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可担心死我了,本来啊,我正在房间里泡澡,一边吃水果,一边看你整治那药铺老板的好戏,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样一个变故。”穆湄拍了拍胸口,说道。

    “这个人,给我上了江湖的第一课。”穆川看着那廖伦的尸身,脸上显得很郑重,“如果不是《双生诀》功法奇特,恐怕我已经陨落了。”

    “咱们毕竟是初入江湖,难免吃亏在经验不足,不过这些大炎的铁捕也确实不可小觑,窥破了我们大理分盟的暗子,却不拔除,竟反而利用这点来伏杀我们武林中人。”穆湄也露出了心有余悸之色。

    “湄儿,那《灵蛇潜息诀》,你回去要好生修炼,咱们两个,要尽快掌握这门功法的诀窍。”穆川看向了妹妹,嘱咐道。

    穆湄轻轻点头。

    他们两个,在修炼武功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男性和女性对于功法的修炼感悟有着不小的差别,所以在经过《双生诀》的心灵共进之后,两人若一同参悟某门武学,往往会难遇瓶颈,修炼极快。

    “本来,我和廖伦正面交战的话,他想胜我,起码得一百多招以后,可因为他埋伏得好,却差点一击将我杀死。后面,同样也因为你埋伏得好,才最终利用他失神的机会,一指将其重创。今夜此战,我获益良多。”穆川感慨着。

    穆湄却没有认真听,她正蹲下身子,在廖伦的身体上翻找着:

    “哥哥,我看看这个人身上,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

    没过一会儿,她翻出了一些银两和丹药,还有几个铜制的刺客腰牌和一个铁捕令牌。

    见到银两,穆湄眼睛一亮,毫不客气地全部收了起来,至于那些丹药,她一一看着瓷瓶上贴着的标签,说道:“金疮药,跌打散,止血膏......咦,这几瓶有些不普通呢,‘凝气散’,服用之后,増强真气修炼速度一日,‘回气散’,服用之后,在半个时辰内加强真气回复,‘生力丸’,补充自身的体力......还有这个,‘蛮牛丹’,服用之后,力若蛮牛,并且皮糙肉厚,刀剑难伤?”

    昔年,武林中曾有一些以丹药闻名江湖的门派,如百草门,药王谷等等,这些门派被朝廷剿灭后,他们炼制丹药的技术也被朝廷所夺,这些丹药,应该就是朝廷的炼药司,在融合各门各家的技术后,所生产出来的。

    凝气散便为其中杰作,若有足够的凝气散,武人的修炼速度便可大幅提高,不过穆川并不打算服用,因为,他的内功只是三流,修炼速度慢,现在就服用,有些浪费药力,另外,此药最合适的还是在闭关时候用,他现在也抽不出时间。

    “后面这几种丹药都还不错,咱俩分了吧。可惜这廖伦,到死都没有服用的机会。”穆川道。

    “我才不要这‘蛮牛丹’,什么皮糙肉厚,听上去就好蠢。”穆湄一脸嫌弃地把那瓶蛮牛丹扔了过来。

    穆川却很小心地收好了,这个蛮牛丹,功效其实并不俗,具备一攻一防两种效果,即便是他这个三流高手吃了,也能有所补益。

    分完丹药,又把这廖伦挖个坑埋了,穆川把玩着手中的几个令牌,说道:“我再去找一趟那个药铺的老板周老三,你先回去吧。”

    “嗯。”

    等穆川潜入到周老三的卧房后,看到床上那个蜷成一团的肥胖身影,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就将这家伙狠狠地往地下一摔!

    “啊!”一声惨嚎,被人从睡梦中摔醒的周老三又惊又怒地睁开眼,可待看清床前的那个人影后,他却如全身被冷水浇灌般打了一个哆嗦,点头哈腰地道,“您老来了,不过这大半夜的,找小的有何贵干,该说的我可都说了。”

    “看看这是什么!”

    穆川把几个铜牌丢到了周老三跟前,沉喝一声。

    “诡刀,利刃,花蛇?”周老三看完这几个腰牌,蓦地神色巨变,骇然道,“这几个人,都是盟里的刺客,我还都接待过,如今,难不成全死了,是谁下的手?”

    “当然是你下的手!”穆川冷冷一笑。

    “什么,我下的手?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你为何要如此诬陷我!”周老三一听到这话,立刻跳起来,怒视着穆川。

    穆川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再丢给他一个铁牌子。

    一看到这铁牌子上的名字,周老三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面如土色,他猛地冲到穆川跟前,“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抓住穆川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我的黑隙大爷,黑隙公子啊,您可千万不能把这件事抖落到盟里,不然我老周就死定了。以后我老周,就是您老人家的一条狗,您叫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只求您这次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

    “给我好好打探祝振的行踪,若连这点都做不好,也不用指望我会保你了!”穆川一脚将这周老三踢飞,走向打开的窗户,一个闪身便没了踪影。

    “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您老放一万个心!”周老三狂喊着。

    回到客房后,穆川开始参悟起《灵蛇潜息诀》。

    “其行如逶,其走无声,身盘虬枝,鳞随绿叶,不呼不吸,茫茫若存……”

    这《灵蛇潜息诀》主要有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是如何用真气来隐匿自身气息,使敌人无法感知的法门。

    第二部分,是锻炼自身柔韧性的炼体术,修至大成,可使自身柔如无骨灵蛇。

    第三部分,讲解了一些如何利用环境隐匿自身的知识。

    “这门二流上乘的功法不简单,对于刺客来说,其功效甚至可比一流功法,能从廖伦身上获得此法,我这番确实是赚大了。”

    按照那第二部分的体术修炼了一会儿,穆川挥汗如雨,身体酸痛,脸上却微笑了起来。

    一夜便这般过去。

    第二天,穆川往街上走去。

    虽然已经杀了廖伦,可以获取铜牌刺客之位了,不过穆川却并没有放弃猎杀金鹰铁掌祝振的想法。

    他到处逛着,看看能不能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

    接近中午的时候,他还是一无所获,这时,他看到旁边有一家酒楼生意不错,便踱步走了上去。

    店小二迎上来道:“客观,您需要点些什么?”

    穆川随便点了几个菜,便找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了,从这个位置,能比较方便地查看酒楼各座的情况。

    虽然酒楼的喧嚷声,碰杯声很是嘈杂,一个个或华服锦衣,或粗布短打,或各色部族服,但穆川还是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少女。

    只因这少女实在是美。

    她穿一身浅红色的裙子,雪白的玉颈上,是一张几乎钟了天地灵秀之气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小巧的琼鼻,一双明亮的眼睛却像是会说话,此时,她微微抿一口酒,那冲进咽喉的辛辣立刻呛得她咳嗽了几声,秀气的眉毛也皱巴了起来,可她却还是不服输似的,继续一口一口地抿着,双颊很快浮现出红晕。显得更秀色可餐。

    “不会喝酒,便不要喝么,不如,哥哥我帮你喝?”

    一个穿着兽皮衣的髡发男子走了过来,轻浮地吹了声口哨。脸上还带着三分醉意。

    酒楼顿时一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