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李毛猴,也太过嚣张了。”

    “不过他说的也对,那个妖孽,若是除掉了,对我太和城也是一件好事。”

    几个围观的人在小声议论着。

    程启风大怒,伸出手,似乎是要去殴打那李毛猴,却被他身后的师妹给拉住了。

    “师兄,算了吧,这种小人何必与他计较,若是打他,只不过是平白污了你的手。”谢红雨劝道。

    眼见程启风顿住身形,那李毛猴愈发得意了,大踏步走到那已经从地上坐起,身上青紫一片,双眸却依然冷漠,仿佛对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关心的小孤女面前,狠狠伸出了拳头,同时又看向程启风,讥笑道:“既然没胆子出手,那就快滚开,别打扰老子为民除害!”

    “你敢!”程启风暴怒,一个用力,挣脱了师妹的束缚,冲过去飞起一脚,便将那李毛猴给踹倒在地。

    没想到这一下,却似乎更中李毛猴的下怀,他双手一撑,站立了起来,目中奸猾之色闪过,忽然扯开嗓子大叫大嚷:“大家快来看啊,武林盟的人在打人,大家快来看啊,武林盟的人在打人!”

    这一番吼叫,还真是引来了一大群人。

    一个个的纷纷跑过来,对着场中的几人指指点点。

    “那个人,不是长刀门的程启风么,据说一身的武功,在三流高手中非常的不错。”

    “不过,他似乎是在打李毛猴?”

    “打得好啊,这个李毛猴,好赌成性,把祖辈遗留下来的家产全都输光,差点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赔了出去,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教训他。”

    “不过,就算李毛猴再不是东西,要教训也应该是被我大理国的人教训,怎么也轮不到他们武林盟的人动手啊?”

    “快,找人去叫武林盟的执法使,等那武林盟的执法使来了,这程启风再狂妄,也不敢再对李毛猴出手了。”

    面对这般急转直下的局势,程启风立刻阴沉下了脸,谢红雨的脸上也浮现出担忧之色。

    “程启风,你不是很厉害吗?快打我呀,快来打我呀!”李毛猴上蹿下跳,一边嘲讽,一边将自己的半边脸颊凑到了程启风跟前,伸手做着拍打的动作。

    面对这般的小人之姿,程启风怒极,虽然师妹又在拉他,他还是举起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的一拳砸了下去。

    李毛猴哀嚎一声,牙都掉了两颗,从嘴里流出鲜血来,可这一下却更激发了他的一股狠劲儿,他捂着嘴,恶狠狠的盯着程启风,从喉咙缝里尖叫着道:“你要真有本事,就打死我,不然的话,你不是护着这个小妖孽么,我一定会找机会,将她给弄死!”

    程启风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缓缓的将背上的那面用黑布包裹着的东西取了下来,在一拔之间,一道极寒的刀光雪亮地闪过,立刻晃花了众人的眼。

    程启风的长刀,已然出鞘!

    只见这长刀,刀身如同弯月,却比弯月狭长,已经近乎一人高,上面泛着一道闪亮耀眼的光泽,也正是如同月光的颜色。

    在这光泽流转之间,又有一股逼人的寒意袭来,让人心中发冷。

    此刀,不凡。

    不过,这种长刀,形制特殊,就算是用刀的好手也难以驾驭,除非是有专门对应这种长刀的奇门刀法,才能够如臂使指。

    很显然,程启风便是此中好手,手握着这把刀,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所有的怒气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平静,如同刀光一般的平静。只是,在这股平静之中,又隐藏着一种森然的杀机,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乌云在平静之中积蓄力量。

    李毛猴身上的那股狠劲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面色苍白,身躯也开始发抖。

    面对着这把长刀,面对着现在的程启风,李毛猴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他开始后悔,早知道这程启风的刀如此可怕,他又怎么敢去挑衅?

    “师兄,你想好了?”谢红雨看到程启风的长刀出鞘,没有再去劝阻,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这把霁月刀,本就为斩尽世间奸佞而生,如今奸佞就在眼前,我自当挥出此刀!”

    程启风将长刀高高举起,看着李毛猴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团即将消散于世间的污秽。

    “师兄,我们长刀门,仅仅只剩下了你和我两个人,不论你斩出此刀的后果是什么,红雨都会一直陪你。”

    谢红雨轻轻说着,望向程启风的目光,透着无边的情意。

    “师妹,对不起……”程启风愧疚的说出这几个字。

    “大侠,求求你,别杀我,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求你放了我这遭吧!”李毛猴快要被吓傻了,立刻跪下,磕头如捣蒜。

    “晚了!”程启风吐出这两个字,在李毛猴绝望的呼喊声中,将手中的霁月刀冷冷挥下。

    “刀下留人!”

    忽然,从远方传来一道极具穿透力的焦急喝声。

    这喝声才刚刚传入众人耳朵,便见一道极快的身形如大鸟一般,从房顶上掠了过来。

    几乎是在一个瞬间,便来到了这处街道。

    这般的速度,实在恐怖,此人恐怕是一名一流高手!

    可是,程启风却仿佛是根本没有听见这道声音,也根本没有去看那名赶过来的一流高手,他只是专心的,将自己挥刀的动作完成!

    “喀嚓”一声,一颗大好的头颅落地,可那头颅的断口处,却连一点鲜血也没有溅出。

    好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李毛猴那颗还在圆睁着惊惧双眼的头颅,正好滚到了那名赶来的一流高手脚下。

    “启风,你实在是糊涂啊!你让师叔该怎么办?”

    这名赶来的高手,一身灰袍,长长的胡须,面色红润,他看着眼前已经无法挽回的这一幕,长长叹息了一声。

    “刘师叔,该怎么处理我,你就尽快处理好了,无非是吃一顿牢饭而已。只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牵连到我师妹。”程启风平静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