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杨青芜的询问。(书^屋*小}说+网)

    三人表现各异。

    净嗔和尚是沉默着摇摇头,毫不感兴趣。

    罗秀则是轻轻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

    至于穆川,一时却没有任何表情。

    “你们杀死的那些蒲蛮,身上都带着不少财物,他们的武器盔甲和手弩也不错,现场还有少部分的马匹也只是脱力,救治一番又能生龙活虎,这些加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按理说都归你们,但很多东西你们也用不上,所以,不如你们说说想要什么?还是我折算成金银给你们?不用不好意思,这本就是你们应得的。”杨青芜缓缓说道。

    罗秀和净嗔还是不答话。

    穆川沉吟着,似乎是在思考,实际上是正在询问妹妹的意思。

    他自己倒没什么想要的。

    “湄儿,想好了吗?”

    “哥哥,不如咱们要一栋房子怎么样?反正他们杨家,也是建昌府的土财主,一栋房子根本算不了什么。这建昌府,是通往西川的要道,我们如想进入大炎,往往都会在此地歇脚,不若要个房子,也省得以后来了再住客栈,怪没意思的。”穆湄提议道。

    “行,依你。”

    穆川心里应了一声,便向着杨青芜说道:“杨大统领,我想要一栋在建昌府的房子,你看怎么样?”

    “房子?”杨青芜一愣,旋即点头道,“没问题,我们杨家,在建昌府有很多空闲的房子,你要的话,我就给你一栋,等回到建昌府,我就交接给你。”

    “你们两位呢?”说着,杨青芜又转头看向了罗秀和净嗔。

    “我的那份,就算在穆川的房子上好了,回头可以给他稍微大一点的。”罗秀微笑道。

    “小僧也是一样。回头若是再经过建昌府,少不得要到穆施主的府上叨扰一番,因此这房子,若再大些自然更好。”净嗔也说道。

    “你们三个倒是心齐,那好,回头我就给你们找一座大些的院子。”杨青芜颔首。

    “大统领,请问这场战事是如何结束的?”穆川问道。

    “还能是怎么结束的?”闻得此言,杨青芜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烦恼之色,她叹息了一声道,“我的五百精骑,分出四个百人队前去它部救援,我留一队在沙城赕坐镇,那些蒲蛮见到我们银斧军,知道事不可为,便纷纷退走了,因此斩获不大,倒是你这里,给了他们狠狠一个教训。”

    “那有没有办法?将这些蒲蛮彻底消灭呢?”穆川又问。

    “蒲蛮擅长养马,来去如风,大理不少部族都深受其害,这次来建昌府西境劫掠的也只是蒲蛮的一小部。我这五百银斧精骑,若深入山林去追击他们,万一遭到蒲蛮大部队的埋伏,一个不好,甚至会全军覆没。”杨青芜解释道。

    这时候,一个侍者走过来,禀告道:“大统领,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各位将军也都已经通知。”

    对于这个什么宴席,穆川三人都表现得兴致缺缺的样子。

    杨青芜看着他们,耸肩道:“我也对这什么破宴席不感兴趣,蒲蛮又没真正消灭,但是没办法,此地的民众,需要一场宴会来振奋民心,我身为银斧军的大统领,不去不行,你们三个,则更为重要,是这场宴会的关键人物。”

    “既然是为了振奋民心,我等明白了,那便去吧。”

    三人点头答应下来。

    这一番宴席,却是颇为盛大。

    若不是穆川三人的缘故,蒲蛮在沙城赕附近区域打马劫掠,还不知道会造成多少损失,因此整个赕的人民,都是欢欣鼓舞。

    一番折腾下来,夜幕却又低垂了,只好在此又安歇了一晚。

    第二天,穆川三人才和银斧军一同回向建昌府,穆湄也在一路。

    这些银斧军军士看向穆川三人的目光也与之前完全不同,从之前的看累赘一般的表情,到现在变成了尊重和不服交织。

    在肯定穆川三人战绩的同时,他们心中也是憋了一股不服气的劲,五百精骑,其中不乏二流高手,但加起来的战绩却不如穆川三个人的多,使得他们觉得自己脸上大大的无光,到现在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至于那个为穆川三人引路的亲兵就惨了,听说杨青芜对于他的逃跑大为震怒,已免去了他的骑兵身份,让他徒步走回军营,大概以后也没有多少机会骑马了。

    回到建昌府不久,一个杨家的人就找上了他们,并带领着他们来到了城中的一处院落。

    “秦公子,这是七小姐命我交付于你的房产,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了。这是地契。”说着,那杨家的人递过来文契。

    穆川刚收好,穆湄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他在这个院子里逛了起来。

    院子的占地规模为中上等,前边有一个用石板铺好的宽敞庭院,旁边放着兵器架,是个施展手脚练武的好地方,在后院还有一个池塘,里面有金鱼在游泳,旁边还有大柳树垂下,景色别致。

    杨家留了两个老仆帮他打理此地,此前这座院落也一直是这两个老仆在照料,不过,自此之后,他们的薪金得由穆川付了。

    “哥,你觉得这里怎么样?”穆湄坐在屋檐上面,开心地摇晃着双脚。

    “还不错。”穆川也点点头。

    “我却没看出有哪里不错。”罗秀坐在一张石凳上,歪头看着四周的景色,不以为然地说。

    “我知道你罗大小姐出身不凡,当然看不上这小门小院。”穆川撇撇嘴,朝着净嗔说道:“净嗔小师傅,你觉得呢?”

    净嗔和尚叹息一声,凝目看看天空,说道:“小僧自从离开少林后,便飘泊四海,化缘六方,要我说,这院子大不大,好不好,又有什么紧要呢?人的心若是不能够安宁,无论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心都是不安的。相反,人的心若是能够安宁,不论住在什么样的地方,都可以以其为家。”

    “听听,净嗔小师傅的话多有见地,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肤浅。”穆川装模作样的唉了一声。

    “喂!”罗秀噌的站了起来,怒视着穆川,“你才肤浅呢!只是没有说你的院子好,你就拿话来挤兑我,如此小气,这才是真正的肤浅!”

    穆湄看着这一幕,嘻嘻一笑,两只脚摇晃得更开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