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慈安法师的安排,他需要在这里一直学习下去的,不过因为还有任务在身,他只能委婉地说自己脱不开身。

    于是,慈安法师便定了一个折衷的计划,先让穆川在寺里学习五天,教他一些入门的知识,然后再将大量需要记忆的内容交于他回去之后背诵、掌握,等穆川下一次前来,再进行更深层次的学习。

    “哥,你怎么识破,那个狡猾的老和尚是在考验你的,害人家好丢脸……”穆湄害羞地说着。

    穆川忍俊不禁,回她道:“我可没有识破,只是,做人切不可贪得无厌。慈安法师并不欠我们什么,相反还帮助我们翻译了《神象圣皮术》,你让我向人家索取功法,却教我如何开得了这个口?”

    “这样啊……”穆湄若有所思的呢喃着。

    在光福寺学习了五天蛮语后,穆川回了家。

    他这才有时间,把那记载《神象圣皮术》的兽皮和小册子拿了出来,一家三口人便在那里围观。

    自己的功法,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可以任意地传给别人。

    “这门横练功夫,相当高明。”秦素娘的眼光,可不是穆川和穆湄能比的,她看了之后,立刻点评道,“大象的皮,防御能力极高,在普通的动物之中,也就只有犀牛可堪比拟,古哀牢国人,因为崇拜大象,所以他们的武学,也是以模仿大象的优点作为出发点。

    《神象宝典》是哀牢国人,智慧的结晶,这《神象圣皮术》一旦练成,就可使自身皮肤的防御能力,达到可与大象比肩的水平,如果再持续修炼,将这功法修至巅峰的‘圣皮’之境,就可以比拟数头大象,到时候,估计一流以下的高手,都对这‘圣皮’无可奈何,而就算是面对一流以上的高手,这身‘圣皮’也凛然不惧。”

    “如此说来,一旦我练成这圣皮之境,岂不是连娘亲都拿我没办法了。”穆川有些小激动。

    不过,就在他乐呵的时候,秦素娘却猛然揪住他的耳朵,哼了一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想造反了是不?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么个,让我拿你没办法。”

    看到这一幕,穆湄捂嘴偷笑不已,穆川却只能是歪着脖子,苦着脸,在那里大声喊冤道:“娘啊,你刚才一定是听错了,你这么英明神武,孩儿就算是再修炼个一万年,也可不能是你的对手啊,又如何胆敢造你的反。”

    “你知道就好。”秦素娘又瞪了他一眼,这才放下了手。

    穆川苦笑着去揉自己的耳朵,一边又说道:“可是,娘,既然这《神象圣皮术》这么厉害,为什么它却不算是一门顶级功法呢?”

    “很简单,我问你,如果一门功法,修炼一千年后,就可天下无敌,但没修成之前,威力几等于无,它算是一门什么级别的功法?”秦素娘问道。

    “我知道,肯定是不入流。”穆湄抢先回答着,“因为人根本不可能活到一千岁,这门功法,等于完全无用么。”

    “就是这个道理,评估一门功法的价值层次,并不能一味的以其最终能达成的威力来看,也需要考虑其修炼的成本和时间。

    江湖中,对于一门功法的评级,一般的,都是要综合其功效层次和成本层次,总体进行评判。

    就比如你们两个的《双生诀》,以其功效来看,评一门神功也不为过,但落在不能修炼的人手里,其价值甚至还不如三流武学。

    《双生诀》难以定级,也就是这个原因。

    《神象圣皮术》虽然厉害,但想修炼至圣皮之境,却太难了,那需要长时间的打熬,而且,修炼此功,对于人身的皮肤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压力,因此也需要使用药浴的手段作为辅助,在金钱上消耗不菲。此外,这秘籍上还提到,若想将这功修炼至圣皮之境,必须搭配《神象圣力功》,想取得此功,可殊非易事。”秦素娘缓缓讲述着。

    穆川倒是明白娘亲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云南有两宝,藤甲和大象。二者若皆得,云南王位望。”

    这句俗语中的“大象”,其实指的便是《神象宝典》中的《养象术》和《驯象法》,却掌握在神象部落大酋长,圣象大王的手中。

    神象部落,那可是云南的另一霸。

    凭借部落里的数千头大象,一旦集结起来发动冲锋,其威势,能将整个大理国都震上三震。

    那修炼《神象圣力功》的圣象大王,自身也是一名顶尖高手,手下亦有许多能人,想靠个人武力打败他也是极难。

    不过,如果真想取得《神象圣力功》,还是后者的手段更靠谱一些。

    一想象到,要面对数千头大象,穆川便头皮发麻。

    “不论如何,这《神象圣皮术》总归是一门一流功法,就算不能修至巅峰,也能提供不错的防御能力。娘,湄儿,你们两个,就跟我一同修炼吧。”穆川看着两人,说道。

    秦素娘倒是没说什么,穆湄的脸上却显出苦色,犹豫道:“哥哥,修炼这功,会不会让自己的皮肤,也变得和大象一样,粗糙厚重,那样的话,我还是……不要练了吧。”

    “这……”对于这个问题,穆川还真没有想过,一时间陷入了愣神状态。

    秦素娘却莞尔一笑,抚摸着穆湄的头发,轻声说:“你这丫头,瞎想些什么,人毕竟不是大象,修炼这功,只会让自己的皮肤更加完美。你若是担心肤色的问题,这个容易解决,回头,在药浴的时候,加一些具备美白效果的药草便可以了。”

    “这样的话,女儿就放心了。”穆湄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笑着说。

    于是,兄妹两人的修炼,因为又多了一门功法的原因,变得更加紧凑起来。

    至于那蛮族语言,穆川是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他算了算,因为要留下一个月的时间去完成任务,已经不剩下几天修炼的时间了,而对于那《神象圣皮术》,他还没有头绪呢。

    “不行的话,就拖到还有二十天的时候再去。”

    穆川颇感头疼地想着,时间这东西,真的是再多都不够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