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却没有人知道,趁着刚刚身体不能行动,穆川却通过心灵,向妹妹急急地传了一句话:“湄儿,快,你问问娘亲,江湖中有没有这么一个人,修为高强,真气能够使人麻痹,还喜欢装神弄鬼。”

    “我这就去。”穆湄忙应道。

    穆川这边,却又是向着那黑影赔笑道:“鬼前辈说笑了,晚辈两人,若是得蒙前辈饶得一命,必是千恩万谢,前辈的吩咐,我们又哪里敢不遵从的,再说以前辈虎威,我们又岂敢擅自逃跑。”

    “这话倒也说得有三分道理,谅你们两个小辈,也没那个胆子。”黑影的语声似乎有两分得意,接着又道,“不过小辈,以你三流的修为,居然能稍微抵挡下我的蛛魔真气,也算是不容易了,不知你是何来历?速与我报来。若是你胆敢戏耍我,老鬼我一生气,说不定就要打上你家的山门,找你的长辈们出出气。”

    “不敢欺瞒前辈,小子我是,大理分盟的刺客。”穆川恭谨地说着。

    心理却暗暗补充了一句:呵呵,你要杀上山门就去吧,我倒不信了,你修为再高,难不成,还比那鹤大宗师更强?

    “大理分盟?那是什么?”黑影疑惑地说,旋即一掌下去,往穆川的肩膀上狠狠一拍,喝道,“好小子,以为老鬼我不认得天下武林势力?竟敢编一个来历糊弄我,我看你是找死啊!”

    这拍在穆川肩膀上的掌力,带来一股钻人的疼痛,让穆川疼得一呲牙,赶紧说道:“小子哪里敢欺瞒前辈,容小子斗胆问前辈一句,不知道前辈在此清修多长时间了?”

    “多长时间?”黑影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喃喃地说着,“当年,我与那唐老怪对决到千招开外,却因为武功还有破绽,不幸落败,遁到此处后,一边培育蜘蛛,一边苦练武功,过了多少个年头,却是无法计算了。只记得,打发了几波扰我清修的不速之客。”

    穆川恍然。

    他这才想起一个细节。之前他探索这个大院子时,蛛网到处都是,却很少见蜘蛛。

    当时没有注意,现在才明白,敢情那些蜘蛛,都被这个鬼前辈,当作食粮进补了。

    这时候,穆湄也回给了他所需要的消息。

    穆川心中一动,顿时面露激动之色,颤声道:“前辈,你...你难道就是,当年威震整个四川,跺一跺脚就能让巴蜀颤上三颤的,蛛手奇行,胡老前辈?”

    “怎么,你...你知道我?”黑影似乎有些惊讶。

    “当然,胡老前辈的威名,在下怎能不知,又怎可不知。据说当年前辈,以一身诡秘莫测的《蛛魔手》和《蛛行功》,甫一踏入江湖,就连败十大青年高手,而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江湖中闯下了偌大声名,直至后来,与那唐门的升老怪决战。人人都说,当年的前辈,若不是吃亏在年龄少那升老怪十年,内力火候差一点,胜出的,那一定就是前辈啊。”

    穆川忙说着连自己都快起了鸡皮疙瘩的话。

    “没想到啊,老鬼我隐匿江湖这么多年,居然还有后辈记得老鬼我留下来的传说……小子,你很不错!”

    胡老鬼似乎大为开怀的样子,轻拍着穆川的肩膀,赞赏道。

    “岂敢,岂敢,晚辈踏入江湖,正是以前辈为榜样,这次踏入嘉定府,便是想着,一定要做下一些,类似前辈做出的大事。”穆川谦虚地道。

    “很好,年轻人有这志气,是好事,不过,年轻人也切忌好高骛远,你这修为啊,比起老鬼我当年,可是差多了,起码需要达到二流的境界,在年轻一辈中,才有资格称高手。”

    胡老鬼,也是顺势点点头,老气横秋地指点着。

    不过,穆川倒也奇怪一件事,就是这个胡老鬼,怎么一直躲在他身后说话。

    穆川尝试着扭头去看看这个“蛛手奇行”,胡老鬼的相貌,可是,每次他扭一个角度,这个胡老鬼愣是同步地也挪开一段距离,导致他是怎么也看不到。

    穆湄传来了秦素娘的解释,穆川顿时有些无语。

    原来这个蛛手奇行,胡才,当年在江湖中,就一向喜欢躲在旁人视野的死角。

    这也就是,他的外号中,奇行两字的来历。

    闹明白了这一点后,穆川也就放弃了去看这个胡老鬼的企图。

    天知道,还有人会有这么一个古怪的癖好。

    “没办法,晚辈资质鲁钝,修行进展颇慢,不过,若是能够得到前辈的指点的话,我想,晚辈我的武功,一定能够一日千里。”穆川立刻打蛇随棍上,试探着说。

    这个胡老鬼虽然古怪,武功却当真高明,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指点,这一次的遇险,倒也不算亏。

    “不行。”

    胡老鬼却出声拒绝了,“我的《蛛魔手》已经将至圆满,等我再修炼一段时日,就要立刻出山,找那唐升老怪,一雪前耻,却是一刻都等不得,哪有时间指点你。”

    穆川的脸色却有些奇怪。

    他犹豫了一下,忽然长叹一声,道:“前辈,晚辈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说。”胡老鬼道。

    “前辈的仇敌,唐升,唐老前辈,已经不在人世了。”穆川缓缓说着。

    此时,穆湄正充当传话筒,秦素娘通过她给穆川讲述着这些事情,再由穆川转口陈述给胡老鬼。

    “什么!”

    胡老鬼立刻震惊地说,“怎么可能,唐老怪一身修为极为的高强,还背靠着唐门,就算是宗师,也会给唐门一点薄面,他又怎会就这般陨落?”

    “唐老前辈,是被朝廷的士兵杀死的。”穆川叹道。

    “胡说八道!朝廷的士兵,不过是外家修为,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唐老怪!”胡老鬼怒气勃发地说道。

    “晚辈没有胡说,是,一个士兵是奈何不了唐老前辈,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呢?还奈何不了唐老前辈么?”穆川沉声道。

    “我不信!!他不会跑么?难道就傻傻地,任由朝廷士兵围攻?”胡老鬼激动地说。

    “前辈,我问你,当你赖以生存的家园,就要被丧心病狂的敌人毁灭的时候,你,会跑吗?”穆川一字一字地说。

    胡老鬼沉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