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啪啪”地拍起了手掌,摇头叹息了一声:“很感人,可惜今日你们必死。其中还有一个武林余孽?我祝振正好拿你的人头,回去多领点赏。”

    祝振和祝昂缓步上前,战斗眼看便要一触即发。

    这时候,穆湄的声音忽然在穆川的心中响起:“哥,我已经雇人在城中散播消息,说祝振出现,正在城南大肆杀戮大理百姓,相信会有不少人赶过来襄助,我自己已经在路上,不一会儿就到,你先撑一会儿。”

    穆川听了,心中也稍微放下心,妹妹这番举动,还是挺及时的。

    只要能撑到妹妹前来,凭他们两个的联手之威,就一定能撑到建昌府的高手前来,到时候就应该没事了。

    “阿秀,尽量拖着他们,说不定会有人过来襄助。”穆川说着,自己拿出丹药吃下,同时也扔了几枚给罗秀。

    “回气散,生力丸,蛮牛丹?”祝振识出了这几种丹药,皱眉道,“好小子,看来还杀过我们大炎铁捕?”

    “别耽误时间了,阿振,你去对付那个武林余孽。这位罗氏女,我来对付。”祝昂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吩咐道。

    “是,大哥。不过你先别伤着她,擒下就好。”

    祝昂不放心地说了一句,脚用力蹬地,身形便如同一只金鹰腾空而起,刹那间便越过三、四丈的距离,一掌向着穆川击来!

    因为还背着人,穆川只能硬抗,这时候,蛮牛丹的药力也在发挥作用,感受着肌肉中澎湃的力量,他沉喝一声,银刃杀法凝聚他十成的伏牛真气,以全部的力量,凌空将剑刺出!

    “当!”

    掌与剑相交,却发出金铁交鸣般的声音,祝振的一双手掌,却仿佛是真的铁做的一般。

    穆川往后退了几步,因为寻思拖延,故意惊讶地道:“怎么可能,你只是三流高手,为何这一双肉掌,竟然能硬抗住我的锋锐宝兵?”

    祝振果然中计,也不急着追击,而是哈哈大笑道:“你懂什么,我修炼的铁砂掌,可不是普通的铁砂掌,而是成丨都武院,汇聚民间上百种的铁砂掌练法,分析其理,去芜存菁,最终总结出的一门《真·铁砂掌》,位列二流,以其中的铁砂磨掌之法,再辅以药物淬炼,一旦修成,肉掌便如精铁。不然你以为,我这金鹰铁掌的威名是如何得来的。”

    那边,祝昂与罗秀也打起来了,似乎是为了生擒罗秀,那祝昂并没有用擅长的剑法,而是欺近身来,使出一路擒拿手,要将罗秀一举擒拿。

    然而,罗秀的《幽冥幻鬼身》不愧是位列顶级的武学,虽然以她的修为和火候,大概还发挥不出这门身法的真正威力,但应付祝昂的这路普通擒拿手,却是足够了。

    只是,这门身法似乎很消耗真气和体能,虽然已经服下了回气散和生力丸,鏖战了一会儿后,罗秀还是变得气喘吁吁,额头上密布了汗珠。

    “巫鬼教的《幽冥幻鬼身》?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祝昂冷笑连连。

    穆川这边却陷入了困境。

    再次打起来后,他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祝振的行动。

    本身祝振的轻功比他高明,他又背着一个人,没过三十合,他已经挨了几掌。

    好在蛮牛丹的服用,让他皮糙肉厚,并没有受到重创。

    “用我...来挡,小僧身体结实,不怕他。”净嗔在穆川的背上,勉力说着话。

    穆川却摇摇头,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话做。

    时间缓缓过去,当穆川和罗秀又撑了几十合后,两人喘着粗气,步履蹒跚,气海之中,也空了大半,眼看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阿秀,相信我,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穆川鼓劲道。

    “可笑,这荒郊野外的,还指望有人来救你们,别做梦了,给祝爷我受死吧。”祝振又击出一记铁砂掌。

    然而,祝振的语声还没落,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这马蹄声势如奔雷,只过了短短的一会儿,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了。

    穆川琢磨着是有建昌府的援兵到了,心中大喜。

    四人转头望去,发现来者竟然是一队大约百骑,身穿银铠,背挂银斧,腰间还悬着两把短斧的军士。

    银斧军?

    这支部队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了,据说他们不仅擅使大斧,还擅长投斧,往往还没短兵相接,就已经用腰间的飞斧将敌人消灭了大半。

    “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争斗?速速报上名来。”银斧军为首的那名将领,杨文锋,冷声发问。

    “我乃大炎上捕,祝昂,与我弟祝振在此执行公务,你们是银斧军的军士吧?还不快速速帮我的忙,擒下这三个犯人。”祝昂上前一步,以傲然的姿态说着。

    穆川却心中一动,操着白语以悲愤的语气说道:“军爷,这两个大炎的捕快,见我朋友生得好看,便动了坏心,我背上的这位小师傅出手相助,却被他们施展毒药暗算了,若不及时医治,恐有生命危险。军爷你们能不能除掉这两个捕快?如若让他们再这么作恶下去,恐怕将来会有更多的大理百姓遭到他们的毒手啊!”

    祝振和祝昂听不懂白语,只能干瞪眼,心中却渐渐泛起不妙的感觉。

    “既然如此,小师傅的伤要紧,我会空出两匹马,再派两名士兵护送你们去城中医馆。不过你们也记住,我等出现在此地的消息,涉及军务,万不可泄露给他人。此外,等小师傅的伤好后,你们必须去我们银斧军的大营一趟,汇报情况。”杨文锋听了之后,很快做出了决断,交代道。

    “那这两个捕快...”穆川恨恨道。

    “胡闹,他们可是大炎的捕快,我们如何能与他们动手?今日恰巧路过此地,帮你们一把就不错了,你们还不速速离开!”杨文锋喝道。

    穆川无奈地点点头,照着杨文锋的安排离开了。

    “银斧军的诸位,你们怎么能这样?他们,可是我大炎要犯,你们想引起两国纠纷吗?”祝昂和祝振,在那边抗议,可在一群银斧军的虎视眈眈下,却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穆川等人远去。

    “湄儿,你现在在哪?”有些不甘心就这么离去,还没骑马走出多远,穆川立刻在心中问道。

    “哥,这群银斧军,比我来得都快,所以我就没有贸然现身,现在正躲在旁边的树林之中,你要是想看好戏的话,现在正是时候。”穆湄的声音传来,透着一丝兴奋之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