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么有信心,那蛮骨洞的大洞主,可是一名一流的高手啊?再加上其他高手,我们几个没有胜算吧?”

    罗秀定定地看着穆川。

    “一流的高手虽然厉害,但那蛮骨洞,又没有什么高深的武学,那个大洞主,实力再强估计也有限。”穆川不以为然地说道,“至于其他的高手,我可没说要光明正大的打上门去,为了避免覆灭蛮骨洞后,引出其他门派的仇恨,从而一起找上我们,这场战斗,注定只能在暗中进行。”

    “好,我答应了,老是躲着也不是办法,直接干掉他们,才叫爽快。”罗秀伸出手掌,与穆川拍了一记。

    “一言为定。”净嗔也点头答应下来。

    “到了明日,我和舍弟要回去交差,这天剩余的时间,不如我们就在此切磋切磋,互相磨练自己的武学,又能增加一些默契,好为日后一起进攻蛮骨洞做准备。”穆川提议着。

    众人都答应下来,一起来到了院中的演武场。

    “川川,咱们两个来过过招呗?”罗秀朝着穆川勾了勾手指,笑吟吟的道。

    “行,只要你不使你那门身法,我就陪你交手。”穆川眼睛一眨,说着。

    他这么说,也是无奈,只要是顶级以上的武功,都非同小可。

    罗秀那门《幽冥幻鬼身》,虽然“顶级以下,除非瞳术,无招无式能击”的说法有夸张成分,但也绝不是穆川现在这一身三流和二流混杂的武功能击破的。

    “我不用,我保证不用!你快下场!”罗秀的语声,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意。

    “好。”虽然觉得有些不妙,但没奈何,是他自己提出的要切磋武学,只能硬着头皮下场了。

    果然,这一下场,没过几个回合,穆川就已经叫苦连天。

    罗秀那大罗天星掌,招式变幻莫测,他难以招架也就算了,可一旦对掌,他却发现,自己凝聚在拳头上的真气,一旦碰触到罗秀掌上散发的银辉般星光,竟然瞬间消融了五成。

    “你能硬抗那沙马伍且的降蟒铁拳,依仗的就是这点吧?”穆川连退数步,苦笑着。

    “当然,若不是有着把握,我会傻到跟他硬拼?我修炼的《大罗真经》,一旦以大罗真气驭使天星掌,便具备消融一切真气之能。川川啊,你这身武功,确实有点弱呀,来,让我好好再操练操练你。”罗秀偷笑着,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又开始对穆川发起了进攻。

    不过这一次,她故意收束了真气,两人这才打得有来有往。

    穆川的实战经验,也在这份拼斗之中,慢慢提高,不再像开始那般束手束脚,逼得罗秀也不得不逐渐认真起来。

    “大和尚,不打了,不打了,我打你打得手都酸了,你还是一副没事的样子,真是恼人。”那边,穆湄停下手,甩着自己酸痛的手掌,大呼小叫。

    净嗔和尚抓了抓脑袋,憨憨一笑。

    这一天剩下的时光,便在演武场如此度过了。

    几人经过切磋,都有不小收获。

    到了第二天,四人才依依惜别。

    “路上小心。”穆川朝着罗秀和净嗔快要远去的身影挥挥手,遥遥喊着。

    “你们兄弟也要保重。”两人也遥遥呼应。

    等到罗秀和净嗔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穆川和穆湄也骑上马,开始踏上回家的旅程。

    这两匹马,都是缴获自蒲蛮的战利品,为杨青芜所赠,还补上了马鞍,速度和耐力都还不错。

    没一会儿,出了城,穆湄也恢复了女声,侧头问道:“哥,你说,咱们何时才能晋阶为二流高手,别到时候,他们两位找上我们的时候,我们还依然停留在三流境界,岂不尴尬?”

    “我们修炼的这门《镜花水月功》,经过漫长的炼精化气阶段后,形成的镜花水月真气,非常特殊,必须靠模拟其他功法才能运行,就像是镜子一般,它里面本是什么都没有的,必须照见某物,才能出现景象。可惜今次这番历练,连半点内功的影子都没有见到,等回家之后,问问娘亲有什么办法好了。若始终修炼三流内功,确实不成。”穆川缓缓说道。

    “哎,还要多久才能到家呢?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穆湄嘟囔道。

    “依这匹马的速度,今天晚上能赶到哀牢山下,到时候,咱们在山下的聚落里休息一晚,把马也寄存在那里,明日一早,再进山。”穆川说。

    在这般的行进中,又过了一日,两兄妹才在上午的阳光中再次回到了家。

    不知不觉,离上次回家,已经大概十天了。

    视线中,出现了一道绰约的身影。

    秦素娘没有佩戴面纱,静静地站在屋前,望着归来的两兄妹,神色中出现复杂之色。

    “娘,我回来了!”穆湄大叫一声,扑了过去,投入娘亲怀抱。

    “回来就好,应该还没吃饭吧?等我给你们做去。”秦素娘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柔声说。

    “嗯,都好久没有吃娘亲做的饭菜了,那建昌府酒楼中的厨子,跟娘亲比起来可是差远了。”穆湄激动的在娘亲的怀里蹭着小脑袋。

    这时候,穆川也走了过来,站在母亲和妹妹的旁边,嘿嘿笑着。

    秦素娘瞪了他一眼,却还是轻轻说道:“没杀得了朝廷鹰犬不要紧,安全回来就好。你们两个才刚刚进阶三流,修为尚浅,等武功练好了,自然会有杀那些朝廷鹰犬的机会。”

    “嗯?”穆川抓了抓头,一脸懵懂之色的看向娘亲。

    “愣着干嘛?还不快进屋去。”秦素娘又瞥了他一眼,说道。

    “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穆湄也从母亲的怀里把头抬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们两个,不是因为没杀到朝廷鹰犬就提前回来了?”这时,秦素娘也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

    “娘,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谁说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的啊?”穆湄不依道。

    “难不成?你们还真的猎杀到了一个铁捕?只是这个速度也太快了,距你们离家,还不到十天那。”秦素娘一愣。

    “娘,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区区铁捕,又算得了什么?我和哥哥,可是连朝廷的上捕都做掉了。”穆湄站直身子,挺起胸脯,骄傲地说着。

    在秦素娘愕然的目光中,穆川也适时取出了,得自祝昂的上捕腰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