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客栈后,穆川休息着,等待深夜的到来。

    他的心有些乱,虽然在休息,却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但无论如何,总要面对。

    “就让我亲眼看一看,现在的武林人士,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吧。”

    穆川换好行装,在夜色中,一路小心行走。

    这时候,在拐过前方的一个街角时,穆川的脚步却陡然顿住。

    前方的屋檐下,有一个挑着灯笼的更夫,似乎是在打瞌睡,这时候,他正好睁开眼,往穆川的方向看了过来。

    穆川却一动都没动,只是眯起了眼。

    更夫的目光扫过,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似的,伸了个懒腰,起身,提着自己的灯笼和锣离开了。

    穆川这才迈动步伐,往另一个方向离去了。

    因为修炼了《灵蛇潜息诀》,他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普通人,没有修炼过武功,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很难察知到他的存在。

    然而,还没有走多远,穆川却皱起了眉头。

    隔着几个街道,隐隐有什么动静传来。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悄悄去看看。

    三个巡夜的士兵,正毫无气息地躺在街心,一个黑衣人,正用一把小刀,将这三个士兵的心脏挖了出来,然后就用这心脏里渗出的血,在地上画了颗草,又画了只蜂。

    他画画的动作很认真,很用心,就像是在画着他生命中,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

    可这幕鲜红的景象,被月色一照,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和冰冷。

    画完了整幅画后,他身上的那一套夜行衣,却连一点鲜血也没有溅到。

    这时,他坐在地上,捏着手中那三颗还在滴血的心脏,忽然出声了:“一起——吃么?”

    这语声说出,在夜色中,透露着一股子优雅的味道,仿佛是在邀请朋友,去某个著名的酒楼,一起品尝世间的美味。

    “你就是桑冬?”

    穆川从阴暗处慢慢走了出来,看着他。

    “这么美味的东西,看样子,你却不愿意品尝,真是可惜了。”

    桑冬遗憾地说着,并没有转头看穆川,只是取出一个心脏,放入嘴中,缓缓咀嚼了起来,不时发出轻微的“嘎滋嘎滋”声,那有滋有味的样子,竟仿佛真是在品尝什么极为好吃的东西。

    等吃完了整个心脏后,他还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舔了舔舌头,仿佛是在回味着,那依然残留在唇间的美妙滋味。

    穆川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桑冬这才转过头来,眯着眼看向了穆川。

    他的眼神,虽然冰冷,却并不像是野兽。

    一张瘦削的脸,本是苍白的,可似乎是因为吃了人心的缘故,却在泛出红色。

    可这依然是属于一张人的脸,脸上长着的也是,属于人的眼睛。

    穆川却已经心生警惕。

    一想到,这桑冬刚才吃人心脏时,那股子邪恶的样子,他就不由得不警惕。

    “怎么,对我有意见?”桑冬又开口了,语声中,透着一股子不满的意味。

    “你既然不是野兽,为何要吃人心?”穆川皱眉说着。

    “我吃的是凶手的心,饮的是仇人的血,如此大快人心之事,与野兽不野兽的又有何干系?”

    桑冬冷笑了一声,却又拿起第二个心脏,大嚼了起来。

    这时候的穆川,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在他的脸上,果然浮现着一股子快慰之色。

    只是这快慰之色,却似乎显得有些疯狂了。

    “如果说,这些士兵是我们武林的仇敌,那好,我问你,那王铁匠一家,你又为何要将其,满门诛绝!”穆川喝道。

    “哼,那王铁匠,虽然是民间手艺人,可却在为朝廷鹰犬,打造兵器,帮他们对付我们武林中人,我不杀他,难道还留着他,帮朝廷对付我们武林不成?”桑冬冷冷地说着。

    “那你又为何杀他全家,其中还包括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穆川阴沉着脸说。

    “斩草当然要除根,当年朝廷,不也是对我们这么做的?不管是哪个武林门派,就算只是其中打杂的,还不是被朝廷不问青红皂白,全部杀了?我留着那一岁的婴儿,难道是要等着他长大,然后修炼武功,成为朝廷捕快,向我们武林复仇?我除掉他,是为我们武林,除一祸患,你应当,感谢我才是。”

    桑冬舔着舌头,吧唧吧唧地,将第二个心脏也吃完了。

    “好一番歪理邪说!”

    桑冬这一番话,却是彻底激怒了穆川,他伸出手指着那桑冬,怒声叱喝道,

    “那王铁匠,只是一个民间打铁师傅,朝廷让他做什么,他还有拒绝的余地不成?

    照你这个说法,所有农民你都要杀了?因为他们种的粮食,养活了官军?

    不不,还不仅如此,连所有农民的家人,也都该死,因为杀掉了所有的农民之后,还必须斩草除根,否则他们,就有可能发动复仇?

    我倒想问问你,你是想将全天下所有的人,全杀了不成!

    很多百姓,本不该成为我们武林的敌人,却因为你这般的行径,让他们走在了,我们武林的对立面!”

    “啊!!!!!!!”

    从桑冬的喉咙中,蓦然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用手指我!”

    他额头上青筋暴露,陡然将最后一颗心脏,塞入嘴中,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一双疯狂而杀意的眼神,已经盯住了穆川。

    他脚步挪动,如同恶灵一般向穆川逼近,那嘴里嚼动心脏的声音却更清晰了,清晰得让人恶心。

    “没想到,我黑隙来到嘉定府,第一次交战的对象,却是一个盟里的武林‘同道’,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高招吧!”

    在说到“同道”两字的时候,穆川嘴角咧着,带着明显的嘲弄之意。

    “你给我死!”

    桑冬的身形动了,一动之间,就仿佛是随风而动的一颗草,落到了穆川跟前,那一根瘦削的指头点出,精准地击向了穆川的喉咙。

    这时候,在月色的银辉中,就可以看到,那桑冬的指甲长而尖锐,却泛着青黑之色,显然不仅致命,还包藏剧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