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这时候,才发现体型小的好处来。

    地鼠刨的洞,以他的身型却是钻不进去,想要追,还必须先往四周挖大一圈。

    况且,不论是《打洞劲》的造诣,还是打洞的经验,穆川都与地鼠有着不小的距离。

    而这么一耽搁,地鼠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穆川只得悻悻然放弃了追击,却还是有点不甘心,等来到了那座地窖的时候,虎头正愕然望着他。

    “黑老弟,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

    “地鼠呢!”穆川咬牙切齿地道。

    “你不是和他去实战了么,怎的却回头来问我?”虎头满头雾水地说道。

    “不要跟我提实战这两个字!”穆川生气地一甩袖子。

    “地鼠这家伙,是不是得罪你了?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一定揪住他的脖子,将他扣押住,让他乖乖地听候兄弟发落。只是不知,他究竟犯下了何事啊。”虎头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着。

    “算我看走眼了,以为这家伙,相貌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却是个豪爽之人,没想到,竟然一肚子坏水。”

    穆川从牙缝里挤出声音,见虎头似乎有追问的意思,他却不待虎头说话,就一个转身,加快脚步离开了。

    “我先离开几日,你若发现那头老鼠的踪迹,就按照老方法,给我留消息吧。”

    “好的,黑老弟自己也请小心。”虎头答应下来。

    离开了地窖之后,穆川先是回到了自己当初订下了几天的客栈。

    虽然这回,被那地鼠害惨了,但还是正事重要,穆川平复了一下心绪,烧了桶热水,开始洗澡。

    一边搓洗着身上的污垢,他一边思忖下一步的行动。

    “这座客栈,我连续两天没有出现,还是不要多待了,免得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过几天,娘亲和妹妹也要过来,人多了,目标更大,会增加曝露的危险。”

    “既然学得了打地道这一技能,我应该好好利用才是。”

    “地鼠那座地窖,离武卫司的距离,却是有些远了,不方便我执行任务。”

    “而且,我还有两个女眷,也不可能和他们待一起。”

    “所以,我不如趁着这几天时间,打造一座属于我自己的地下居所,要隐蔽,还不能离武卫司太远。”

    “我现在体力和真气都不足,休息一下,明日再行动。”

    洗完澡,穆川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模拟《打洞劲》运转,一边恢复真气,一边也在拿今日打洞时,使用这门真气的收获进行总结和印证,提高自己的修为造诣。

    第二天,穆川收拾好行装,退了房,又去武卫司周围,打起了转。

    虽然是故地重游,可这一回,他的眼界却已变得不同了。

    地下这一片陌生的世界,开始褪去神秘的光环,对他敞开胸膛。

    一座荒凉的宅院,引起了穆川的注意。

    “什么,这座院子,竟然闹鬼?”穆川掩饰不住惊讶的表情,说道。

    “是啊,这位公子,你如果想在我们嘉定府置房定居的话,有很多的地方可选,可千万,不要选择这一座鬼宅,我告诉你啊,”与穆川对话的行人,压低了声音,用恐怖的语声说,“之前有几位贵人不信邪,看中了这所宅院,硬是要居住,可结果呢,都被这座宅院里的厉鬼给活生生地吓死了。”

    “还有这事……”穆川喃喃着。

    武卫司的位置,处在嘉定城核心,与城中的贵族区毗邻。

    穆川以要购买宅院作为借口,在贵族区闲逛,却没想到,会碰到这样一座,“鬼宅”。

    百般称谢了那行人,穆川再三表示,一定会离这“鬼宅”远远的,心中,却已在不住动念。

    这贵族区的院落,大多配有地窖,而这座“鬼宅”,又没人涉足,兼和了隐蔽之要,似乎可以打造成他心目中的理想地下居所。

    不过,他却还有一点疑虑。

    “湄儿,你说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

    穆川忍不住,在心里向妹妹传话。

    “嗯?哥哥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穆湄奇怪的声音回了过来。

    “是这样的,我打算在地下,寻找……”

    穆川刚把心里的打算说了个开头,便已经说不下去了。

    那偷笑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穆川满头黑线,咬着牙,在心底咆哮道,“你这丫头,不许笑,再笑,我要发火了啊!!!”

    “哥哥,‘此事纯属误会’,娘正在跟我讲笑话,我忍不住就笑了……好好,我保证不笑还不行么。”穆湄无辜的声音传来,却似有意似无意的,将其中一句变换了语声。

    穆川眼前一黑,却情知,再说下去,他也照样拿这个宝贝妹妹没办法,只得憋着继续说,“……那人却告诉我,这座宅院,是一座鬼宅,之前的主人,都被厉鬼给吓死了。”

    “那太好了,哥哥,你就选这里安家吧。”穆湄欢欣的声音传来。

    “嗯?”穆川却瞬间是摸不着头脑,纳闷地问道,“为什么?”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鬼呢,哥哥你正好把鬼抓住,等我过几天去你那里的时候,就可以看见鬼了。”

    穆湄的这番话,却是让穆川彻底没了脾气。

    “娘亲怎么说呢?”觉着这个问题,他刚才实在是问错了对象,急忙回到正轨。

    “你等下,我问问她。”穆湄道。

    过了一会儿,在穆川有些焦躁的等待中,穆湄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娘说了,有。”

    “有?”穆川愕然。

    “嗯。”

    “还有呢?”

    “没了。”穆湄干脆地说。

    “好吧,那先这样。”

    穆川揉了揉眼睛,沉思一会儿,最终还是做下了决定:

    身为武人,岂可怀畏惧之心?

    纵使这世上真有鬼,我穆川,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又有什么好怕的?

    这座“鬼宅”,我倒偏要闯一闯。

    计议已定,穆川便没了闲逛的兴致。

    他先是去采购了一些,够他几日所用的生活必须品,然后觅了一静室,一边参悟武学,一边等待夜幕降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