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秀蹙眉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个蛮族男子,目光很快凝聚在了他身上穿着的“衣服”。

    这件衣服很奇特,它由上下两部分组成,通体由泛着金黄色的藤编织而成,就像是她曾经坐过的藤椅的那种编织,联想到某件物事,罗秀不由脱口而出道:“你身上穿的是——藤甲?”

    “女娃娃有点见识,能认得出我身上穿着的宝甲,不过,你们两个竟然在酒楼里公然欺侮我蛮骨洞的弟子,是以为我蛮骨洞无人不成!”蛮族男子颇为得意地说了一句,旋即又发声质问。

    罗秀却不屑争辩什么,只是冷冷道:“你是蛮骨洞的哪位?”

    “沙马伍且,现为蛮骨洞,三洞主。”蛮族男子双手环抱,高傲地说道。

    “小净,看来今天是没法善了了,这个沙马伍且就交给你如何?其他三人,我会尽快解决。”罗秀转头看向净嗔,说道。

    净嗔和尚点了点头,走向那沙马伍且,双手合十道:“这位施主,就让小僧来领教一二。”

    “就凭你!”沙马伍且似乎有些被激怒了,面色阴沉了下来,“野和尚,能战胜我门下弟子也算你有点本事,不过以你区区三流的修为,居然敢在我面前说‘领教’二字,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受我几拳!”

    “爹,别跟他们废话了,这个野和尚,你直接打杀了便是。至于那姑娘,倒千万莫要伤了她,孩儿会心疼的。”沙马木呷走了出来,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看向罗秀的那双眼睛,直往外冒着淫光。

    就在大战就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身影也趴在两旁树林的阴影中,观察着战局,却是穆川。

    这时候,只见沙马伍且蓦然狂吼一声,抬手猛击出了一拳,那拳劲竟然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由气劲组成的大蟒!

    大蟒在半空中狂舞着,想要将净嗔和尚一口吞下。

    这就是蛮骨洞的,《降蟒铁拳》!

    唯有二流高手,真气进一步凝实壮大,才能够将真气外放,轰出真正的《降蟒铁拳》。

    面对这般强烈的攻势,净嗔和尚却不慌不忙,缓缓沉腰坐胯,同时大喝一声,一颗铜钵般的拳头已然抬手击了出去。

    拳与拳相交,蓦然发出闷雷一般的炸鸣声,净嗔和尚往后倒退了两步,却很快站稳了,再看他那紧绷起的拳头,只是略略发红。

    “罗汉托钵?你是少林弟子?”沙马伍且面色骤变。

    由不得他面色不变,就连没踏入过江湖的穆川听到这话,都是暗暗心惊。

    这个净嗔,竟然是少林弟子?

    少林,那可是中原武林一大圣地,寺中高手无数,典籍无数,武功无数,其底蕴之博大,号称,“天下武功出少林”。

    如果这个净嗔是少林弟子的话,也难怪修为这么强悍了。

    面对二流高手,竟然也只是稍落下风,不愧是少林弟子。

    然而,净嗔和尚的回答,却出人意料。

    “小僧只是少林弃徒,不敢称少林弟子。”净嗔和尚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却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原来是个不守清规戒律,被少林给逐出寺门的花和尚。你是看上了那个水灵灵的姑娘,才跟我们蛮骨洞作对的吧?你要是现在选择离去,我不为难你。”沙马伍且看了一眼罗秀,又看着净嗔,目光中露出怪异之色。

    “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个淫僧,居然坏了大爷的好事想自己上!”沙马木呷闻得此言,更是满脸怒容地盯视着净嗔,一副心爱女人被抢了的表情。

    “你们!你们休得胡言乱语!”净嗔和尚却被这番话气得脸色都涨红了,怒气勃发,直接冲过去狂攻沙马伍且。

    他举手投足间,每一招每一式都深谙章法,威力十足,显露出浑厚的内功修为和扎实的武学基础。

    少林底蕴,就是不凡,一个弃徒,也这么了得。

    穆川心中也默默地赞叹了一句,不过又很快产生了一个疑惑:既然是被逐出寺去,这净嗔的武功怎么没有被废呢?其中或许应该有着什么隐情吧。

    凭自己的直觉去看,穆川觉着这净嗔,不似歹人。

    这时候,他又想到:如果是我和这个沙马伍且对轰一拳,是什么结果?

    出拳的力道,无非是三个方面的因素,内功强度,肉身强度,以及武技的强度。

    他的内功是,三流下乘《伏牛功》,肉身的锻炼方法是不入流的《强身二十式》,掌握的拳法《打虎拳》也是不入流。

    蛮骨洞的《蛮骨锻体术》和《降蟒铁拳》应该都是三流的武学,比他强,不过却也强得有限。

    可二流高手与三流高手之间,真气质量的差距,还是蛮大的,当然前提是,双方的内功处于同一层次。

    通过净嗔和尚之前与蛮骨洞弟子的战斗,现在与沙马伍且的战斗,以及他们战斗之间劲力作用于外物时的表现。

    穆川估摸着,如果是他硬接沙马伍且一式降蟒铁拳的话,应该会退至少十步。

    这个差距,实事求是地说,还是蛮大的。

    但是穆川也不沮丧,只是在心底默默地勉励自己:

    我要走的路,还很长!这沙马伍且不过是前路上,一颗微不足道的绊脚石,我切不可沮丧。

    “你们三个蛮骨洞的杂鱼,真是讨厌,今天我罗秀,索性就直接将你们拍死,省得以后你们再去祸害他人。”

    罗秀鄙夷而厌恶地瞪了那三个蛮骨洞的弟子一眼,缓缓走向他们,一边走着,那纤细青葱的玉手也在一边上扬。

    正当沙马木呷和其他两人凝神戒备之时,却惊讶地发现,就在罗秀的玉手上扬之际,那玉手却仿佛正被星光沐浴着,淡淡的星晕随玉手的舞动似卷成银河,美轮美奂。

    “大罗天星掌!”

    沙马伍且眼角的余光瞥见罗秀出手的这一幕,立刻惊呼出声。

    沙马木呷三人也似想起了什么,顿时色变,竟同时往后,齐齐地退了一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