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确实奇怪,总不能是因为我长得太吓人吧。”穆川在纳闷之余,耸肩开了个玩笑,惹得穆湄偷笑不已。

    “施灿,你说你啊,大好的时光不去享受,却偏偏来我这里自取其辱,不觉得没趣吗?”场中,焦飞嘴角一咧,懒洋洋的说着。

    “住口,你这花言巧语之徒,竟敢蛊惑珂妹,我施灿一定要揭穿你的真面目。”施灿阴沉着脸,挥剑狂攻。

    “珂妹喜欢我,是她和我之间的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这般公然挑战我,你不嫌烦,小爷还嫌烦呢?”焦飞语声嘲讽,用手中的拳套,往剑身上轻轻一拍,将攻击震荡了开,身形一个闪烁,另一只手化为利爪,抓向了施灿的肩膀。

    “可笑,你们这些大炎武林中人,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我们大理国愿意收留你们,是大发善心,可你们竟然不知好歹,竟然还想通过诱骗我大理女子来攀龙附凤,我岂能容你们!”施灿狂躁地说着,肩膀一颤,躲开了施灿的爪子。

    台下,有不少大理分盟的人,听到施灿的这番话,脸上都浮现出怒气。

    穆川和穆湄也听得一阵直皱眉。

    鏖战了不短的时间后,施灿的持久战斗能力明显弱一筹,身形的转换开始变慢,终于被焦飞抓住机会,一个过肩摔,将他扔出了擂台。

    这时候,远处一个面容美丽的白裙女子一路小跑着走了过来,看清场中的情况后,立刻上了擂台,向着焦飞关切而焦急的说:“飞哥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一边说着,还伸出手,去搀扶看上去有些疲惫的焦飞。

    “我没事儿,不过就是一场热身而已,我们走吧。”施灿洒脱的一笑,和那白裙女子,一路相携着走了。

    至于那个被摔出擂台,此时才刚刚勉强站立起来的施灿,两人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

    “焦飞,我誓杀汝!”

    施灿扭曲的脸孔上,弥漫着无比疯狂的杀意,他恶毒地瞪了焦飞的背影一眼,才拖着疲乏的身躯离开。

    没了热闹,围观的人群也散了。

    “哥,你怎么看?”穆川和穆湄继续去逛,一边聊着刚刚的话题。

    “其中的矛盾是非,一言难尽,不过,大理分盟的处境也确实比较尴尬,而且,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解决。”穆川说道。

    “我没问这个,我是问你,那个焦飞最终能抱得美人归吗?”穆湄喃喃说道。

    “这个……恐怕很难。当年父亲与母亲,能终成眷属,很大程度上是倚仗的蜀山派的力量,还有整个大炎武林的力量,现在武林已经覆灭了,剩余的武林中人不过是小猫两三只,蜀山派虽然还有宗师,但是也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情跟大理翻脸。”穆川思考了一下,说道。

    “难道我们女子,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就那么困难?之前罗家姐姐,也是这样被逼的离家出走。”穆湄抿着嘴唇,一脸不爽地说着。

    “从整个大环境来看,确实如此,但你放心,不管别人怎样,我穆川的妹妹,婚姻一定是绝对自由,没有人会干涉。”穆川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笑着安慰她。

    穆湄甜甜一笑,却又眼珠一转,摇头说:“我不信。”

    “嗯?为什么不信?”穆川一愣。

    “哪天我要是被人骗了,我就不信你不管。你管了,我就不是绝对自由,你不管,你也就不是我亲哥。”穆湄狡黠的一笑。

    这一番话,却说得穆川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他猛的翻了个白眼儿,干笑两声。

    这时候,两个人不知不觉逛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街道。

    前方,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还有零散的人影。

    “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妖孽,要不是之前在路上被你这扫把星瞪了一眼,我绝对不会输的精光,你说你干嘛不早点去死,偏要活在世上坑害别人!”

    一个穿着布衣,面相平凡而透出奸猾的男子,目中泛着凶恶的光,嘴里叫骂着,正用拳头不住的打着一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瘦弱的身子上,穿着一身乞丐衣,小脸儿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一双奇异的紫色眸子,却透着无尽的冷漠望着苍天,即使身子在不住挨打,留下许多淤青,她依然连一声都不吭,只是紧紧的咬着嘴唇。

    “给我住手!”一个路见不平的少年人冲了过来,一把将这个打人的男子推开了,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少女。

    “你们是何人?敢不敢报上姓名?我教训这个妖孽,你们又为何要多管闲事?”

    奸猾男子打量了一眼这一对少男少女,恶行恶气的说道。

    “在下长刀门程启风,携师妹谢红雨经过此地,你平白无故,殴打一个小女孩,我既然见到,当然不能不管!”这个少年,长身玉立,英姿不凡,披散一头黑发,背上用黑色的布裹着一个狭长的某物,似乎是一把长刀。

    他身后的少女,红衣红裙,脸庞秀美,气质沉静,她也携带着一个用黑布裹着的东西,长度却比少年的短了不少,因此是挂在了腰间。

    “哦,大炎武林中人?”奸猾男子得知这两个人的身份后,不仅没有忌惮,反而猖狂的笑了起来,“你们知道什么?这个小孤女,天生妖邪,是有名的扫把星,刚出生就把母亲克死了,她眼睛一睁,竟然是紫色的,其父亲大呼一声‘妖孽’,将她给丢了出去。本来她早就该死了,没想到,倒有一个老乞丐将它捡了起来,将她拉扯大。只可惜那老乞丐啊,辛苦将这妖孽养大,却也在不久之前,被她给克死了。今天我的钱全部输光,肯定是因为,她之前在路上瞪了我一眼,为了他以后不再祸害别人,我当然要将这妖孽斩草除根。”

    “胡说八道!你自己好赌成性,将钱输光,为何却要将过错赖在这小女孩身上?我程启风既然看见了,今日就绝对不允许你再作恶!”

    程启风,伸出手指着那奸猾男子,义正辞严地喝道。

    “哈哈哈,不允许我再作恶?可你算老几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皇上,早已与你们这些大炎武林中人约法三章,你以为背着一把破刀,就能吓唬我了?”奸猾男子丝毫不见惧色,仰头大笑几声,不屑地比了个手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