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儿,有没有检查出什么异常?”穆川问。

    “我也想,可惜没有。”穆湄摇了摇头,说,“我陪这丫头玩了几个游戏,可她的表现似乎与普通的女孩子一样。”

    “这样吗?或许是她年纪还小,也或许是我们暂时没发现,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想多了,她的眼睛只是单纯的颜色不同。不过,这些也都不重要,这丫头的身世有些太可怜了,希望她今后能有一个快乐的生活。”穆川叹息着说。

    “哥哥,你说我们教她练武好不好?因为,一旦练了武,就意味着要踏入江湖,从此是非纷争就绝不会少,那样还会有快乐的生活吗?”穆湄迟疑着说。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不过这丫头,既然天生妖孽,就注定不是一个凡人,想过普通的生活恐怕也没有可能,所以,我们教她武功是没错的,至少,她能够自己保护自己。”

    “哥,你怎么也说‘妖孽’两个字啊,那明明是那些愚夫愚妇,没有见识,在那里妖言惑众。”穆湄嘟着小嘴道。

    “此妖孽非彼妖孽,也有可能,是非常厉害之妖孽。”穆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第二天,在小紫璇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穆川和穆湄和她道了别,又在这城中采购了一些物品,便回谷了。

    等见到了娘亲,两人先是把这次的事情交代了一下,然后穆川便问道:“娘,盟里给的,这次刺杀姚剑钧的任务期限,是多长时间?”

    “三个月。我们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吧。”秦素娘回答道。

    “这样……我打算先苦练《灵蛇潜息诀》,先练到能隐匿自身修为的地步,这样就可以扮作普通人前往嘉定府潜伏。其它功法,因为时间太紧,只要能修炼到初步入门我就满足了。”穆川想了一下,说道。

    “练功方面,你们两个也不用着急,《镜花水月功》和《双生诀》,这两门功法的修炼,耗去了你们在这深谷的十年中,泰半的时间,才导致你们两个没有太多时间去修习其它武学。但这两门功法都神异无比,只要你们两个慢慢修炼下去,日后的成就自然不可限量。”秦素娘缓缓说道。

    “我们晓得,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请娘多多指点武功。”兄妹两人点头。

    于是,穆川和穆湄就开始了一段没日没夜的修炼生涯。

    无论是饮食还是杂务,都由娘亲打理好了,包括修炼《乙木心诀》所需要的药物准备,两人也不需要操心。

    只是,其它功法倒还好说,无非就是按部就班的修炼。

    唯独这《乙木心诀》,穆川却有些担忧。

    虽然号称是“修得镜花功,无功不可拓”,但《乙木心诀》却多了个吸收药力的环节,还能不能成功地模拟呢?

    无论是祖辈的经验,还是功法自身的记载,对于这一点都没有提及。

    如果万一不能模拟,那这番可就亏大了。

    这般的忐忑之中,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穆川才算是完全放下了心。

    《乙木心诀》,初步模拟成功。

    他发现,《镜花水月功》的神异之处,确实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用镜花水月真气模拟的乙木真气,不仅具备乙木真气的一切特性,还能够按照《乙木心诀》的吸纳药物之法,照常修炼。

    《灵蛇潜息诀》的修炼,在娘亲的悉心指导之下,进展也相当顺利,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够做到隐匿自身修为了。

    正当穆川打算憋一股劲,将这门功法再推演一个境界,然后就前去嘉定府的时候,一个消息却打乱了他的部署。

    “慈安法师来消息了?”

    穆川一怔,旋即又一喜。

    这段时间的辛苦修炼,却令他差点忘了,他还有一本蛮族的武学秘籍在慈安法师那里,等待翻译。

    如果那是一本高阶武学的话,对于此次执行任务,或许会有不小的助益呢。

    “湄儿,你在家好好修炼。”

    “娘,我去去就回。”

    在妹妹不情不愿的目光中,母亲吩咐小心的语声下,穆川独自一人,启程前往了建昌府。

    到达建昌府后,穆川马不停蹄,立刻奔往了光福寺。

    见到慈安法师后,他面露喜悦,迫不及待的开口:“大师,那兽皮上的武学,你已经成功破译了?”

    慈安法师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怪异,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穆川,白色的眉毛颤了颤,然后指着旁边的椅子,说:“施主且稍安勿躁,先坐下来吃杯茶吧。”

    虽然说,心里还有些焦躁,但穆川却也知道,修行之人,最讲究一个清心静气,他也不能失了礼数,于是也就坐下来喝杯茶,调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

    “施主你可知道,古哀牢国,以何物最为出名?”慈安法师摸着胡须,却考较起了一个问题。

    “大师,如果你问别人这个问题,或许还真会被你难住,但不巧的是,在下一直隐居于哀牢山,哀牢山可是哀牢国的故地所在,我自然有所了解。这个答案是——象。”穆川微微一笑,沉静地回答着。

    “哦,竟还有这般巧合?看来缘法所在,此物和该为你所得啊。”慈安法师讶然之下,不由感慨了一声。

    “难道那本兽皮上的武功,竟然与大象有所关联?”穆川精神一振,说着。

    “不错,在我们炎朝的史书中,对古哀牢国还有一个称呼,叫做乘象国。其国,以象为宝,特别擅长,蓄养大象。因为该国民众出行,也多乘大象,蔚为壮观,我们炎人的先辈看到后,就以‘乘象国’称之。

    因着与大象的亲密关系,哀牢国人,从大象的身上挖掘出了无穷的宝藏。

    而这些宝藏的精华,就记载于哀牢国的镇国神器,《神象宝典》之中。”

    慈安法师娓娓讲述着。

    “难不成,我那本兽皮,就是这《神象宝典》?”穆川惊喜之下,不由失声。

    “当然不是。”慈安法师缓缓摇了摇头,在穆川失望的神色中,他的目光中闪露出一丝笑意,补充道,“或者说,不全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