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驾是罗氏嫡女?之前多有得罪,不如此事就此罢手如何?我愿意让犬子磕头赔罪。”沙马伍且一拳将净嗔打退,没有再出手,而是望向罗秀,神态中竟然出现了一丝谦卑之色。

    “我本不欲暴露身份,才选择暂避,没想到你们竟还敢来劫杀我,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真以为本姑娘怕了你们!”罗秀冷笑。

    “爹,现在既然已经得罪了这小娘皮,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她杀了,那罗氏又不在大理,即便派人追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这时间,足够我们把所有的痕迹掩盖。”

    听得罗秀的身份,沙马木呷也有些惊呆,不过很快就面露出狠毒之色。

    “也只有如此了,大罗天星掌是一流掌法,你们三个不用硬抗,先缠住她,等我结果了这淫僧,再去对付她。”沙马伍且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暗叹一声,下定了决心,一式式的降蟒铁拳如同暴怒的蟒蛇,吞噬净嗔和尚。

    净嗔和尚此时却仿佛是被激怒的蛮牛,连罗汉拳都不用了,直接顶起脑袋就向这蟒劲上撞,不过似乎是因为修炼有铁头功的原因,他那蹭亮的光头,被二流高手的真气轰中,除了更亮却并无其它变化。

    蛮骨洞的三个人对罗秀发起了围攻,但是罗秀的大罗天星掌施展开来,如点点的寒星飞耀银河,不仅华美瑰丽威力还大得出奇,将这联手的三个人打得是毫无招架之力。

    罗氏嫡女吗?穆川望着罗秀,眼神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罗氏的先祖罗星,因为跟随戎州别驾讨逆有功,被大炎朝封了乌蒙王的称号,这大罗天星掌便是罗星的成名武学。

    乌蒙罗氏自此立,又经过多年的发展,罗氏却不甘心蛰伏于乌蒙山地区,开始征讨四周诸小部族,进行扩张。

    当乌蒙罗氏渐渐强盛,具备立国的条件之时,内部却也产生了一个矛盾。

    乌蛮皆信奉巫鬼教,乌蒙罗氏也不例外,可一国的首领,到底应该是巫鬼教的大鬼主,还是罗氏部族的大酋长?

    围绕着这个分歧,罗氏分裂了。

    南部的罗氏,首先建立了罗殿国,国主称为罗殿王,也即罗王,是罗氏领袖。

    北部的罗氏,又经过一些年的发展,最终却建立了以巫鬼教为核心的,罗氏鬼国。

    正祭者曰鬼主,百家推一小鬼主,部落推一大鬼主,再由大鬼主中推一都大鬼主,都大鬼主便是巫鬼教的教主,也被称为鬼王,罗氏鬼国的领袖便是鬼王。

    罗氏鬼国和罗殿国,虽然是两个国家,但因为同出一源,所以外界,一般直接将这两国所在的地域,合称为罗甸。

    罗王和鬼王,既是一国之主,自身修为也深不可测,这罗秀,既能使出大罗天星掌,保不准和这两位还沾点亲带点故,若是早知其身份,沙马一家哪里敢得罪她?

    “爹,我快撑不住了。”沙马木呷面露苦色,呼救着。

    原先在酒楼中,他虽然被罗秀打退,却没想到,两人真实的差距竟然达到这么大。

    现在罗秀一施展出真正功夫,他立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幼儿。

    在罗秀飞舞的掌法下,即便有着两个师弟相助,他也是被打得连连后退,再退,就要退入树林中了。

    可这时候,却没有人注意到,就在沙马木呷背后的树林中,一道影子却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剑,盯着沙马木呷的后背,目光中露出森寒杀意!

    沙马伍且这时也感觉到,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净嗔,便突然撇下他,径直冲向了罗秀,双拳同时轰出,便见两条气劲巨蟒在空中呈交缠之势,飞旋着张开血盆巨口,狠狠地咬向了罗秀。

    “来得好!”罗秀毫不畏惧,飞扬的玉掌星屑环绕,却猛然加速,如彗星一般撞向了蟒蛇。

    砰!

    劲力交击处,一道大气旋刷的刮起,把罗秀织锦的红裙子都卷了起来,露出了她雪白的玉腿,不过她的整个人,却纹丝未动!

    沙马伍且立时惊呆。

    沙马木呷和他的两个师弟也惊呆,连净嗔都面露异彩。

    以三流对敌二流,却完全不落下风,没想到这个罗秀的内功修为,竟然这么高强,连净嗔都有所不如!

    “啊!”突然,场中传来沙马木呷一声突兀的惨叫声。

    他缓缓低头,却看见了从自己胸膛口露出的一截剑尖。

    剑尖消失,狂涌的鲜血喷薄而出,沙马木呷软软地倒了下去,透过自己鲜血淋漓的视线,他瞧见了一个提着血色短剑的微笑人影。

    那剑似乎是刚刚从鲜血的染缸中浸过,还在不断往下滴着血。

    “生死决战的时候,怎么还能发呆呢?”穆川叹息一声。

    “吾儿!”沙马伍且看着自己儿子倒下的身影,立刻目眦欲裂,状若疯狂,向着穆川冲杀了过来,同时撕心裂肺般的嚎叫,“你竟敢杀了吾儿,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

    穆川目光闪动,却一个箭步蹿到了净嗔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净嗔小师傅,你的光头结实,且帮我扛两下。”

    净嗔点点头,已经挡在了穆川前面。

    “是你?没想到你还有点胆量,我还以为,你只会坐在一旁看戏呢。”罗秀见到穆川,却似乎有点不太买账的样子。

    “我说,现在还不是谈话的时候,咱们也赶紧出手吧。”穆川耸了耸肩。

    趁着净嗔和尚在阻挡沙马伍且,穆川和罗秀一人一个,很快就击毙了另外两个早已胆寒的蛮骨洞弟子。

    “该结束了,我们一起出手,杀了此獠。”

    穆川和罗秀加入了围攻沙马伍且的战团。

    穆川一剑刺出,沙马伍且反而怒吼着向他冲了过来,锋锐的剑尖刺在那沙马伍且穿着的藤甲上,却毫不受力地划开了,幸而净嗔和尚冲过来,以血肉之躯,帮穆川挨了沙马伍且的这一记反击。

    “净嗔小师傅,你没事吧。”穆川急声说着,心下流过一丝感动。

    “小僧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净嗔摸了摸胸口的一道淤青,轻松地说道。

    “这藤甲刀剑难伤,弓弩不破,咱们慢慢寻找机会。”罗秀说道。

    穆川点点头,心知这沙马伍且现在最想杀的是他,便不再主动发起进攻,而是闪躲和招架为主。

    二流高手,能使真气游于体表,形成护体真气,再加上这沙马伍且肉体强韧,又穿着乌龟壳一般的藤甲,使得穆川、罗秀、净嗔三人虽然围攻了他一百合,竟也只是给他造成了点轻伤。

    穆川的手指头几度凝聚出了飞火指,却又主动散了功。

    他看着沙马伍且身上的藤甲,目光闪动。

    虽有心试试,能不能用飞火指破了这藤甲,却又有些舍不得。

    又战了一会儿,沙马伍且的眼中却露出一些焦急之色。

    他蓦然狂吼一声,对所有的攻击不闪不避,一个虎扑冲向了罗秀,张开硕大的臂膀,准备将她一举抱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