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沉默了许久。

    他又想起了前几天,在码头,见到的那搬货、卸货的汉子们,分工配合,无比娴熟的一幕。

    这些汉子们,愿意忍受修炼民武带来的痛苦,岂非都正如那孙志一般,有一个念想,希望将来能够靠自己的坚持和努力,摆脱对于药物的依赖,彻底将民武修成。

    如果他接下这个任务,对于那些期盼能依靠民武改善生活的汉子们,是一种怎样的残酷?

    可穆川却还是默默地,将那纸地图收了起来。

    “这个任务,我接下了,不过告诉地鼠,想依靠这个给我赔罪,远远不够!”

    说着,穆川已经大踏步离去。

    虎头凝视着穆川消失在地道之中的身影,若有所思。

    他能看出来,穆川对于做这样一个任务,是有些不情愿的。

    可穆川最后为什么还是接受了,虎头却也能理解。

    因为他也曾有过同样的抉择。

    来来回回了几次,穆川才算是把地窖需要的物品大概给购置了。

    他坐在地窖中,打量了一下现在这个看起来还算干净整洁,勉强有些居室味道的地方,轻轻点了点头。

    更多的,他就无能为力了,等娘亲和妹妹来了再说。

    接着,他展开那张地鼠给的地图,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后,心中渐渐坚定。

    “决不能让朝廷强大起来。”

    “与其将来家破人亡,不如现在学会,冷酷残忍。”

    “刺客之路,本就是一条黑暗之路。”

    “我如果悟不透这点,将来只会害人害己。”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像草蜂一样,滥杀无辜,动辄灭人满门。”

    “如果将来,也有一个王铁匠那样的人物要我杀,我或许会,或许不会,现在我还答不上来。”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决不能泯灭人性,连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也要辣手杀死。”

    “母亲,妹妹,请指引我前进的方向吧。”

    默默地祈祷了一会儿,穆川打坐调息,静待夜晚降临。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川睁开眼,缓缓起身,检查了一遍携带的东西,便出发了。

    他按照地图的指引,一路小心潜伏,来到了最接近嘉定下院的地道,钻入进中,爬了一段距离后,没有了前路,就自己挖掘,就这样朝着药库的位置慢慢前进。

    等估摸着到了药库的底下,穆川就往上挖掘。

    穆川很专注也很小心,没有出纰漏,不过,就在他打穿了药库的地板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药库中竟然有说话的声音。他就静静地凝听。

    一开始这两个人,闲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穆川直接忽略,不过,等到其中一个人,似乎是“咕咕”地灌了一口酒后,声音便变得抱怨起来。

    “唉,天天看守这个破药库,真是没劲啊。”

    “没办法,谁让那些修炼民武的人,需要这个呢。”

    “说起来这个就好笑,哈哈,那些修炼民武的人,当真是傻子一般。听说,我们武院的高层,在下放民武的修炼秘籍时,特意在其中加了料,一旦修炼就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必须使用我们提供的药物,这样,他们修炼民武赚来的钱,就全归了武院所有。”

    “你闲命长了?少说两句。”

    “哈哈,那些高层,就喜欢做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能做,还不允许我说了?而且,这里不就我们两个么,说说有什么打紧。”

    “哼,能多捞几笔,傻子才不赚呢。不然的话,你以为那些高层,会开放什么修炼民武?没有好处的事,他们岂会做?”

    “可恨啊,那些赚取的民脂民膏,却全都归了他们高层所有,我们这些武院的下层,是一点好处也捞不到,还得帮他们看守这个破仓库,真是烦人。”

    “知足吧,谁让咱们两个,出身不好,虽然进过成丨都上院,却没钱巴结教授,只是学了一点普通的本领?现在被安排了这么一个破职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唉,命不好啊……”

    听着这些话,穆川若有所思。

    他倒是没想到,那些民武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副作用,竟然是武院故意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捞钱。

    之后,那两个看守倒是没再说什么有用的话,就是一边喝酒,一边抱怨。

    “呵呵,职责在身之际,还敢喝酒,玩忽职守,你们两个当真是找死啊,也好,应该能省下我一番手脚。”

    穆川眼中厉色一闪,拆下最后一块地板,静悄悄地钻出了地面。

    这药库之中,到处都是装药的麻袋,散发出浓烈的药味。

    穆川的身形隐藏在麻袋的阴影中,向着两人话语传来的方向,潜行过去。

    到了快要接近两人的时候,他脚踏云游步,一踩麻袋借力,轻飘飘地上了房梁。

    一边观察着那两个看守,一边静待时机。

    过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个人,醉醺醺地走了出去,似乎是要方便。

    穆川也手脚并动,像灵猫一样爬在屋梁,悄悄地跟了过去。

    等到那看守抵达地点,脱下裤子的时候,穆川像幽灵一样,来到他身后,一剑刺出,正中那人后心,将其直接击毙。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那看守完全无知无觉,便即受死。

    没有再看那倒在地上的死尸一眼,穆川重新回到了药库。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看守,又哪里能掀起半点风浪来,穆川也是将他轻松击杀。

    这个任务,主要的难点就是击杀看守的时候,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来。

    因为接下来还要放火。

    不过这两个人,却连半分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就被穆川轻松宰了。

    “娘亲说得没错,喝酒误事啊。”

    穆川摇摇头,手持着点燃的火把,一边走,一边烧,没过一会儿,整个药房就火光冲天。

    远处,已经传来隐约的嘈杂声音。

    正当穆川打算离去的时候,却意外发现,这药库中,竟有一个存放其它物品的地方。

    他好奇地查探了一下。其中有不少银两,他全部取走,他还发现有几本书,和一些用瓷瓶盛装,似乎是上品丹药的东西。

    这些东西,当然不能给敌人留下,穆川也不管这些东西是什么,将它们一股脑给兜入包裹中,就要离开。

    可没想到,就这么一个耽搁,药库的入口,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贼子竟敢纵火,给我留下!”

    同时,一道刀气已经划破通红的火光,向着穆川直击而来!

    此人是,二流高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