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你的意思是,我这兽皮,是《神象宝典》的一部分?”穆川来了精神。

    “没错,《神象宝典》,是一本顶级宝典,共分为五个部分,分别是,《神象圣力功》,《神象圣皮术》,《神象汲水劲》,《养象术》,《驯象法》。前三部分都是武功,后两部分则是知识。

    当年哀牢国灭亡后,这《神象宝典》便一分为三,其中,核心功法《神象圣力功》和《养象术》,《驯象法》依然被哀牢王室后人所持,后来创建了神象部落,至于《神象圣皮术》和《神象汲水劲》,则在战乱中不知所踪。”

    慈安法师以回忆的口吻叙说着关于《神象宝典》的这一段历史。

    顶级宝典么?

    在功法之中,有不少是并不独立存在的。

    比如段家的《一阳指》,是一门顶级的指法没错,但此功也同样包含内功,并不能单纯的以指法看待。

    还有一些功法,是成系列的,比如在功法名字后面,贯以“经”,“典”,“录”,“策”类似词汇的秘籍。

    这种成系列的秘籍,价值往往极大。

    《神象宝典》中的三门功法,应该是一流,其中《神象圣力功》是内功,这三门功法加起来的价值,可以媲美顶级武学,所以是一门顶级宝典。

    至于《养象术》和《驯象法》的价值就不好说了,似乎普通的武林人士,得到了也并无一点用处。

    “那我这门功法,就是《神象圣皮术》了?”联想到兽皮上的图画,穆川很快得出了答案。

    “没错。此功,乃是一门上乘的横练功夫,练成之后,可使自身皮肤,厚如一头大象,刀剑不入,内力难伤。”慈安法师说着,把那张兽皮递还给了穆川,同时还递过去一本小册子。

    穆川打开小册子翻了翻,正是用炎语翻译的《神象圣皮术》。

    不过他此刻却无心细看。

    妹妹正在他心里,大喊大叫着:“哥哥,快跟这个老和尚说,要赔我们一门一流武功,他当初可是答应我们,不论这兽皮上记载的,是什么武功,他都赔我们一门同样价值的,作为出家人,可不能打诳语啊!”

    不过,穆川只是定定地看着慈安法师,却始终没有说什么。

    “施主为何这般看着老衲,难道是担心,老衲将这门功法翻译得不够好?”慈安法师奇怪地看了穆川一眼,问道。

    “没什么,大师的学问,在下又怎么可能信不过?此番颇劳大师费心了,在下家中还有事,这便告辞。”穆川拱拱手,收好物品便起身,欲要离开。

    穆湄却更急了,在他心里不住嚷嚷道:“哥,你倒是快说呀,怎么能就这么走了,这个老和尚要抵赖,可不能放过他!”

    不过这时候,那慈安法师的老脸上,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且慢。”

    他抬手示意穆川先坐下,然后说,“施主可是忘了,当初老衲,可还答应过你们一件事呢。”

    “大师说笑了,此番能翻译出这门《神象圣皮术》,秦某已经感激不尽了,至于其它的话,不过是一时戏言,又何必当真?”穆川淡笑着说。

    “好,不急于功,不近于利,施主倒让老衲令眼相看了。既然如此,老衲索性就再赠你一场缘法。”慈安法师赞叹了穆川一句后,捻须微笑了起来。

    “大师,你这是何意?”穆川一怔。

    若仅仅只是回赠一门功法,这慈安法师,应该不至于如此说为。

    “老衲这里有一桩机缘,却担心所托非人,因此并未说出,适才你若是开口,我会赠你一门一流武功,不过这一桩机缘,你也将错失掉。”慈安法师缓缓说着。

    这下子,穆湄才算是彻底消停了。

    穆川却精神一振,问道:“不知道大师所说的缘法是?”

    “施主可还记得,之前你与你的妹...不不,弟弟来老衲这里的时候,老衲曾出手,将你们两个吸了过来?”慈安说道。

    “当然忘不了。大师的修为,在下佩服。”穆川苦笑着,那种生死操于人手的感觉,当时可还让他一阵难受。

    不过刚说完,他很快就心中一动,失声道,“难道,大师你那天施展的,竟然是《神象汲水劲》?”

    大象汲水,可不就是用的吸力么?

    “不,并不是。”慈安摇头,不过很快又补充道,“那是我在一个部落中,和蛮人学习到的一个内力运使的小技巧,但是自从翻译了《神象圣皮术》后,我却敢肯定,我学到的这门小技巧,应该是脱胎于《神象汲水劲》。”

    “这么说,大师知道的,是关于那《神象汲水劲》的线索?可是,就算大师告知了我,我也并不懂蛮语,想要顺藤摸瓜去寻找,恐怕并非易事。”如果能找到《神象汲水劲》自然是一件好事,不过思及其中的困难,穆川不由皱眉。

    “这个简单,我可以将我掌握的所有关于蛮族语言的知识,全部传授于你,不知施主可愿意?”慈安法师微笑了起来。

    “愿意,当然愿意!”穆川不由面露惊喜之色,连声答应。

    通过这次意外得到《神象圣皮术》的事件,他隐隐感觉到,蛮族部落,还真是一个宝。

    炎人轻视蛮族,加上不懂蛮族语言,才让他捡了个漏,广大的蛮族部落,其中一定有着不少的宝藏,但因为语言障碍的原因,旁人难以去挖掘。

    也只有慈安法师这样的人物,为了弘扬佛法,几十年如一日的深入蛮族部落,才渐渐成为了一名蛮族语言大家。

    如果能学到慈安法师的蛮族语言知识,他就可以去各个蛮族部落,挖掘宝藏,能得到的收获之大,实难想象。

    “很好,不过,施主还需要答应老衲一件事。”慈安法师神色郑重了起来,说道。

    “大师请说。”穆川也神色一肃。

    “蛮族部落,虽然未曾开化,其中有不少野蛮种群,但亦有不少民风淳朴之所在,施主须答应我,若是蛮族部落不对你怀有恶意,你不得利用老衲传授于你的语言知识,对其为非作歹。”慈安法师怀着慈悲心,厚重地说着。

    “大师请放心,这一点,我会谨记,不敢有违。”穆川重重点头,答应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