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开始吃饭。

    一边吃着,穆湄早已经忍不住,叽叽喳喳的把他们这些天的经历讲了出来。

    这十天的经历,也确实够跌宕起伏的。

    听到惊险处,秦素娘不由捂住胸口,一脸担忧之色,听到激昂处,也不由笑起来,为两兄妹叫好。

    “你们两个很不错,没想到区区十天,你们就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很出乎为娘的意料。看来兰兰说的没错,你们已经长大了,应该给你们两个独立出去闯荡的机会,这不,你们就给了我一个惊喜。”秦素娘看看两兄妹,嘴角挂着笑意,欣慰地直点头。

    “这么说,娘你应该同意我们去刺杀姚剑钧了吧?”穆川笑着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要同意了?”没想到,秦素娘却又一板脸,说着,“你们两个虽然收获挺多,但却依赖了不少运气成分,你们结识的几个好朋友提供了不少帮助,杀那祝昂也是依赖了军队的力量。如果进入大炎,却会瞬间主客易位,不但没有可供借助的力量,反而四面皆敌。其任务难度,何止超过在大理猎杀铁捕十倍。”

    穆川听得立刻苦起了脸,挠头道:“娘,你刚刚不是还说,你要多让我们出去历练吗?怎么现在又改口了?”

    “这是一回事吗?历练归历练,这个任务可非同小可。那姚剑钧,本出自青城派顶尖高手,陈林真人门下,陈林真人待他视如己处,把一身武功悉心的传授于他。却没想到,这个姚剑钧竟是个狼心狗肺之徒,不久之前,竟然出手暗算了自己的恩师,然后把恩师的脑袋割了下来,作为投向朝廷的投名状。为了鼓励他这种弑师叛门的行为,朝廷授予了他嘉定防卫副使的职位。”秦素娘不愉地说着。

    浩劫之后,朝廷设立了武卫司这一机构,用以保护朝中官员的安全。

    内里各个等级的高手虽众多,但却不会主动出击,只尽防卫之职,故设立在各城市武卫司的长官,被称为防卫使。

    一般来说,九品,八品的官员,会由武卫司派出三流高手保护,因为七品的县令是最低一级的地方行政长官,所以从七品开始,直到五品,这三个品级的官员,会由二流高手保护。

    当然,这只是理想中的情况,实际上,武卫司人手有限,不可能给每一个官员都派高手保护,这时候,就需要防卫使的统筹。

    比如,在县衙,在官员的集中居住区,设立防卫点,派驻高手集中保护。

    武卫司的所在地,更是一个高手窝,想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刺杀作为首领之一的姚剑钧,即便是一流高手,一个不好也要陨落。

    “娘,就算是防卫副使又如何,他姚剑钧总也是个人吧?是人就有弱点,他难不成能一天十二个时辰,全都待在武卫司不动窝?他难道就不出来放松,他难道就没有失去警惕的时候?敌在明,我在暗,只要耐心等待,机会总会出现。”穆川振振有词,据理力争。

    秦素娘沉默着,还是没有答应。

    穆川终于忍不住了,目光一凝,大声吐出这些话:“反正我们一定要去,你不答应,我们就偷偷去!反正腿总归是长在我们身上。”

    秦素娘眉毛一竖,说:“胆子挺肥啊,我要是打断了你的腿,我倒是看看你还能怎么去?”

    这一幕,看得穆湄又苦起了脸,赶紧过来劝架:“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娘,我们就一起去吧,上次杀进县衙的时候,也没见那几个武卫司的高手,能拿我们怎么样。大不了,我们也如同上次那般,不直接出手,只为你作掩护。”

    秦素娘看着兄妹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却又反复叮嘱道:“没有我的同意,不能擅自出手。”

    兄妹俩脸上立刻露出喜色,心中松了口气。

    这一番去建昌府历练的目的,总算是达成了。

    虽然下一个任务,更加的艰难,但总归是有了一个好头。

    “娘,我们晚些时候再去吧,任务艰难,急也不急在一时,我想先提升一些实力,去了也好更有把握。”穆川说。

    “具体怎么提升?”

    “孩儿这次,得了几门新武功,需要参悟和修炼一段时日,还从大炎捕快那里,得了些凝气散,可以用来提升真气修为,但孩儿现在却缺少好些的内功,不知道娘对于这一点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虽然我们杀死祝昂的功绩,可以换取一门二流功法,但如果换成内功的话,估计也只能换成一门三流的,对我们用处不大。”穆川忧心忡忡的说。

    内功,都快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他现在总算是理解,他们穆家历代的先辈,为何对于高阶内功是那般的渴求了。

    如果仅靠着现在的三流下乘内功,实力弱不说,想要晋阶,更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个,你们倒是不必担心,为娘忘记跟你们说了,本来打算上次回来,便为你们去盟里兑换一门二流上乘内功的,没想到你们两个却走得那么急。”秦素娘摆摆手道。

    “嗯?娘亲你的功绩,已经能够兑换二流上乘的内功了?”穆川有些惊讶。

    通过周老三,他可是知道,盟里各大门派,并不开放一流内功的兑换,二流上乘,已经是极限了,不过也需要一个庞大的功勋,需要完成很多艰难的任务才可以。

    “你以为,为娘这些年来杀的那么多人都是白杀的?”秦素娘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继续说,“我一直攒着这些功绩没兑换,就是为你们准备的,需要兑换哪门功法,你们两个,好好地想一想。”

    “娘,都有哪些功法可以兑换啊?”听到秦素娘这番话,兄妹两人立刻变得精神抖擞。

    “蜀山《藏剑诀》,唐门《蝎毒功》,青城《云极两仪功》,白帝坞《蹈浪诀》,百草门《乙木心诀》,兽王门《熊王气功》,丐帮《打洞劲》。这些是我们可以在大理分盟兑换的,二流内功。”秦素娘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