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兄,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可否请鼠兄,将打地洞的技巧传授于我?日后,在下必有所报。”穆川郑重地说着,他那腰,却一动不动,始终保持着一个鞠躬的姿势。

    地鼠尝试用力,却还是扶不动穆川,只得先松开手,然后一拍胸口,豪爽地说:

    “黑兄弟,你且不必如此,别看我老鼠人不高,长得也不好看,却决不是什么吝啬的人,你想学,我随时都可以教你,都是为了向朝廷复仇,谈什么所报不所报的。”

    停顿了一下,地鼠却又劝道,

    “不过,难道黑兄弟不觉得,这打洞,本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们丐帮中人,邋遢惯了,倒也无所谓,你又何苦费这心思?”

    “什么叫台面?

    若说农民上不得台面,可没有农民种地,站在台上的人吃什么?

    若说贩夫走卒,上不得台面,没有他们,又哪来那许多方便呢?”

    穆川立刻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然后,沉声说道,

    “实不相瞒,来到这嘉定府虽不过一日,可在下已深深感到,处于敌腹敌心的诸般不便之事。

    平时若居住在客栈中,其实很显眼,保不准会引来朝廷的眼线,若居住在民宅中,平时不慎露出马脚,引得居民举报,亦是十分危险,再则夜晚,有不少朝廷人马巡查,若高来高去,也完全是自寻死路。

    今日,见识了鼠兄的地道和地窖,却令在下茅塞顿开。

    我们刺客行事,本就该处于暗中,若得这地下之利,正是如鱼得水,只消一钻便没了影踪。

    所以,在下才冒昧恳求,请鼠兄将这一手惊人的绝技传授于我。”

    穆川的话语之中,透着无比的诚恳之心。

    地鼠一拍大腿,叹息道:“想不到,黑兄弟居然有这般见识,你这番话,真是说到老鼠我心坎里去了,你放心,若黑兄弟你想学,老鼠我一定倾囊相授,决不会有半点藏私。”

    “那就多谢鼠兄了!”

    穆川又弯着腰,向地鼠拜了几拜,才直起了身。

    可这时候,地鼠却又面露一丝难色,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也请黑兄弟在心里做好准备,我会教你,但不敢保证教的效果,因为,打地道这个东西,它的门槛并不高,就算是没有修炼过任何武功的人,也能打,但是,那速度自然就不敢恭维了。我老鼠之所以能做到这个地步,很大程度上,是依赖的我们丐帮的《打洞劲》,而不会这门功法的话,很可能会事倍功半,而出于丐帮的规矩,我也决不能将这门功法传于你。”

    穆川微微一笑,忽然伸出手,拍向了地鼠的肩膀。

    “嗯?这是……”

    感受着从肩膀处,传过来的穆川的内力,地鼠神色大愕,不能置信地叫道,“我们丐帮的《打洞劲》?黑兄弟,你怎么会这个功法的,难道,你也是我们丐帮的弟子,从其他分盟过来的?”

    “不可能,我见过黑老弟的刺客铜牌,那确实是我们大理分盟的制式,上面印着‘大理’两个字,不会错的。”虎头走过来,说了一句,便以好奇的目光看向穆川。

    “两位兄弟不必奇怪,这《打洞劲》,是在下长辈,用她的功绩于盟中兑换给我修习的,在盟里有登记,来路很正。”穆川摆摆手,解释道。

    这话一出,虎头和地鼠望向穆川的目光,立刻充满了无比的艳羡之色。

    “乖乖,我没记错的话,兑换《打洞劲》需要的功绩,好像得二十万吧,那得杀多少个朝廷鹰犬啊!黑老弟,你的长辈,对你还真是……”

    虎头摇头晃脑,啧啧叹着。

    “跟你比起来,我师父简直就是个吝啬鬼!”

    地鼠也哭丧着脸,咬牙切齿道,“虽然也教了我一身武功,不过等我成年以后,就嚷嚷着让我自力更生,将我直接给丢下不管了……”

    穆川挠了挠头,傻气地笑了起来。

    心里却美得很。

    “黑老弟,既然你要和老鼠学打洞,那么,这几天就待在这里吧,任务的事,却不必急,除非是发生什么大事,惹得朝廷震怒,否则,只要我们隐藏得好,有足够的时间再做上几票。”虎头说道。

    “你们说,我们要不要,干脆直接将那叛徒姚剑钧给直接做掉,岂不万事大吉了?”

    穆川突然迸出这句话来,却是立刻将虎头和地鼠吓了一大跳。

    “黑兄弟,你没开玩笑吧?你不会是打算,让我挖个地道,直通那武卫司防卫副使,姚剑钧的房间吧?”地鼠瞪大着眼睛,看着穆川,叫苦连天,“那样,你还不如干脆杀了我算了,那武卫司,可是有修炼耳功的人,除非先解决他们,否则打地道的时候容易被发现,而且,就算真的把地道打出来了,咱们三个并肩子上,也扛不住那姚剑钧的三招两式吧?毕竟,那姚剑钧可是黑榜高手,当然,现在变成了红榜高手。”

    “黑榜,红榜,那又是什么?”穆川疑惑地问道。

    “黑老弟竟然不知么?也是,你应该是初入江湖,我给你讲一下。”

    虎头奇怪地看了穆川一眼,旋即又露出释然之色,解释道,“浩劫之后,朝廷列了个黑榜,将我们武林的强者和有潜力的后辈列入其中,只要能击杀黑榜高手,朝廷就会给予极大的重赏。我们武林盟,也在后来,列了一个类似的红榜,只要能击杀红榜上的朝廷高手,就能得到,‘红色功绩’。”

    “红色功绩?这个红色功绩,与普通的功绩有什么区别呢?”穆川问道。

    “区别可大了,比如我们丐帮的《打洞劲》,你可以用攒下的普通功绩兑换,但换成我们丐帮的顶级武功,《打狗棒法》,你这普通功绩,还能兑换么?”地鼠抢着说道。

    “难不成,这红色功绩,连盟里不开放的功法也能够兑换?”穆川脸色一变,震惊地说着。

    “对!只要你有足够的功绩,你就可以在武林盟下属的任何门派,兑换自己想要的任何功法,包括顶级功法和神功,该门派不能拒绝,不过你也只能自己修炼,决不能将功法传给别人。”地鼠点点头,说道。

    “那样的话……”穆川的目光中,有憧憬之色闪过。

    “黑老弟,我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幻想过。”虎头拍了拍穆川的肩膀,露出一个苦笑,“可是,你也不想想,红榜上的,都是何等样的高手?这个红色功绩,依我看,不过是个喙头罢了,切不可被它迷失了心性,我们武人,应该脚踏实地地修炼。不要因为一时的盲目,送了性命。”

    “在下省得了,多谢虎兄指点。”穆川也笑着拍了拍虎头的肩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