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下了这泸山,对面便是邛池,我们去那里玩吧。”穆湄提议道。

    “都依你。”穆川点头。

    刚刚下山,没走几步就到了邛池,便见一片湖光水色,有轻舟画舫泛于此间,走到湖岸,清新的水汽便扑入毛孔之中,沁人心脾。有一老叟走过来,指着那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鳞鳞的湖面,笑说道:“两位公子,不若乘坐老朽的船只,于这邛池上畅游一番如何?”

    “老人家,你这船上可有酒菜,可有钓具?”穆湄连声问着,

    “钓具当然有,酒菜的话,老朽可让儿媳给两位公子做,亦可差小儿去城中酒楼,采购回来,不知两位公子意下如何?”老叟说道。

    “让你儿媳做吧,不过一定要做些好菜,银子少不了你的,我们这便上船。”穆湄吩咐了一句,就拉着穆川往那老叟的船只走去。

    老叟摇桨而去,他那儿子和儿媳在舱内准备酒菜,穆川和穆湄两人则盘坐于船头,享受着湖风的轻盈柔抚,水汽的怡养身心。

    “哥,怎么你从那光福寺出来后,就这样一副一脸沉重的样子。”穆湄侧头看向穆川,轻声问道。

    “被那慈安法师一招擒住,让我感觉有些难受。”穆川的目光平静地扫过湖面,低声道,“虽然那慈安法师并无坏意,但我却实在不想体会,那种生死操于他人之手的感觉。”

    “那个老和尚,都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岁月,我们的功力比他差一些,也没什么不正常的么。”穆湄安慰道。

    “可若是再遇到一个慈安法师那般修为的敌人,我们哪里有命在?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武林,以前的武林,还有一个默许的规矩,不能以大欺小,否则既脸上无光,也会惹出对方长辈的报复。但如今的情势已然不同,若是遇到朝廷那边的一流高手,岂有放过我们的道理?”穆川蹙眉说着。

    “哥,我觉得你想多了,别忘了三件事。”穆湄掰着手指头,慢慢地边数边说着,

    “第一,朝廷的一流高手,哪个不是位高权重,哪有时间管我们这些小鱼小虾?

    第二,我们是刺客,若身份伪装得好,谁又能知道我们是武林中人?

    第三,别忘了,我们还修炼了《双生诀》。若是那慈安老和尚有歹意,按理说,我们应该会在进门之前便心生警觉才是。”

    “你说的也有道理,其它两点倒好罢了,唯独这《双生诀》,其玄奥莫测之处,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竟然连时间的伟力,都能够撼动。”穆川叹道。

    “哥,我觉得这一点,起主要作用的并不是《双生诀》,而是存在于人身中的潜能,《双生诀》只是将它发掘了出来,这或许是我们命中注定的缘法吧。”穆湄轻轻说着。

    这时候,老叟的儿子儿媳已经把酒菜陆续地端了上来。

    菜有坨坨肉,野山菌汤,板鸭,酒是果酒。

    “酒么?娘亲说,这种东西,对刺客来说,相当于毒药,一个人的头脑若不清醒,杀起人来,就绝不会准。”穆川皱眉道。

    “哥,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天只是出来玩的么,提那些做什么,而且我点的这种果酒,应该也不会醉,咱们就尝试喝一点呗?”穆湄央求着说道。

    穆川沉吟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穆湄一喜,当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却立刻呛得她咳嗽出声,手抚住胸口,脸上也浮现出红晕。

    然而此时她却是易容成一个长相颇为俊逸的男人模样,因此,这般“娇艳”的神态,却看得穆川是直挠头。

    “哥,你怎么不喝呀?”穆湄遥遥举杯。

    “喝。”穆川一笑,也举起杯,和妹妹碰了一下。

    两人边吃边喝,不一会儿都有了两分醉意。

    “湄儿,你不是说要钓鱼吗?”穆川道。

    “本想钓的,可现在却又不想了,只想静静地坐在这里,看烟波浩渺,远山雾蒙。”穆湄悠悠说道。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穆川也放开视线,欣赏起这邛池的景色来。

    湖上已起了轻微的,苍茫的雾,透过这雾去看远方,甚至能从群山的遮蔽中,看到光福寺隐约的建筑群和一座高高耸入云端的宝塔,若是看向无山的那一端,水色则浩浩汤汤,与天相接,归入白云怀抱。

    “哥,你知道吗,这座邛池,是近年才出现的,之前一直是田地。”穆湄忽然说道。

    “哦,竟有此事?真的还是假的?”穆川不由惊讶出声。

    “真的,我们之前出寺的时候,不是还在泸山转了一圈,其中就有一座石碑,碑上有几行字‘地震坍塌,段氏所施之田,尽皆化为沧海’,记载的正是邛池历史,而段氏立国才三百多年,所以,这座邛池别看挺大,顶多也就一两百年历史。在之前的亘古岁月中,应该一直是荒田,直到大理国成立,才渐渐肥沃,只可惜好景不长。”穆湄叹道。

    “世事的变幻无常,竟连天地也不能逃脱吗?”

    穆川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蓦然站起身,伫立于船头,在寒风冷雾之中,高声吟道:“

    光福寺经声颂远,

    邛池湖水色连天。

    乘舟载酒观沧海,

    不觉桑田已万年。”

    吟诗声在湖上响彻,蓦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掌声。

    “乘舟载酒观沧海,不觉桑田已万年。好诗啊好诗,对于沧海桑田的变化来说,人生啊,实在是太短暂了,不知此诗何名?”

    一艘画舫,破开波浪而来,几个士子模样的人,正立在船头,看向这里。

    为首的那人,一身青衫,风度翩翩,却正是与穆川有过一面之缘的,张清嵘。

    “此诗无名,乃在下刚刚有感而作,倒让张兄见笑了。”穆川拱手道。

    “之前在城门之时,见兄台言论,便知非同一般,今日在此偶遇,却又闻兄台吟得一首好诗,足可见缘分,我与几位朋友,正在此把臂同游,畅谈四海,不亦快哉,不若两位也上张某这船上,大家好生聚一番如何?”张清嵘极力邀请着。

    “也好。”和妹妹对视了一眼后,穆川轻轻点头。

    说罢,穆川和穆湄两人便身形一纵,跃上了张清嵘的画舫。

    一个突兀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诗虽不错,可这身轻功,却落于下乘。大理武道之不昌,可见一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