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内功的具体情况,不用问我。等到了明天,你们两个就去太和城找你们兰姨,让她陪你们去兑换,不用吝惜,这些功绩本来就是给你们两个准备的,用完也无妨。”秦素娘没有回应两兄妹的追问,这般说道。

    “娘,你看看这两本我们得来的秘籍,回头等我们回来,也好指点我们修炼。”穆川递过了《云游步》和《灵蛇潜息诀》,想了想,又脱下衣服,把自己的藤甲递了过去,说,“娘,我这藤甲,你看是不是能给他在外面,缝上一层布,做一下伪装。”

    “藤甲么?”秦素娘拿起看了看,却露出些不以为然之色,“这个东西,弱点太明显了,我会给你缝上,但你也不要太过依赖他,否则哪天被人识破,自己会反受其害。相传那乌戈洞,原本号为乌戈国,有一支数量庞大的藤甲军,当者披靡,嚣张不可一世,却被一名绝世的智者窥破了弱点,设计困于谷中,用火攻一举将其全部覆灭了。乌戈国也因此失了国祚,此为前车之鉴,你当谨记。”

    “娘,这藤甲应该没你说的那般不堪吧,否则那大炎朝的什么兵马统制,闲的没事儿,会想采购一批?”穆湄不解地说着,还取出了那封得自祝昂的信,给秦素娘观看。

    “这...此事确实有点古怪,我也想不通,不过,既然那祝昂和祝振失败了,保不准,还会有第二批人手前去接洽,我们得想个办法破坏才是,不管朝廷的人想做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得逞。”秦素娘恨声说。

    “娘,我有一计。”穆川心中一动,忽然说。

    “说吧,知道你鬼点子多。”秦素娘似笑非笑的看过来。

    “我们可以散布谣言,就说,大炎朝廷想要得到藤甲的炼制之法,准备派出人员去乌戈洞购买,如果乌戈洞不识趣的话,大炎就会派出高手直接将乌戈洞覆灭,从他们手中直接抢过来。”穆川嘴角露出一个微笑,说道。

    “此计可行。”秦素娘眼睛一亮,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估计没人再敢为朝廷的高手牵线了,如果他们直接找上乌戈洞,那更好,估计会死得很惨,乌戈洞历代洞主,都是将那藤甲的炼制之法看得比什么宝贝都重要,岂容他人染指。”

    在家中休息了一日,穆川兄妹便启程,前往大理国都太和城,准备先将内功兑换了再说。

    他们隐居的哀牢山,离太和城并不远,一路纵马疾驰,经过了数个大赕后,在当天下午,通过了太和城的南大门,龙尾关。

    关内极其繁华,往来商贾众多,衣着打扮和形象也都各异,兄妹两人一边牵马,一边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没过多久后终于进入了城中。

    走在街道上,不时有诵经的声音,从两旁的居民建筑中传出。

    行人中,不论老少,大多手缠念珠,有不少貌美的女子在街上经过,手臂上缠着光泽莹润的象牙,更衬托得她们皮肤白皙,引来了不少男性窥视的目光。

    问路加寻找,两人一会儿后,来到了他们水月阁的驻地。

    一家名为“水月商行”的所在。

    商行的门店并不小,可也正因为其宽敞,更显示出了店中货物的稀少,很多货架,内里都是空荡荡的,沦为了摆设。在破旧的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中年掌柜,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看到他们,站起身,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两位客官,不知有什么需要。我们水月商行,常年都是在西川和大理之间行商,拥有两地的不少货物。”

    皱眉打量了一下店里,不过穆川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掌柜跟前,露出了自己所戴腰牌,有水月阁字样的背面。

    看到这个,掌柜明显有些愕然。

    他目光闪动,打量着穆川和穆湄,似乎是有些疑问想问出的样子,却终究没有问出,只是道:“两位请随我来,副阁主在后院。”

    到了后院之后,秦兰看到他们,明显露出了些惊讶之色,却先挥挥手,让那个掌柜走了,把两人请入了屋中。

    “小川,湄儿,你们两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是让你们去猎杀朝廷铁捕么,难道是进行得不顺利,来兰姨这里求助的?”秦兰狐疑地看着两人。

    “兰姨,你就不能对我们俩有点信心,上来就说这些,真是让人好生无奈。”穆川猛地翻了个白眼,哭笑不得的样子。

    “是啊,兰姨,你怎么表现得跟娘亲一个样子,那什么猎杀铁捕,区区一个小事,怎么可能难住我和哥哥。”穆湄骄傲地比了个手势。

    “看来你们是完成任务了,快跟兰姨说说具体的经过。不过,这也不能怪兰姨不相信你们,实在是你们完成任务的速度也太快了,这才刚刚十天,按理说,那些朝廷鹰犬都狡猾得很,想确定他们的行踪都不是件易事呢。”秦兰微笑着,抱了抱两人。

    两人将此番的经历细讲出来后,秦兰自又是一番时惊时喜,到最后,更是大叹一番,水月阁后继有人。

    “对了,兰姨,咱们水月阁,现在在大理,大概是一个什么状况?之前我在店里看了一下,似乎并不景气?”穆川问着。

    秦兰听到这句话,立刻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后,才看向穆川,低落地说道:“何止是不景气,照这个样子下去,恐怕水月商行,撑不了多久就要解散了。”

    “商行的境遇,竟然惨到了这个境地?”穆川一怔。

    “水月商行,原先是山庄的产业,主要在大理和西川之间进行贸易,因为特产差异巨大的原因,获利颇丰。山庄罹难后,商行在西川的所有都被朝廷没收,也不允许再经营。所以现在的水月商行,只是当年的商行在大理的一部分。

    因为在大理的销路还在,我接手商行的经营后,便再次派人去西川,以大理商人的身份去采购货物,重新组织起贸易,虽然商行比以前衰落了很多,但好歹还能维持下去。

    可是今年,先是有一批从成丨都采购的蜀锦被劫,后来又有一批运往嘉定的象牙被掠走,这两笔都是大单,让我们商行损失惨重。

    而且关键的问题是以后,若是一家商行连生意都不敢做了,不等着关门大吉,还能干什么?”

    “什么,货物被劫?兰姨,你可查清楚了,是谁下的手?”穆川勃然变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