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昌府外二十里,银斧军军营。

    杨青芜一身银铠,高高地站在将台上,检阅着台下将士的操练,不时满意地点点头。

    她生着一张瓜子小脸,秀眉红唇,面相娇美,两年前,她上任这银斧军大统领时,几乎是没有一个人不发出质疑的声音。

    然而很快,铁齿部犯上作乱,她亲率两百银斧精骑,星夜远奔两百里,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平定了铁齿部的作乱。

    所有质疑的声音都消失了。

    自她上任以来,银斧军的军容,军纪,战斗力都得到了很大的增长,她看着这些士兵,就像是父母看到孩子长大,从内心生出一股自豪感。

    这时,有侍从过来禀告道:“大统领,有客人来访。”

    杨青芜挥挥手,示意将士继续操练,自己下了将台。

    等来到会客室的时候,她看到等待于此的两人,立刻露出微笑:“三姐,三姐夫,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说着,她已经拉着那女子坐了下来。

    这到访的两个人,却正是张清嵘和他的妻子,杨迎月。

    自南诏古国时期,张、杨两家便世代交好,有通婚之约。大理国立国后,思平太祖将有功之臣大肆分封,其中,杨家分得了建昌府,张家分得了弄栋府。

    “三姐倒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来看看七妹你在军营中可还住得惯,至于你姐夫,自大炎回来后,便天天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七妹你可要好好帮帮他。”杨迎月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帮不帮的,都是一家人,三姐夫,有什么需要青芜做的吗?你尽管说。”杨青芜拍了拍胸口,说道。

    “七妹,你是银斧军大统领,自身也是二流高手,想必眼光是不凡的,我先给你打一套拳法,你看看这套拳法怎么样。”

    说着,张清嵘便挑了屋内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缓缓打起了拳。

    似乎是为了让杨青芜看清,他这套拳法打得很慢,起初的时候,杨青芜还不在意,不过很快,杨青芜的脸色越看越显得郑重。

    “三姐夫,你不用放慢了,按正常速度打打我看看。”杨青芜道。

    张清嵘点点头,果然加快了速度。

    又打了几遍之后,杨青芜终于忍不住一拍手,发出了赞叹的声音:“三姐夫,你这套拳法哪里来的,不简单啊!虽然按照品级来说,这套拳法甚至还不入流,不过这套拳法不仅具备强身炼体之效,施展起来,更是快、准、狠,上手也十分容易,如果用来给普通士兵修炼,效果会非常不错。”

    “这套拳法,是大炎朝普通士兵的军拳,并且,这十年来,这套拳法已经被改进了三、四次。”张清嵘收起架势,坐回了椅子上,缓缓说道。

    “这样啊。”杨青芜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自大炎朝发生那场武林浩劫后,朝廷得到了大量武学秘籍,并且用这些武学秘籍,在各大州府开设了武院,武院不仅教授武学,还研究、改进和创造武学,这套军拳,想必就是那武院的手笔了?”

    “没错,而且这套军拳,只是大炎武院众多成就中不起眼的一个,若不是这次亲自去大炎朝游历了一番,我实在想象不到,当大炎朝廷获得了武林绝大部分的秘籍,并开设专门的机构,对这些秘籍进行归纳整理和再造的时候,会迸发出多大的能量。”张清嵘沉重地说道。

    “姐夫你是担心,我们大理国的未来?”杨青芜道。

    “我不能不担心!”张清嵘使劲用拳头砸了砸旁边的茶几,说道,“我甚至还听说,大炎朝秘密组建了一支部队,叫做神武军,在神武军中,即便是最普通的士卒,也是三流高手!”

    “什么,这怎么可能!”杨青芜失声道,“我的银斧军,也算是大理国的一支精锐部队了,可依然只有步军中的伯长以上将官,骑军中的什长以上将官,才会是三流高手,若是一只部队全部由三流以上的高手组成,那也太可怕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大理国并不算强,就算那神武军想要出动,恐怕也不会第一个拿我们开刀。”张清嵘说得是庆幸,只是看他那神情,却哪里有半点庆幸的意思。

    杨青芜沉默了下来。

    “我这次从大炎朝回来,还花费重金,请了一些从武院出来的武生,打算效仿大炎朝,在我大理也开设武院,不过此事,必须得到皇上的许可,我希望芜妹你,能够与我一同联名上书,如果能再取得一些你们杨家人的支持,自然更好。当然那些长辈就算了,一个个的都喜欢出家为僧,倒把所有的杂事都扔给了我们。”

    就当张清嵘和杨青芜又细细地说了一些事情的时候,有侍从过来禀告道:“大统领,我们派在城门盯梢的人,发现那祝振出城了。”

    “那家伙终于出城了。”杨青芜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吩咐道,“传令下去,让杨文锋率领一百精骑,去杀了祝振这厮,不过万万要注意行踪,不要让旁人知晓了。”

    侍从领命下去了,张清嵘想了一下,说道:“芜妹,那祝振,是不是称作‘金鹰铁掌’,他似乎是大炎朝的铁捕,这般去追杀他,是不是有些不妥?”

    “姐夫你有所不知,若是一般的大炎铁捕,我并不愿平白去招惹,只是这祝振实在是太过分了,犯了我的忌讳,我不能饶他!”杨青芜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

    建昌府南门外。

    罗秀和净嗔两个人正在慢慢走着,听了穆川的建议,两个人想了想,觉得暂避一下也无妨,便打算南下。

    不过,还没有走多远,前方出现了四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中的三人,正是沙马木呷和那两个蛮骨洞的弟子,不过不论是罗秀还是净嗔,都没有正眼去看这三人,他们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为首的那个,中年,穿鼻环,一身强健肌肉,肆意挥发着强者气息的蛮族男子身上,面容中,出现了凝重之色。

    二流高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