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穆川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抬头是一片模糊的天花板。(书=-屋*0小-}说-+网)

    他揉了揉眼睛,这才想起,昨日里,一番血战,他们杀败一只蒲蛮的百人队,后被银斧军抬回了沙城赕,疗伤,休息。

    “哥,你醒了?”

    熟悉而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道身影来到床边坐下,低头看着他,满是关切之色。

    穆湄还是昨日里,那幅俊逸的男子打扮。

    “湄儿,你怎么来了?”穆川脸上现出喜意。

    “哥,你还说。”穆湄一脸埋怨的神情,伸手双手轻轻抚着他的脸颊,说道,“昨日你们去军营,我自己一个人在客栈练功,无聊就去看看你那边的情况,却正看到你与一群蛮子在搏杀,可担心死我了!”

    “所以你就赶了过来?”

    “嗯,我租了匹马,就往你这里赶,可这路途实在是太遥远了,等我赶到,战斗早就结束,你也已经被抬到这里休息,所以我就一直在照顾你。”

    “辛苦你了,我大概睡了多久?还有,罗秀和净嗔呢,哪里去了?”

    “有一整天了,现在是第二天中午,至于……”

    就在穆湄想要作答的的时候,门口两道声音响了起来:“我们在这呢。”

    罗秀和净嗔两人,走了进来。

    “川川,你还有个弟弟,穆水?怎么也不告诉我们?要不是他说了一堆,你和我们的事儿,我还真不敢相信呢。”罗秀好奇地打量着穆湄。

    因为“湄”这个字,包括它的同音字,一般都是女性所使用,所以穆湄化名的时候,干脆改成了水。

    “其实……”穆川正想解释,这是自己妹妹的时候,却见妹妹突然捶了他一拳,又瞟了他一眼,他便赶忙改口道,“其实,我本想介绍舍弟给你们认识的,但昨天不是因为要去军营吗?我便给忘了。另外,我姓穆,不姓川……”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穆川没好气的瞪了罗秀一眼。

    “谁知道你究竟姓什么?一会儿说自己姓穆,一会儿又说自己姓秦,所以啊,我不如干脆一点,叫你川川好了。”罗秀掩嘴笑着。

    穆川很无奈的摇头。

    “若不是两位相助,家兄昨日便危险了,穆水在此谢过了。”穆湄走上前,双手抱拳,朝着两人一鞠躬,一副很正经的样子。

    然而,她这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落在穆川眼中,却弄得他差点笑出声,好不容易才忍住,也忍得嘴角直抽。

    “水弟,你这番话可说的太过见外了,我们与你兄长,乃是兄弟,有难,自然要同当。”罗秀笑着道。

    这时候,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看见他们,怯生生的说道:“几位都醒了,大长老在议事堂,有请诸位。”

    几人都点了点头,穆湄却说道:“哥,你们去吧,我跟此事无关,就在这赕里随便逛逛好了。”

    所谓的“赕”,是白语的说法,在大理国的建制中,一般都是些部族混居的小城镇。

    于是,穆湄自去逛,穆川三人跟着那小姑娘走了。

    走出所在的土楼,穆川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周边的景色。

    狂风卷起黄沙,形成一股沙暴,从天边舞过。

    呼吸的时候会明显感觉,有种不顺畅感。

    建筑以竹楼和木屋为主,走在铺满黄沙的道路上,有行人看到他们,立刻露出尊敬之色。

    “快看,那三个人,就是将前来我们沙城赕周边劫掠的蒲蛮百骑队消灭的英雄。”

    “什么?是那三个大英雄?据说他们被蒲蛮逼到绝路,马匹也倒下,却没有放弃,而是背靠着背,与蒲蛮决一死战,杀的那些蒲蛮血流成河,伏尸百里,我当时去那里收拾战场,却差点没有被吓死。”

    “诸位,这是我们沙城赕的大恩人啊,快随我前去见礼。”

    在一个年老长者的带领下,众人纷纷围了过来,向他们鞠躬致谢,甚至还有不少人直接跪下,向他们磕头。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我们三人可担当不起啊!”三人慌忙说道。

    领头的老者,也属于跪下的众人之一,他老泪纵横,一边向三人磕头,一边哭道:“当得起,怎么会当不起,几位英雄不知,老朽的两个儿子,一个孙女,都是丧命在这些蒲蛮的手中。这些蒲蛮,是天生的强盗,每年都会出来作乱,三位能灭掉他们一个百人骑,却是为我们大大地报了仇,对于我们有大恩啊!”

    这番话,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让他们纷纷痛哭出声。

    这里的动静一闹大,又引来了更多的人,使得整个场面,更加混乱了。

    穆川三人,都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七手八脚地去扶各个跪在地下的赕民,好不容易将他们全扶了起来,然而场面却没有平静下来。

    一个相貌俊美的男子,捧着束鲜花走过来,双手递向罗秀,灼灼的说道:“这位姑娘,这是在下刚刚采摘的菊花,送给你,你的美貌和英勇,犹如天上的月亮,会在这沙城赕百世流传,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姑娘在我们赕中,好好的游玩一番。”

    罗秀接过鲜花,抿嘴笑着,却还是矜持地摇了摇头,说:“大长老正邀请我们前去议事堂,而且之后恐怕就要离开,只能谢绝你的好意了。”

    男子失望离开。

    却又有此地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围上了穆川和净嗔。

    穆川还好一点,那净嗔和尚却倒了个大红脸,甚至还有一个小丫头,被姐姐抱着,乐呵呵的去摸净嗔和尚锃亮的光头,弄得他是手足无措。

    不过,因为此地的骚乱闹得有些大,那大长老又派了人过来,前来为他们开路。围观的人群,这才渐渐散去。

    等三人赶到议事堂的时候,却发现除了一个白胡子老者,杨青芜也正待在这里,看到他们三人,嘴角立刻挂上了一抹笑意。

    “大长老,我与他们三位,还有一些事情要说,你这场地,就借于我如何?”杨青芜向那老者说道。

    “大统领说笑了,老朽正好下去准备宴席,好为银斧军的诸位和三位英雄接风洗尘。”白胡子老者说着就先离开了。

    “这次的蒲蛮作乱,已经平息,然而我手下的五百精骑加起来,也才斩首七十余,还不如你们三个的斩获多。说吧,你们想要什么奖励?”杨青芜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三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