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皱眉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背着双手,脸现傲然之色的男子,正对两人上船的动作,嘲讽般的置评着。

    穆湄的脸上立刻出现怒容。

    穆川拉了下妹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只是向张清嵘说道:“在下秦川,这是舍弟秦水,张兄,不向我介绍一下这几位么?”

    张清嵘先是露出一个抱歉的神色,而后,先指着他身旁那位,白衫黑袍,面容俊秀,气质沉静的男子说道:“这位,是杨墨,杨兄。”

    这杨墨,淡淡地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张清嵘也没有再介绍他的身份。

    “这两位,是刚刚从成丨都上院完成修行的高才,严力,葛明坤。”张清嵘又指着其余的两人介绍道。

    那大炎的武院,据说是在每一道都分别设立一座上武院和数座下武院,最高级的,是设立在京城中的太武院,不过对于武院的各种消息,穆川却所知不多。

    那个严力,正是适才出言嘲讽穆川兄妹的人,葛明坤虽然没说话,可张清嵘介绍到了他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一点表示。那看向穆川兄妹的目光中,透露出明显的不屑之意,

    这两个人,都是三流的修为。

    “轻功,并不是用来表演的,只有能融入到实战之中的轻功,才是好轻功。”

    穆川突然出声了,而他这一出声,严力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什么才叫作,能融入到实战之中的轻功?”

    “既然严兄认为,我们兄弟的轻功不高明,那么我们倒想见识一下,两位的轻功是如何高明,不如就以实战来说话。就以这画舫的船头部分为限,由我们兄弟俩向严兄、葛兄讨教一番,哪一方的两人先落入水中,就算是输。不知两位可敢?”穆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缓缓开口。

    “有何不敢!既然都是内家修为,在手底下见个真章也好。也让某些人见识一下,我们大炎的武学,是如何气象万千。”严力立刻开口。

    葛明坤眉毛一挑,也点点头,说道:“我葛明坤也应了。”

    “若几位都想比试武学的话,我不反对,不过,诸位也请应张某一件事,那就是比试的时候不得动用兵刃,并且点到为止,避免伤了和气。”张清嵘在一旁说着。

    “我等知晓了。”

    严力和葛明坤对待张清嵘的态度明显恭敬许多,听到他发话,立刻点头答应。

    穆川和穆湄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张清嵘和杨墨退后几步,再往上一纵,站在了画舫舱顶的上面,居高临下地观战。

    穆川和穆湄对视一眼,同时运转了《双生诀》之中,那门加强战时感应的法门!

    刹那间,两人的心灵便交融于一处,仿佛化为了一个整体,没有了彼此的分别。

    一切都不需要再言语,也不需要任何的默契,因为本就成了一个人!

    当年,那两位孪生兄弟,其它武功并不高明,却仅仅依靠着这样的一个法门,就和三祖拼了个两败俱伤,足可见此功不凡之处。

    穆川之所以敢悍然向两位不明底细的西蜀上院生发出挑战,倚仗的就是此功。

    “接我一招,破城拳!”

    严力吐气开声,声如洪钟,一拳击出,裹挟着一股沛然巨力,轰向穆川。

    葛明坤也几乎同时出手,一道掌力,化为金刚,拍向穆湄。

    两人都打算,以雷霆之势,将穆川和穆湄打入水中。

    不过这时候,穆川以伏牛功轰出打虎拳,正面砸向了严力,穆湄的身形却疾退,在规避葛明坤掌力的同时,她自己的一只手却搭在了兄长的后心。

    打虎拳和破城拳对撞,发出“啵”的一声,巨大的力量让整个画舫都晃了几晃,那严力连退数步,慌忙使了个千斤坠才没有落入水中,却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你们两个不要脸,两人的真气合于一处,等于两个打我一个,我当然敌不过,不然凭我这修至大成的《破城拳》,你那不入流的拳法根本不是对手!”

    “哼,比试的规则本就是二对二,不是两个一对一,我们这么做叫做策略,你既然输不起,那就不要玩儿了,自己往水里跳吧!”穆湄怒道。

    严力脸色发青,突然跳到了葛明坤身边,喝道:“区区雕虫小技,算得了什么,比试只是刚刚开始。”

    张清嵘这时,却向旁边的杨墨交谈道:“这两兄弟刚才那招不简单啊,没有多年的默契,绝不可能配合得这么完美。”

    杨墨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是不错,不过旁人却也学不来,谁敢轻易地把后背交给别人呢?”

    严力和葛明坤合于一处,四人又战到了一起。

    严力本以为,他与葛明坤站在一起后,便可以防备穆川兄妹以二对一,却没想到,没交手多少招,他就已经叫苦连天。

    面对这对“兄弟”,他总算知道了,“分进合击”这四个字究竟怎么写,“配合无间”这四个字又怎么写。

    只要是稍微有一点机会,那两人的真气就会合于一处,轰向己方一人。

    他不再以硬碰硬,而是换了路拳法,打算以灵巧制敌,可还没使出几招,他却发现自己的拳头与那葛明坤的掌力战到了一起。

    渐渐的,严力发现,他已经分不出眼前这对兄弟谁是谁了。

    这两人的步法虽不高明,可配合得却实在太好,往往几步之间就已经交换了身形数次,令人捕捉不到,拳法虽也不高明,却总是轰出两人合力的真气,虽有葛明坤做帮手,他却感觉自己始终是在一对二。

    严力不知道的是,葛明坤的感觉,也几乎和他一样,心里不住哀嚎:这两兄弟实在太难缠了。

    又交手了一会儿,疲惫不堪的严力终于扛不住,被穆川一拳给轰飞出了船外,站在舱顶上面的张清嵘身形蓦然大鸟一般飞出,以极快的速度将那严力抱住,同时用脚在那湖面一点,身形却又如冲天的飞鹤,飘飘然落回了原位。

    葛明坤也马上被打飞了出去,出手救他的却是那杨墨,杨墨的身法显得极快,一闪就到了船舷上,将那葛明坤给抓了回来。

    “是我们输了,不过,不是输在我们的武功。”严力铁青着脸跺脚道。

    葛明坤沉默着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这场比试甚为精彩,输赢又有什么紧要?舱内还有一些酒菜。不若我们进去,好生吃喝一番?”张清嵘笑着打圆场道。

    “不了,我们兄弟还有事,此时天色有些晚了,我们要赶着回去呢。”穆川看了看那严力和葛明坤的脸色,沉吟一下,摇头拒绝。

    “既然如此,两位明日若有空的话,不妨来我府上一聚,我有一些事情想与两位商谈一番。”张清嵘诚恳地邀请着,说出了一个地址。

    穆川这次没有再拒绝,点头答应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