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背着净嗔,一路疾走,罗秀紧跟着,同时用内力帮净嗔逼毒。(书=-屋*0小-}说-+网)

    罗秀之前给净嗔服下的那枚解毒丹,似乎效果不错,净嗔的气色好了很多。

    “小净,你感觉怎么样?”罗秀带着哭腔道。

    “没...没事。”净嗔扯动嘴唇,勉力地笑了笑。

    “你别说话了,先用内功压着毒素,等我们到了医馆再说。”罗秀慌忙道。

    就在他们赶路的时候,忽然间,一道冰冷的剑气袭来,刷的一声就在他们的脚前刮过,逼得他们顿住了脚步。

    低头去看,硬实的土路已经被刮出了一道浅浅的沟壑。

    从树林中,走出两道身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其中一个,正缓缓把剑收入鞘中。

    好厉害的高手!

    穆川瞳孔直缩,能释放剑气,必须是二流高手,而剑气的威力能达到这么强,证明这个人,绝不是普通的二流!其实力,恐怕要超过沙马伍且数倍!

    当穆川的目光扫过此人旁边那个,身形瘦高,脸色苍白的男子身上,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认识。

    金鹰铁掌,祝振?

    怎么会是他!

    之前在与那药铺的老板周老三会面时,周老三曾给他展示过一些铁捕的画像,其中就有这祝振,所以他才一眼就看了出来。

    到处找他找不着,没想到却会在此地遇见,可穆川现在却万万不想碰见他。

    净嗔和尚中着毒,之前与沙马伍且的那场激战,他和罗秀的消耗也很大,如果单独面对一个祝振,可能还算好,可是站在祝振旁边的那名高手,却实在是可怕。

    “一个和尚,一个书生,一个少女,咦?模样还真是美,杀了沙马洞主爱子的,想必就是你们三位了?”祝振以一副猫戏老鼠的口吻开口说着,看到罗秀的时候,立刻目光一亮,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你们两位是何人?沙马伍且要报仇,怎么自己不来?”穆川说道。

    “在下祝振,乃是大炎铁捕,旁边这位是我大哥祝昂,大炎上捕。沙马洞主已经回城养伤了,我们作为他的朋友,前来为他报杀子之仇。你们还是赶紧束手就擒吧,省得我们兄弟俩多费手脚。”祝振双手环抱,以高傲的姿态说着。

    祝昂听到祝振说出他名字的时候,似乎眉毛皱了皱,但还是没说什么,因为他看穆川三人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三个死人。

    “沙马木呷是我所杀,两位若要报仇,找我便是,不要为难我这两位朋友,可好?”穆川沉声道。

    “不好,一点都不好,这位姑娘这么美,我祝振若不能一亲芳泽,岂非白来大理走一遭,至于那位和尚,既然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当然是也要死!”祝振阴阴笑着。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罗秀忽然取出一个玉牌,举了起来,那玉牌上面,刻着清晰的“罗殿”两字。

    “这是...罗殿王族的身份令牌?这位姑娘,你是罗王的什么人?”一直没有说话的祝昂,神色陡然郑重了起来,说道。

    “这你不需要知道,总之,得罪了我,你们就得罪了整个罗氏,现在,你们速速退开,我还可以饶了你们两个的冒犯之罪!”罗秀冷声道。

    祝昂皱眉,神色中出现犹豫之色。

    祝振却急急地说道:“大哥,这荒郊野外的,不论我们对这妞做什么,谁又能知道是我们做的,你就帮小弟这一次吧,况且,如果我们不动手,也没法对沙马洞主交代,到时候就完成不了大人交付的任务了。”

    “你这好色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祝昂瞪了他一眼。

    “大哥,小弟就这么点爱好,你这回帮了我,等回去之后,小弟一定重重谢你。”祝振不住劝说着。

    “真拿你没办法。”祝昂暗叹一声,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祝振立刻大喜。

    穆川这边却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大炎的捕快,都像你们这德行?你们的武功,就是你们用来祸害女性,为非作歹的工具?”

    “你懂什么,若武功不能带来权势和地位,练它又有何用?我辛辛苦苦地练武功,现在成为了铁捕,当然是要好好地享受,至于仁义道德,可值一文钱么?”祝振嘲讽道。

    “你们这样的人,简直是在侮辱武道!”

    穆川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可就在他想要动手的时候,罗秀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语声透出一种决绝:“不要动手,那个祝昂,我们万万不是对手,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穆川看向她。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却不能连累你们两个。我会拦住这两人,你带着小净逃离此地吧。”罗秀缓慢而坚定地说着,她轻踏自己那双牡丹纹的棉履,慢慢走上了前,挡在了穆川的前面。

    织锦的红裙在风中摇曳,罗秀昂起天鹅般的秀项,直视着前方。

    这条小径的两旁,是高大的榆木,枝干卷起绿叶,直插苍穹,天边的红日照落下来,灿烂的辉光便与绿叶交映,煞是好看。

    可这般美景,却终于只能沦为画中的背景,因为那画中的人,就正站在小径的中央,夺去了所有的光彩。

    她乌发如瀑,玉颜似雪,精致的面容上,是秀气的眉毛,和寒潭一般的双眸。

    随着她的玉手仿佛晨星般扬起,一股决绝的气机便自她娇柔的身躯猛地激散出来,卷起四方尘沙。

    穆川看着这一幕,忽然大笑起来,他侧过头,对背上的净嗔说道:“净嗔小师傅,你怕不怕死?”

    “小僧不怕。”净嗔的语声虚弱,却很坚定地回答着。

    “既然如此,今日,唯有死战。”穆川拔出自己的剑,与罗秀并肩而立,虽然背上还背着一个人,可他的身躯却一点不显佝偻,因为他的头,是高高昂起的!

    “我不是让你们走么,你们为什么不走!”罗秀扭过头,怒声道。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是在侮辱我?本来,把自己衬托得像个英雄的事,应该是我做的,你却夺了我的风头!”穆川撇撇嘴,说着。

    “我在跟你认真说话呢,你们本来就与此事无关,我不能害了你们!”罗秀一跺脚。

    “你知道为什么净嗔小师傅会帮你,我又为什么会尾随相助么?”穆川的目光看向天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因为这世间有不平之气,让无辜者受侵害,让弱小者被欺压,让正义不能伸,让公理不能张!我穆川练武一生,就是为了铲平这不平之气!我不会走,因为胸中的这口不平之气,我还没有出!”

    罗秀的眼睛浮出水雾,她语声有些哽咽,猛地说道:“今日过后,如果我们能不死,以后你们两个,就是我罗秀一生一世的兄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