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我不想离开你!”谢红雨哭着从后面抱住了程启风,把头埋在他背上,泪水很快就打湿了衣服。

    “红雨,你先别急,你师兄杀的只是个小人物,虽然会坐牢,不过我们武林盟,会想办法把他提早弄出来。”刘姓老者,先安慰了一下谢红雨,然后又朝着程启风无奈地说道:“启风,按照当年的约定,我必须辑拿你去一趟府衙。”

    “刘师叔,启风知道,咱们这就走吧。”

    程启风说着,就要迈动步伐,可这时候,忽然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拦在了他面前,倔强的看着刘姓老者。

    “人,我杀的,抓我。”

    稚嫩而坚定的声音,从小孤女细小的喉咙里冒出。

    “嗯?”刘姓老者愣了一下,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才让刘姓老者弄明白了情况。

    “原来是这样,你这小丫头倒也有些担当,可惜,这众目睽睽之下,老夫就算想偏袒启风也没有办法。”刘姓老者抚着胡须,摇了摇头。

    不过那小孤女依然用紫色的眸子瞪着他,寸步不让。

    程启风一个闪身,虽然背上还趴着师妹,却依然轻如无物般的绕过了小孤女,来到了刘姓老者旁边,同时转过头,向着小孤女哈哈一笑:“没事,不用管我,不就是吃几年牢饭么,等我程启风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刘师叔,咱们这就走吧。红雨,你先送这丫头去治下伤。”

    “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再去找你们。”谢红雨擦了擦眼泪,点头答应。

    眼看程启风和刘传艮就要离开,小孤女一愣之后,要冲过去拦阻,但她的小步子却迈得太短了,来不及阻止就被解红雨挡住了,她显得很焦急。

    “且慢!”

    忽然,穆川出声了。

    他缓缓来到几人面前,先是一抱拳向着刘姓老者说道:“这位师叔,不知如何称呼?”

    “你也是盟里的人??怎的却不认识我?”刘姓老者奇怪的看了穆川一眼,却还是回答道,“老夫刘传艮,乃是大理分盟的执法使,你叫住我意欲何为?”

    “刘师叔,你这般想缉拿程兄,是不是有些不讲情理?”穆川淡淡一笑道。

    “胡闹!老夫如何做,还需要你来指点不成?”刘传艮一听穆川这话,立刻吹胡子瞪眼了,他看着穆川,不爽利地说道,“你以为我想缉拿启风?这是规矩,懂不懂?我们分盟要想在大理国继续发展,就必须遵守!”

    程启风也向着穆川苦笑了一声,拱拱手,似乎是想要说些不必费心的话。

    可是穆川却朝着他神秘的一笑,抢先向着刘传艮说道:“刘师叔,你有所不知,程兄已经加入了我水月阁,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缉拿他。”

    穆川这番话说出,场中的众人都是一呆。

    “水月阁?你如何证明你的身份?我记得,水月阁现在,不是只有秦家姐妹两个人么,你又是何人?”刘传艮目光一亮,定定的看着穆川,沉声道。

    “我是我们阁主的弟子,秦川,之前未曾在江湖上走动过,刘师叔不知也是正常。”穆川微微一笑,取出了一道令牌,展示给了刘传艮。

    “水月阁的阁主令?你师父倒是对你很器重,把这个令牌都交给了你。启风,你既然已经加入了水月阁,怎么不早跟我说呢?”看到这个令牌,刘传艮立刻确定了穆川的身份,他转头看向程启风,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向他使了个眼色。

    谢红雨却生怕师兄不识趣,赶忙抢着回答道:“是这样的师叔,前几天,水月阁的秦副阁主看到我们师兄妹,觉着我们俩的武功还算不错,就邀请我们加入了水月阁。因为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所以还没有来得及跟别人说。”

    程启风看着穆川,神色颇有些复杂。

    当年浩劫发生,师父带着他们师兄妹在外游历,因此躲过了一劫。数年前,师父故去,他们师兄妹,便是长刀门唯一的传人了。

    而他也传承了门派的宝刀,霁月刀。

    因为武功不错,加上还有一把宝刀,这两年,有不少门派都试图招揽过他们师兄妹。

    但或许是因为对于长刀门的怀念吧,他们依然保持着散人的身份,这同样也是大多数盟中的散人没有加入门派的原因。

    却没想到这时候,他却已经“被”成为了水月阁的弟子,而且,如果不想真的去吃牢饭的话,他必须得接受这个新的身份。

    “原来如此。既然你们是水月阁的弟子,我确实是管不到你们。”刘传艮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穆川也不由面露得色,颔首微笑。

    这件事情他也才刚刚想通。

    当年酒翁与段皇的约法三章,是特殊时段特殊情况的产物。

    如果当时,大理国不对他们进行庇护,反而进行驱逐的话,他们这批残存的武林中人,很可能已经在大炎和大理的夹击下,全军覆没了。

    所以不管是不是有着城下之盟的味道,这个约定,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但是当时的约定,针对的是从大理逃难来的武林中人,与大理本土武林,实是一点关系也扯不到。

    而水月阁算是哪一国的门派呢?

    首先,虽然用了“水月”为名,但当年秦素娘考虑到,山庄已经不在,她想组建的又是一个刺客组织,如果再用水月山庄为名,既不合时宜,也会影响日后重建的问题,因此她选用了一个新的门派名字,水月阁。

    水月阁,可以说是在大理新创建的门派,而她的创建者及主要人物,秦素娘以及秦兰,都是大理白族人。

    因此,不管从理论上,还是民众的认知上,水月阁都是大理本土的门派无疑。

    所以那些商人才会害怕,就像当时在建昌府城门口,那些行人会畏惧那几个蒙氏子弟一样。

    大理国实行的是分封,广袤土地上,又存在着大量蛮族。不服王法管制的人,不要太多。

    真要出了什么命案,除非是贵族子弟,普通百姓的话,大理官方是不会愿意出动大力到处搜捕的,因为也很难搜捕。

    更多的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程启风加入了水月阁,他就算是大理本土武林的一份子,刘传艮自然也就有了借口,不实施当年的约定。

    “师兄,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毕竟杀了人,虽然刘师叔不抓捕我们,但府衙的差役,估计已经在路上了,遇到他们,也是一场麻烦。这小丫头,就麻烦秦兄照顾一下吧。”

    谢红雨着急地说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