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别看了,穿上试试呗!”

    穆湄说着,帮穆川穿好了藤甲,又眨巴着眼睛,围着看了一圈,最终却嘟着嘴道,“不好看,既没有铠甲的威武,也没有衣裳的款式多样,看上去,就像是个丑疙瘩。”

    “丑不丑的倒无关紧要,可比铠甲轻便多了,你拿匕首捅下试试。”穆川道。

    穆湄拿出匕首,捅了几下,却是毫不受力,匕首被轻易地划开了,她便用另一只手的两指夹住匕首,再往里刺,也刺不破,若是挑着藤间的空隙去刺,还会被夹住。

    “这个藤甲,要我说,其实就是个乌龟壳。既有乌龟壳的防御能力,又像乌龟壳那般难看。”穆湄耸耸肩,收回了匕首,点评道。

    “你要不要穿上试试?”穆川一笑,开始脱藤甲。

    “我才不要,我要穿,也要穿类似‘金缕衣’,‘蚕丝甲’那种既舒服又好看的宝甲,这种破乌龟壳谁稀罕?”穆湄一脸嫌弃地直摇头。

    穆川看着藤甲,想了一下,道:“我打算,在这藤甲上面,再垫上一层羊毛,用布给缝上,这样的话,别人就不知道我这个是藤甲,以免敌人以火攻针对。”

    穆湄一听,立刻苦着脸道:“哥,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做这个苦差事吧!人家的手艺可不好,别到时候把你的宝甲弄坏了。”

    穆川听了哈哈一笑道:“你缝制衣服的时候还要用到火吗?行了,我还是等回去,让娘亲或者兰姨帮我弄吧。”

    穆湄这才松了口气,又拉着穆川在桌子旁坐了下来,指着桌上的几样物事,献宝似的道:“哥,你看看这些东西,称得上是宝贝么?”

    穆川打量了一下,发现桌子上,共有这些东西:一把长剑,一封信,一张兽皮,一种暗器,几瓶丹药。

    长剑,穆川认出这是祝昂的佩剑,在剑柄处,刻有军器监的印章,不过从剑的质地来看,虽非名剑,却也是一把精品好剑。

    丹药,有两瓶引起了穆川的注意,一瓶是能治疗内伤的“归元丹”,一瓶是补充气血的“补血丸”。

    能造成内伤的,一般来说,只有比较高阶的武学。

    比如娘亲的寒霜真气,一但侵入他人体内,就能冻结经脉,使其难以行动。还有她那雪煞掌,更是狠毒,直接伤及脏腑,若是中了雪煞掌力还不及时治疗,甚至可能几日之后,直接一命呜呼。

    因这雪煞掌过于歹毒,娘亲也是在浩劫之后,才决心修炼的。

    这“归元丹”的作用,大概就是调解侵入人身的异种真气,不过能不能调解成功,就不好说了,起码对于顶级武学造成的内伤,这“归元丹”必定是解不了。

    暗器,是袖箭,它是这样一个设计,在发射用的箭筒里,内嵌一个小型的箭匣,一旦发射完箭筒里的箭,必须按动机关,从箭匣内补充一只到箭筒里,因此不能连续发射。穆川还打开箭匣看了一番,里边几只袖箭的箭头,赫然呈青黑色。

    “这是沙马伍且的暗器吧,不过他一个蛮人有这么精巧的暗器,当真奇怪,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穆川疑惑道。

    “哥,你看看这封信,我想就明白了。”穆湄说着,把桌上的那封信件递了过来。

    穆川展开信纸,细细看着,面上很快就露出愕然之色。

    这竟然是一封,CD兵马统制,黄贤,寄给乌戈洞主,兀黑齿,表达交好之意的信件,信中还提到,愿意以重金,求购一批藤甲。

    那沙马伍且,既然能有一具藤甲,说不定便是拜那乌戈洞主所赐。如此说来,祝昂祝振作为沙马伍且的接头人,送其一套朝廷出产的暗器也实属正常。

    沉思了一会儿,穆川却又道:“对了,这黄贤买一批藤甲是做什么用?难道是用来赏赐手下的将领?”

    “管他呢,反正朝廷想做的,我们破坏掉就是成功。”穆湄伸出拳头,比了个胜利的姿势。

    因为缺少更多的信息,穆川摇摇头,也没有再多想。

    “哥,你看看这块兽皮,我觉得,这里面最有价值的应该是它。”穆湄拿起那张兽皮,递了过来。

    兽皮不知是何材质,虽然古旧,但保存得却很完好,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蝇头小字,只是让穆川皱眉的也是这点,盖因这上面的字,他一个都不认识。

    大理比较常用的三种语言,除了炎语,就是白语和罗罗语。

    对于炎语和白语,穆川都达到了精通的层次,罗罗语也能做到基本的交流,若不是这三种语言,那范围就广了,毕竟大理国内,可存在着不少蛮族部落,甚至如果是已经消亡的大部落的语言,那更难翻译。

    想要搞明白这兽皮上面写的是什么,恐怕还真不太容易。

    不过看着兽皮上面,除了文字之外的,一幅幅摆着姿势的人身小图,穆川却更有些心痒难耐起来。

    不消说,这肯定是一本武学秘籍,并且有几幅小图中,有明显的打熬身体的动作,所以有比较大的几率,是一本蛮族的炼体术。

    蛮族的其它武学,或许并不怎样,可唯独炼体术,却是独树一帜,可与大炎的诸多横练功夫分庭抗礼。

    之前看净嗔对抗沙马伍且,穆川对于少林和尚那一副铁打的肉身,可是颇为羡慕呢。

    “湄儿,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番,明日一早,你陪我去城中,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识得此种文字的人。”穆川道。

    “可是,你明明答应我,要陪我在城里玩两天的……”穆湄却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

    “放心,等搞定这张兽皮的事,一定陪你去。”穆川抚了抚妹妹的秀发,笑着道。

    穆湄这才轻轻点头。

    第二天一早。

    经过一番打探,穆川确定了翻译兽皮的合适人选。

    这人,是一个老和尚,慈安法师,早年便从大炎南下,来到大理宣扬佛法,就连蛮族各部,也不避讳,他的足迹,遍布于大理的各个荒土僻壤,对蛮族各部的语言、文字颇多了解。

    如今这个慈安法师,正在城内的光福寺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