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穆川并没有直接去那鬼宅,而是先去了地鼠和虎头所在的那个地窖。

    不出意外,地鼠依然是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黑老弟,你找我有事?”虎头看着穆川,问道。

    “虎兄,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不过这件事情呢,却必须是胆子大的人才能帮得上,我担心……”穆川吞吞吐吐地说着。

    “你这是看不起我虎头?”虎头一听这话,立刻是脸上浮现出了怒容,上去就一把揪住穆川的胳膊,大声道,“黑老弟,我告诉你,不管这件是什么事,你都必须找我帮忙,而且我还非帮不可,不然这事传出去,大家如笑话我胆子小,我虎头的脸岂非都丢尽了。”

    “这样么?那就好。虎兄请准备好行装,随我去一个地方。”穆川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虽然决定去那鬼宅一探,不过穆川并没有鲁莽行事,他决定拉着虎头一起去,这个白给的战力,当然是不用白不用,至少,还能够壮壮胆不是。

    等两人走进鬼宅,发现这里果真已荒凉许久了,到处是残垣断壁,杂草丛生,而每一个房间,也尽是落尘。

    穆川行走之时。却不小心,被蛛网缠绕了手臂,他轻轻挣脱之后才发现,屋里的蜘蛛网不是一般的多,几乎爬满了每一个角落,不过蜘蛛倒是少见。

    “这不是,城中的那座鬼宅么?”虎头喃喃道。

    “虎兄莫不是怕了?”穆川眼中光芒一闪,故意地说道。

    “怎么可能,区区一座鬼宅,怎么可能吓住我虎头的脚步?告诉你啊,就算这里真的有鬼,他见到我虎头,也不过是虫子碰到了老虎,他必须得给我趴着。”虎头蓦然大笑一声,不过,很快,他的语声中却出现一丝迟疑之色,道,“只是......”

    “只是什么?”穆川追问道。

    “想不起来了,好像听人说过关于这宅子的事情,但是我给忘了。黑老弟,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是这样的,之前咱们落脚的那处地窖,虽然说,草蜂不太可能向朝廷透露,但那日,我却实实在在地得罪了他,我担心,他会到那里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便思忖,寻一处新的,我自己的落脚地。这座宅院我觉得就不错,因为它是鬼宅,所以平日里不虞被人靠近。”穆川解释着。

    他暂时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目的,干脆就拿那草蜂做了个借口。

    “黑兄弟是不是多虑了,那只草蜂,应该没有胆子,冒着咱们武林盟的忌讳再找你的麻烦吧?再说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和我待在一起不好么?”虎头有些不舍地说道。

    “草蜂就像个疯子,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发疯。”穆川接了一句便迅速岔开话题,道,“我要开始了,虎兄,这座院子,咱们尽量不要维持原状,找到地窖的位置就好。”

    “嗯。”

    然而,找了好一会儿后,两个人却面面相觑。

    “不应该啊,怎么竟然找不到,地窖的入口?”穆川愕然地说着。

    “嗯?会不会这里根本就没有。”虎头挠头说道。

    “这个……也有可能,不过,我听地鼠说,嘉定府夏季气候炎热,一般的世家贵族,都会做一个地窖,储存冰块,夏日里,可以驱暑。这座鬼宅,虽然破落,可看这占地的规模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家,有地窖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没想到居然没有么?”

    穆川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那,我们回去?”虎头说着,语声似乎是有着一丝颤动。

    “不,没有地窖又怎么了,我再开辟一个便是,虽然麻烦一些,却也能锻炼我的打洞能力。”

    穆川的精神很快就振作起来,他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他又说道,“虎兄,你替我放风警戒,我要去干活了。”

    “好,好……”虎头答应下来。

    他的整个人,似乎更有一点不对劲了。

    穆川此刻,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虎头,他已经忙着去勘探这座鬼宅的土质状况了。

    夜风寒。

    虽然是待在屋中,可这屋宇的墙壁早已经七倒八塌,哪里起得到半点防风的效果。

    穆川挑了个好位置,正在辛辛苦苦地刨土。

    他的速度,比起昨日,又快了不少,很快,便掘出了一个可以容身的洞口。

    站在洞口面前,穆川自言自语道:

    “我是直接弄一个,可以直接走下去的正常地窖呢,还是也学地鼠,弄一个只有通过地道才可以抵达的?”

    “按照正常情况,显然还是后者比较安全。”

    “不过,此地本身就属于一座鬼宅,并没有曝露的危险,似乎并没有必要那样做,而且,如果必须是先钻洞才能到达,娘亲和妹妹估计也不太乐意。”

    “这样好了,我还是先弄一座正常的地窖,但是,入口弄得隐蔽些,然后,再设计一个逃生用的,七扭八歪的多分叉通道,出口连接到一个安全的地点。这样的话,既不影响进入,逃离也方便,应该算是两全之策了。”

    计议已定,穆川更辛苦地忙碌起来。

    “如果是先弄一个正常的地窖,虎头应该也能帮得上忙,铲子和镐子我都带了,就让他用工具忙活吧,多少能节省点时间。”

    想到了这点,穆川先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出去找虎头。

    然而,找了一圈,穆川竟然还没找到虎头的踪迹。

    “虎兄?你在哪里啊?”

    “虎兄?虎兄?”

    “我需要你帮小弟我一点忙啊,你人呢?”

    穆川忍不住,小声叫喊了起来。

    可回答他的,却只有夜色中无边的寒意。

    星月黯淡无光,冷风嗖嗖地刮起,将鬼宅中败落的枯叶也给卷起了,不时有一些小虫的鸣叫,噶吱噶吱的,显得渗人。

    大地一片阴森。

    “他娘的,这个虎头,不会是被吓跑了吧?”

    穆川哑然失笑,喃喃道,“我说他之前的样子,怎么现在想起来,有点不对劲呢,敢情是吓得?也亏得他之前还敢口出狂言?

    这座所谓的鬼宅,无非就是破落了一点,阴森了一点,寒冷了一点,却哪里有半点鬼的影子?

    罢了,既然那只胆小的老虎,已经被吓跑了,我就自己一个人干活吧,也不差他那点力气。”

    穆川耸耸肩,也不再管虎头的事情,转身回屋,继续忙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