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书^屋*小}说+网)

    穆川换了一身黑衣蒙面的打扮。

    临走之前,他叹息一声,默默地取出一百两的银票,扔在了床头,算是尽了他的一点心意。

    从房间的窗户离开后,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却并没有选择上屋顶,而是尽量选择阴暗的角落,隐蔽地行走。

    这里是大炎,他必须小心行事。

    接近城门的时候,他绕到城墙一侧,抬头向城墙上面,小心地观察着。

    月色昏暗,城墙上每隔一段,都有士兵在燃烧的篝火旁警戒,此外还有不少持着火把的士兵,在城墙各段行走巡查。几乎把每一个角落,都照顾到了。

    这戒备还挺森严。

    穆川暗暗惊讶着。

    在大理国,城墙上别说巡逻的士兵了,连站岗的都没几个。

    上次来大炎去的那个小县城,倒是有不少站岗的,却也没有这么多巡逻的士兵。

    这时,一个士兵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穆川的目光,用火把照着,探头扫视了过来。

    穆川赶紧躲入了阴影中,用《灵蛇潜息诀》的法门遮蔽自身气息。

    士兵没找出什么,继续巡逻去了,穆川的眉头却已然皱起。

    这般情况下,他如果还要继续翻墙,就有着暴露的危险,他必须想一个万全的办法,否则就只能先暂时放弃。

    正在穆川推演上墙可能遇到的情形与对策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传入他耳中。

    “嘿,兄弟,你也是来做案的?怎么不进城啊。”

    穆川一惊,循声望去,却见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人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

    “你是何人?”穆川眼光中露出警惕之色,沉声说。

    “不用这么戒备吧,咱们盟里,接了这个任务前来嘉定府的可不少,我都已经在这里做下几桩大案了,你啊,怎的到现在才来?”高大的蒙面人大咧咧地说着。

    “任务?什么任务?”穆川皱眉道。

    “兄弟,你不用试探我,咱们不都是,接了来嘉定府做案的任务,来报复那弑师叛门的姚剑钧么?不如认识一下,相互之间好有个照应啊。”高大的蒙面人豪爽地说道。

    还有这等事?

    穆川心念电转,心下浮现出一丝不满来。

    执行暗杀任务,当然是越隐蔽越好,他没料到,盟里居然还派了一些人来添乱。

    这就相当于打草惊了蛇,想再做什么就不方便了,比如这嘉定府的城墙,往日的戒备绝不应该这么森严才是。

    “不好意思,是我太紧张了,唐突了兄弟的好意。”穆川心思又一转,琢磨着与这人认识一下也不坏,便抱拳说道。

    “我是……”

    正当高大的蒙面人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城墙上又有士兵经过,用火把往这里照过来。

    他便止住语声,灵敏地躲开,过了片刻才压低声音,向着穆川说道:“我是‘虎头’,擅长拳法。”

    “我是,‘黑隙’,擅长...”

    顺着虎头的那话答下去,穆川却发现,自己的思维陷入了一刹那的停滞。

    擅长?

    我擅长什么?

    他还真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擅长...暗杀。”

    穆川最终如是说着。

    好像从开始练武的时候,他就被娘亲有意识地往刺客的方向培养。

    “哦?看来兄弟你,是个专业的刺客?”虎头称赞了穆川一句,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自嘲道,“我是个散人,虽然也拿着铜牌刺客的令牌,实际上,也就一手祖传的拳法还拿得出手,并没有经过任何刺客的训练。”

    说着,那虎头还亮了亮自己的铜牌。

    穆川也拿出自己的铜牌亮了一下,然后不以为然地说:

    “什么是刺客?并不是说,需要经过怎样严格的训练,才叫刺客,只要能杀人,那就是一个好刺客,虎头兄又何必妄自菲薄。”

    “哈哈,说得好,这话我虎头爱听。黑老弟,来来来,咱们这便进城去,回头,我再引荐你,与在城中潜伏的几个兄弟认识认识。”虎头低声笑着。

    “行,虎头兄,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就杀上这一段城墙,我负责巡逻的,你负责站岗的,解决了那两个人后,我们再一起,翻进城去。”

    穆川想了一下,便指着头顶上的一段城墙,说着。

    “嗯?黑老弟,我们为何要杀上去?”虎头一愣,摸不着头脑地说道。

    “不是虎头兄说,要进城么,这城头上的士兵,最好是给解决了,不然万一被他们发现,不免麻烦。”穆川也奇怪地说道。

    “嗨!原来是这样。”虎头一拍大腿,无奈道,“怪我没说清楚,来,黑老弟,跟着我走。”

    一边说着话,那虎头已经在前带路,沿着城墙底下往前行走了。还不时的,低头找着什么。

    穆川也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那虎头的身形停住,蹲下身子,用了翻了一会儿便说道:“是这里没错,我先进去,你在后面跟着我就行。”

    穆川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的时候,那虎头已经一矮身,钻入土中消失不见了。

    穆川赶忙走过去,低头一看,发现在杂草的掩盖中,赫然有一个隐蔽的地洞。

    地道么?

    “有点意思。怪不得那虎头,会出现在这里,枉我还奇怪了半天。”

    穆川一俯身,便也钻入了这地道中。

    不知道在地道中爬了多久,等穆川看见光亮,从地道中爬出去的时候,发现所在的位置,正是在一个废弃的宅院中。

    虎头正抱着胳膊倚在门柱上,看到他出来,立刻嘿嘿笑了起来:

    “怎么样,这地道不错吧,这次前来执行任务的人中,正好有一个丐帮的兄弟,别看这地道挺长,却几乎没费他多长时间,就轻松搞定了。”

    “丐帮的?那敢情好,这打地洞,倒是一个好本领,却不知在这城中,他弄了多少个地道呢,如果多的话,只需要利用这些地道,就能够神出鬼没。”穆川眼睛一亮,击掌大赞着。

    “哈哈,具体有多少,你得问他,不过,光我知道的这样的地道,在这嘉定府中,就已有不少了。”虎头得意地说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