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还疼不疼了?”秦兰摸了摸小孤女的头发,柔声问着。

    小孤女坚强地摇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穆川走过去,好奇地问道。

    小孤女看到穆川,嘴唇抿了抿,没有回答。

    “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你告诉姐姐好不好?”穆湄亲切地摸着小孤女的手,笑着说道。

    换成是穆湄问她,这小孤女的表现又不一样了,她神态放松,用稚嫩的语声回答道:

    “爷爷说,捡到我的时候,我的眼睛,像夜空中的璇星,所以给我起了个名字,叫紫璇。”

    “紫璇么,不错,蛮好听的。”穆湄看着小紫璇那双闪亮的紫色眸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小璇儿,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什么异常之处。”

    小紫璇困惑地看着穆湄,摇摇头。

    “有没有异常,问她自己可不是个好办法,毕竟,就算她的视力超过常人,或许也会以为,别人都跟她一样呢。”穆川说道。

    “哥,要不这样吧,现在已经晚上了,我们吃个饭,然后你和兰姨去功绩堂,我就待在这儿陪小紫璇玩会儿,顺便试一试她的眼睛究竟有没有特殊。”穆湄提议道。

    吃完晚饭后,穆川和秦兰都换上了一副黑衣蒙面的打扮,趁着夜色,翻屋越瓦,来到了城中一处偏僻大宅院的门前。

    这时候,正好也有一个黑衣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双方错身之际,都互相打量了一眼。

    这个黑衣人,披着一件由黑色羽毛编织成的斗篷,走动之际,那羽毛便会有韵致地律动,看起来极为的华美。

    她的脸上,戴着一个形式奇特的乌鸦面具。

    这个乌鸦面具,由鸦身部位覆盖住额头和发际,鸦喙却长长地垂下,穿过眉间,遮住鼻子和嘴巴。所以,仅仅是只能看到她半张美妙的侧脸。

    黑夜之中,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透着冷漠之色,淡淡地瞥了穆川和秦兰一眼后便不再关注,那黑色的斗篷呼的一展,羽毛颤动,整个人便轻盈地腾空而起,如一只黑夜中的乌鸦一般疾速掠去,纵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这个人,好高明的轻功,比白天那刘传艮也不差多少。不过看她的脸,应该年纪不大,不可能是金牌刺客,所以,她应该是个银牌刺客吧。”穆川看着那消失在黑夜之中的身影,喃喃说着。

    “是她。”

    秦兰的脸上却有些凝重之色,慢慢说,“你说得没错,她确实是一个银牌刺客,不过,她这个银牌刺客,却与众不同。”

    “哦?怎么个与众不同法?”穆川颇感兴趣地问。

    “她是以三流高手的修为,晋升为银牌刺客的。”秦兰沉声说。

    “什么?”穆川的眼睛中立刻露出惊色,不能置信地出声。

    之前,在与那建昌府的联络人员周老三交流时,他可是得知,三流高手想要晋升为银牌刺客,可是必须独立杀死五名二流高手才可以。

    “兰姨,这不对吧,她是不是靠着长辈的辅助,才杀死的五名二流高手?”穆川很快想到了这点,惊疑地说着。

    毕竟,妹妹之前能杀死祝昂,也是捡的银斧军的便宜,但银斧军避之还唯恐不及,绝不可能主动声张此事,所以,说是自己“独立”杀死的,也没什么问题,毕竟死无对症。

    “不会的,盟里之所以这么设定,就是防得有人捡漏。如果是通过作弊晋升,那并无什么意义,毕竟,就算是能接取银牌任务,没有实力也纯粹是找死。”秦兰摇头道。

    “姨,那她究竟是什么人?以三流的修为,就已经猎杀了五个,甚至可能还不止五个的朝廷二流高手,这份实力实在是可怕啊。”穆川惊叹着。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的刺客名号叫‘羽鸦’,可能是某个高人,或者隐宗的传人?”秦兰不确定地回答道。

    “‘羽鸦’么……”穆川念叨着,似乎是要把这个名字深深记住,接着他又问,“何谓隐宗?”

    “隐宗,指一些不显扬于人前的门派,他们可能连门派驻地都没有,只以普通人的身份混迹红尘,也可能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轻易不踏入江湖。”

    “原来是这样。”

    听完这些,穆川目光闪动,沉思着,然后说:“如此说来,如果是隐宗的话,在浩劫之中受到的影响应该会很少?江湖多纷争,这么一个退隐江湖的方式,倒是颇值得借鉴。”

    “可惜现在也不同了,当初,武林还在的时候,我们这些显世的门派,是充当了帮他们吸引注意力的角色,可浩劫之后,武林覆灭,这些隐宗的传人,一旦露出稍微的马脚,那都是要多显眼有多显眼,朝廷怎么可能放过。所以,这十年来,隐宗的传人是纷纷出世,听说给朝廷,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秦兰娓娓说道。

    进入大宅院,经过了两道探查身份的关卡,两人绕了几绕,进入了一座大殿。

    一个鹤发白眉,面如树皮的老者正盘膝坐在大殿的一角,他猛然睁开眼,神目如电一般扫了两人一眼后,就又缓缓阖上了。

    不过被这么一扫,穆川却已感觉背脊都有些发凉。

    这座大殿,陈设着几个大柜子,有两个人正在整理着柜子中的东西,并未往穆川这边多望一眼。倒是在一个柜台后面,有个穿着深蓝色锦衣,懒洋洋躺在椅子上,手中还把玩着核桃的中年人,看着他们,波澜不惊地说:“菁兰,黑隙?来此有何贵干?”

    来之前,穆川就听兰姨说了,此人,叫徐发,是一名蜀山派的二流高手,被派来主管此地。虽然修为不算强,但背靠着蜀山派,所以一般人都不愿得罪他。

    “徐师兄,我此次前来,是以往日我们水月阁积攒的功绩,来兑换武学的。”秦兰不卑不亢地说道。

    “我是来晋升为银牌刺客的,同时,也请师叔把我这次收获的功绩,一并算到阁中。”穆川抱了抱拳,如是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