢这句话,穆川猛地跳出了战圈,返身冲入了树林之中。

    廖伦发出冷笑:

    “想跑?可惜了,你现在内力体力都消耗了大半,我看你能跑到哪去,区区树林,以为我不敢追么!”

    廖伦也冲入树林,紧紧蹑着穆川,手中的长剑一展开灵蛇剑法,就仿佛真的是化为了一条丛林中的灵蛇,无孔不入,灵巧地透过每一个枝叶的缝隙直击穆川。

    在“叮当叮当”的不住交击声中,穆川逃跑的步伐也越发紊乱,似乎在一个慌乱之中,他脚步发生了踉跄,被廖伦一剑给刺在了肩头上,他转过身来,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拄着剑,背靠在树干上,喘着粗气。

    “跑啊?怎么不跑了?刚才不是跑得很快么?”廖伦提着长剑,一步一步地逼近,嘴角还挂着嘲讽的笑意。

    “你当真不给一条活路?”穆川死死地盯着廖伦,说道。

    “我没说不给,只要你把功法说出来,我得了想要的东西,就放过你。”廖伦眼中精光一闪,微笑着说道。

    穆川看着廖伦,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道:“好,我就姑且信你一次。但我只能先传你功法的前半部,因为我这门功法,名叫《天视地听大法》,乃是一门,顶级功法!”

    “什么,顶级功法!”廖伦立刻心头剧震,脸现狂喜之色,整个身心都陷入了一刹那的恍惚。

    也就在这一个瞬间,“噗呲”的一声,仿佛是飞红的烙铁把脊梁点燃,廖伦痛苦地哀嚎一声,整个身躯砰然倒下。

    他那混杂着狂喜、震惊、痛苦、不能置信的眼神随头颅慢慢转过来,便看见了一个月下精灵般的少女。

    少女一身黑衣,盘起的乌发还挂着点点水珠,精致的容颜水嫩剔透,容光焕发,在一道银辉般灿烂的月光中,她缓缓把自己伸出的食指贴回了玉唇边,轻轻地一吹气,那指尖上的烟火便悠悠地上升,融入黑夜之中,消散不见。

    一指几乎点杀了一名三流高手,她却并不见得意,反而有些苦恼之色的,看着自己那葱葱挺立的玉指,唉声叹气地道:“哎,这个破飞火指,每次施展,都要把人家的指头烧着,万一哪天真烧坏了可怎么办,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你,你...是谁?为何...偷袭我?”倒在地上的廖伦痛苦地嘶声着。

    少女却没理他,而是走向了正在处理肩上伤口的穆川,心疼地皱起眉头,说道:“哥哥,你伤得怎么样,怎么不早点叫我。”

    “放心吧,这肩上的伤口,是我故意让他刺中的,没伤着要害。至于你,当然不能提前出来,不然把这条狡猾的蛇儿给吓跑了怎么办。”穆川笑着说道。

    “什么!你们两个是同伙?”那廖伦,此刻却又陷入了满脸的震惊不解之中。

    他望着两人,不住喃喃:“从我埋伏你,到你我到城外厮杀,再到你逃入树林中,我追杀你,这其间存在了太多不可确定因素,你的同伴怎么可能提前就埋伏在树林中,等我上钩?”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的这门《天视地听大法》,乃是一门,顶级功法!”穆川淡淡道。

    廖伦惨笑:“原来你们竟然修炼有顶级功法,我输得不冤。早就听说,在所有的功法之中,一流和顶级之间存在着一道巨大的鸿沟。只要是被认定为顶级以上的功法,一般都具备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远不是一流以下的功法可比,不过却也都极难修炼就是了。

    我‘隐蛇剑’廖伦英明一世,临终能够败在顶级功法手上,不算死得难看。”

    “你知道么?你之所以输得这么惨,是因为两个字——贪婪。”穆川走到他跟前,低头看着他,脸现怜悯之色。

    “贪婪?”

    “你的出手方式,倒深谙刺杀之道,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一个人才,可惜你动了贪念,若你不是被贪念蒙蔽,我的计策又怎么会成功?”穆川叹息道。

    “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人活在这世上,若想往上爬,有多么困难!我廖伦自小体弱,资质并不适合练武,为了能出人头地,为了能不被人看轻,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廖伦怒吼。

    “所以你跑到大理,猎杀我们武林中人,好升官发财?”穆川挑了挑嘴角。

    “没错,杀你们武林余孽,能够得到大量功勋和金钱,可大炎境内的武林余孽,虽不多,可是能活到现在的,哪一个不是恐怖之极的高手,这些年,别说我们铁捕了,连总捕和名捕都不知道被他们杀了多少,相反你们大理分盟的武林势力,在各国之中,算是比较弱小的,我就前来猎杀。可惜了,我本都要返回请功的,却栽在了你的手上,杀了我吧。”廖伦不甘地吐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不过你莫忘了一件事,我们战前可是有约,谁若输了,就把自己的功法交出来。”穆川淡然说着。

    “好吧,我认赌服输。”廖伦重新睁开了眼,咬了咬牙,说道,“我的功法,也就《灵蛇潜息诀》和《灵蛇剑法》这两门值得一练,现在,你们记好了...‘其行如逶,其走无声,身盘虬枝,鳞随绿叶,不呼不吸,茫茫若存’……”

    穆川和穆湄,把廖伦所说的功法诀窍,认真记下。

    其实主要是这门《灵蛇潜息诀》,穆川极为重视,他目前很缺少这样一门隐匿的功法,至于那《灵蛇剑法》倒只是添头一般,无关紧要。

    记好了,穆川又按照功法的内容拷问了几次那廖伦,对答都没有问题,他这才放下心来。

    “好生去吧。”穆川叹息一声,一掌下去,便震断了廖伦的心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