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恩不言谢,日后必有所报。”程启风对着穆川深深地抱了抱拳,目光又重重地扫过了一遍小孤女,刘传艮,围观的人群,断头的李毛猴,似乎要把这一幕深深记在脑海,随后便与师妹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水月阁的秦师侄,这次的事情,我还需要向大理府衙通报一声,省得他们以为我违反约定,所以老夫也先告辞了,咱们有缘再见。”刘传艮一挥袖,整个人腾空而起,几个起落便已消失。

    小孤女还呆立在原地,对刚才发生的事情表现得有些茫然,穆川好奇的打量了她一眼,颇感兴趣地走了过去。

    随后,他做出一个欲把她抱起的动作,微笑道:“此地不宜久留,随我先离开此地吧。”

    可没想到,那小孤女却是对他的动作表现出抗拒,使劲地一扭身,躲过了穆川的动作,随后瞪眼,警惕的望着他。

    穆川手上的动作抱空,还在微笑的脸也顿时一僵,尴尬之余,他只好伸手摸摸鼻子,干笑了两声。

    “哥,你别吓着人家啊。”穆湄扑哧一笑,她走过去,对那小孤女柔声说,“这里出了人命,那官府抓不到凶手,说不定会拿你去抵命,而且你身上的伤也不轻,跟我走吧,我先带你回去治伤,随后,你想去哪里都行。”

    说着,她便伸出手,想要将那小孤女一把抱起。

    穆川本以为,妹妹的这番举动也会徒劳无功,却没想到,那小孤女看着穆湄,紫色的瞳孔中,光彩闪了一闪,目光便变得柔和下来,不再警惕,顺势被穆湄抱入了怀中。

    穆川不由愕然,喃喃说道:“这小丫头,怎么现在却转了性?刚刚还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穆湄得意一笑:“这叫做魅力,你不懂。咱们回去吧。”

    “两位,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管这个小丫头,这个小丫头可是个妖孽,刚出生就把母亲克死,后来又把养她长大的老乞丐也给克死,刚刚程少侠见义勇为,却因为她的缘故杀了人,不是因为加入了你们水月阁的话,现在已经吃上牢饭了。如果你们两个把她带回去,很可能会为自己带来灾祸,”突然,一个好心的路人上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劝说着。

    “灾祸?”

    听着这两个字,穆川却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把灾祸归咎到一个小女孩身上,这是何其可笑的一件事?再说了,我们这些浩劫余生的人,还会在乎区区什么灾祸?”

    “母亲难产而死,这并不鲜见吧?老乞丐寿命到了,走到尽头,也是生老病死,自然之常。而刚刚,那李毛猴恶行恶性,咎由自取,程启风师兄杀了他,是为守护弱小,铲奸除恶,整个过程中,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却被你们这般诽谤!”穆湄也痛斥其非,抱那小孤女的双臂却抱得更紧了。

    小孤女听到穆湄这番话,虽然依然还一声不吭,双眸却已经泛出了水雾。

    “你们不听我的,日后出了事,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那出来劝阻的路人被噎得够呛,跺跺脚,生气地离开了。

    其余的路人也躲得远远的,仿佛是生怕沾染了小孤女的晦气。

    穆川和穆湄,毫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迈步离开了。

    回到水月商行后,秦兰看到两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回来,好奇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等到两人解释了一番刚才的经过后,秦兰看着小孤女的眼神中不由带上了怜惜之色,说道:“这丫头也是可怜,小川,湄儿,你俩快去城中药铺,买些治跌打损伤的药回来,我先给她洗个澡,等你们回来立刻就给她上药。”

    小孤女,被转移到了秦兰的怀中,她对于秦兰,也没有抗拒。

    兄妹两人,急忙去城中的药铺买好了药,回来的路上,穆湄忽然神秘的说道:“哥,你觉得那丫头的眼睛是怎么一回事?”

    “这我哪里知道,不过,也就是眼睛的颜色有点奇怪罢了,说不定是她祖上,有比较稀少的胡族血脉?所以出现返祖现象,总之,肯定跟什么灾祸扯不上半点关系,”穆川想了一下,说道。

    “哥,我不这么认为,你还记不记得?三祖当年,在得到了《双生诀》的秘籍后,因为好奇,曾经跑去过很多地方,搜集一些比较特殊的资料。”

    “我当然知道,主要搜集的是,关于双胞胎身上的一些异常表现的资料。”穆川答道。

    “我记得娘跟我说过,说当时的三祖,还发现了一些存在于人身上的特异之处。比如有的人,天生听力异于常人,不用修炼任何耳功,就能够清晰听到几百米之外的声音,还有的人记忆力超凡,可以做到一目十行,还能过目不忘,不过,一些痛苦的事情,也因此不能忘怀。其它的诸如天生神力,鼻子比狗还灵,可以将一个月的账本在一个时辰内算出等等一些异常现象也为数不少。”

    “你的意思是……你怀疑那丫头的眼睛,是这种人身特异之处外在的表现。”穆川讶然道。

    “对啊,我们回去之后,可以问问她的眼睛有什么异常之处。说不定,她就是属于那种,天生目力超越常人的特异之人,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捡了个宝回去?”穆湄兴奋地说着,还激动地比了个手势。

    “天生目力异于常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在武学一道上确实有着不错的前景。阿秀的那门《幽冥幻鬼身》,不是非瞳术不能破么,如果换成是这个小丫头的话,会不会即使不会瞳术,也能看破了?可惜阿秀不在,要不然倒是可以试一试。”

    等两人回到商行的时候,秦兰也给小孤女洗完了澡。

    “哥,你先在外面待一会。我和兰姨进屋,给这丫头敷药。”穆湄轻声道。

    穆川也看出了那小孤女对于他的警惕,颇为无奈的抚了抚额,在外间等待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后,三个才慢悠悠地出来。

    小孤女已经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遮住了身上的伤处,清瘦的小脸也洗干净了,看得出五官很标致,可几块存在于脸上的青肿却破坏掉了美感,不过也因此更让人觉着怜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