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陷入了沉思之中。(书^屋*小}说+网)

    这些功法,还都是蛮不错的,需要仔细斟酌一番。

    比较遗憾的是,没有那种修炼速度快的内功。

    《熊王气功》首先被他排除了,这功法虽然需要的功绩最高,威力大概也最强,但修炼条件有些苛刻了。

    想找一个体格壮如一头熊的人,可并非易事,或许在一些蛮族部落可能会有。

    《藏剑诀》,《打洞劲》都是侧重于攻击,若要选择的话,择其一便可。

    《蝎毒功》,《乙木心诀》,都是炼化药物之力为己所用的武学,一个对敌,一个疗伤,可以考虑在两个之中选一个。

    《云极两仪功》,如果用阳仪施展《云游步》,应该会相当不错,阴仪的话,因为自身含侵蚀之力,所以最好是搭配一门能起到类似效果的阴寒属性武学,才能相得益彰,这就需要额外的一笔功绩支出。

    《蹈浪诀》,适宜水战,如果能学会了,倒也蛮不错,毕竟他的《镜花水月功》能够模拟功法,技多不压身。

    “选好了没有?”那边,徐发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穆川此时,却正在心里跟妹妹联系着。

    “湄儿,这几门功法的情况我已经跟你说了,其实都还不错,想选出来不太容易。所以不如这样,你选一门,我选一门,如果有多余的功绩,就再看看有什么其他武功可以兑换。”

    “哥,我想好了,我选《乙木心诀》。”穆湄的声音,很干脆地回答着。

    “这么快就选好了?为什么要选这门功法呢,它可没有多少威力。”穆川讶然道。

    “因为,我要是会了这门功法,在哥哥和娘亲受伤的时候,我就可以为你们疗伤了。”穆湄轻轻地说。

    穆川的心中涌过一道暖流。

    面对妹妹的这种真挚情感,他只在心里默默体会,没有付诸言余,因为会显得多余。

    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才做好了决定,向那徐发说:

    “我们就选,《打洞劲》和《乙木心诀》。”

    至于为什么选《打洞劲》,而不是《藏剑诀》,穆川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在对敌沙马伍且的那一战,他感觉到,以他三流的修为,在面对拥有护体真气的二流高手时,如果对方有警惕,他很难给对方以重创。

    而且,此次的任务目标,乃是嘉定府防卫副使,拥有不少手下,《打洞劲》的发挥,应该会更平滑一些。

    当然《藏剑诀》也是很不错的,也适合刺客使用,日后可以再兑换。

    “功法的修炼者是谁?规矩你们应该知晓,每兑换一次功法,只能选择一个修炼者,并且该修炼者也决不能将该功传给别人,盟里开放功法兑换的目的,是鼓励对朝廷进行复仇,而不是将功法外传。一旦有受益者胆敢将功法外传出去,盟里一定会杀无赦,所有因此而学得该功的人,也会被盟里直接废去武功。”徐发沉声说。

    “我明白,这两门功法的修炼者,请都登记为,水月阁‘黑隙’。”穆川平静地说。

    不过他心里却有些波澜起伏。

    他之前还真不知道这个规矩,不过想想也是。

    如果每个兑换完功法的人,都可以随便外传的话,那就全乱套了,功绩的作用,就会大幅缩水,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盟里的人向朝廷复仇的热情。

    穆川的目光看向兰姨,却见她也正投过来一个会心的微笑。

    之前,兰姨让他们兄妹俩,共用一个刺客身份。

    现在他才算体会到了这样做的好处,如果妹妹有另外一个身份的话,为了避免盟里追责,他就需要兑换双份的功法。

    一份《打洞劲》三十万,一份《乙木心诀》加修炼药物二十二万,再乘以双倍,就是一百零四万,他压根儿就支付不起。

    如果以后被盟里追究,也不怕,因为登记的是“黑隙”,在江湖中,两人共用一个名号的事也并不鲜见,挑不出毛病来,算是利用了一个小小的漏洞吧。

    “你确定?这可是两门内功,你一个人修炼?你就不怕,真气属性冲突,爆体而亡?”徐发惊疑不定地看着穆川。

    一般来说,一个人,只会修炼一种内功,如果想修炼新的内功,必须把之前的功法散去。

    不过,如果两种内功契合度高,或者,阴阳相济,或者,冲突很小,也可以同时修炼。

    比如,他们水月山庄,历代庄主都用《镜花水月功》模拟《伏牛功》和《灵燕诀》,对外却宣称,这两种功法起到互补作用,相互之间冲突极小,因此可以同时修炼,来达到隐藏《镜花水月功》的目的。

    但修炼三种内功以上的人就很少了,正如徐发所说,很可能因为真气属性冲突,爆体而亡。

    “《乙木心诀》是比较少见的,属性带有生发,比较平和的真气,我如果拿它与《打洞劲》合练的话,相信冲突会比较小。”穆川心念一转,找了个借口,回答着。

    “但愿你别就这么窝囊的死了,你们阁主为了培养你,倒是花了大力气,竟然连自己辛辛苦苦才攒下的七十多万功绩都任你挥霍。”徐发颇有些酸溜溜地说着。他的师父,当年可没有对他这么好过。

    穆川在心里,也不免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没办法,谁让我是她儿子呢。

    “你们还有二十一万五千的功绩,还兑换别的么?”徐发又问。

    “我还想兑换,百草门的保命灵丹,不知道有没有。”穆川沉吟了一下,说道。

    本来是打算有多余功绩,再兑换其它武功的。或者也可以先留着,日后兑换《藏剑诀》。

    可刚刚妹妹的那番话,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武学再重要,又哪里比得上母亲和妹妹于他的重要之万一。

    此次执行任务又很凶险,如果因为吝惜一点功绩,导致母亲和妹妹出了一点意外,他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他决定,兑换保命的东西,而百草门的保命灵丹,在当年的武林可是有很大威名的,他也信得过。

    “当然有,不过百草门的保命灵丹,可是珍贵物,要的功绩不低,你是要三万功绩的,五万功绩的,还是十万功绩的?当然更好的也有,不过你们的功绩却不够了。”徐发回答道。

    “十万的吧,我要两粒。”穆川稍一考虑,便做出了决定。

    这种保命之物,他要的话自然就要最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