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刮了一下这库卫长的遗物,穆川阖上了他到死也瞪着不甘的眼睛,默默地离开了。

    这个小任务,却也让他收获了不少东西。

    比如经验,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地道中作战,他发现,自己之前专注于提升挖掘速度,对于埋伏陷阱这一道,确实钻研得还不够深。

    如果他能够多设下几个陷阱,估计还没等这库卫长出来,就已经葬身在地道中了。

    回到自己的地窖后,穆川检查了一遍自己这一趟搜刮来的东西。

    有几本书,不过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而是几套民武修炼的秘籍。

    “这些,想必就是那些,有着副作用的民武了,虽然对我没用,不过也妨妨看一看。”

    把这些秘籍都详细翻看了一遍,穆川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他发现,自己对于武道的理解,还是太浅薄了。

    “我虽然能修炼,但是,我却不明白这武学运作的道理。”

    “我倒想把这副作用去掉,重新修改出一份完美的民武,可惜我实在是做不到。”

    “然而,听说这民武,只不过是朝廷的武生,为了偷懒,试图将功化简化,以应付创造功法的苦差事才阴错阳差弄出来的。”

    “反观我自己,却连简单的修改也做不到,这,应该就是底蕴的差距了。”

    “武学之道,看来决不仅仅是靠着几门高阶的武功,就能纵横的,我如果想要在以后更进一步,就不能满足于自己目前的成就,而是要获取更多的武学功法,就算是基础的武功也不能错过,这样才能通过博览群书,更好地探究武道的真理。”

    至于这次收获的丹药,质量还都不错,各有用途,不过,其中占了大部分的,却都是辅助修炼的丹药。

    比如,其中有一种,元气散。

    这种丹药,只要吞服,就能够直接炼化,转化为自身的真气。

    穆川尝试着服下一些,然后模拟《打洞劲》,将这药力缓缓炼化。

    运转了几个大周天,将药力彻底炼化完毕后,穆川发现自己的真气,果然得到了增长。

    “效果倒是不错,不过我依稀听人说过,这种丹药价格不菲,或许是那些药铺的老板,用来巴结武院的东西。”

    “不过也不能服用太多,过于依赖吞服丹药增长功力,不是好事。”

    “我现在的真气修为,至少还需要再增长一倍,才能资格尝试打通任督二脉,冲击二流。”

    “总之,现在还不能急躁,只有稳扎稳打,将来才能够进军武道的更高境界。”

    修炼了一会儿各种武功后,穆川休息一下,又继续开始打洞。

    又过了两天。

    在地窖中待得有些闷了,穆川出来在城中逛了一会儿,又在酒楼吃了顿好吃的,心情好了不少,然后就去找虎头。

    见到虎头的时候,却见他正一脸愁色。

    “虎兄,你这是怎么了?”穆川问道。

    “黑老弟!”虎头见到穆川,立刻像是见到了亲人似的,露出大喜之色,冲过来就抱住他,急声道,“你可算来了,快,帮我们出个主意吧。”

    “主意,什么主意?”穆川纳闷道。

    “你还不知道么,草蜂前几天就被抓住了,朝廷放出消息,明天,就要将他押到法场,斩首示众!”虎头低声道。

    “什么?”穆川一怔。

    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黑老弟,我知道你与那草蜂有些嫌隙,不过,毕竟还没有造成悲剧不是,以后他应该也不敢了。你说说,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虎头苦恼地说。

    “你和地鼠,是什么看法。”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却没有答话,而是先反问着。

    “我们也没有主意啊,按理说,都是盟里的同道,我们应该去救的,可是,朝廷这么公然要将草蜂处斩,怎么可能没有防备,别到时候人没救成,反把我们都搭了进去。”虎头叹道。

    “地鼠他人呢?”穆川道。

    “他去法场周围,布置地道去了,他说,不管到底救不救,先做些准备总是没错的。”

    “这样么,你让我好好想想。”

    穆川坐在地毯上,闭上眼睛,沉下心思索起来。

    于私,他是不愿救的,毕竟他不喜欢草蜂此人,此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像是一个随时会转化为野兽的不正常病人。

    可于公,武林剩下的人已然不多,草蜂虽然混蛋,不过做的,也都是向朝廷复仇的事,身为武林同道,不应该见死不救。

    私和公发生冲突,确实让穆川很是为难。

    虽说,做人要大公无私,可穆川却发现,他决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崇高。

    他甚至会想,这草蜂如果就这般死了,也是一件好事。

    但他却又阻止自己去这样想,因为人的本性虽然自私,但却受外界的约束。

    如果他这般想,又这般做,会寒了地鼠和虎头的心,不利于武林盟内部的团结。

    “不知道。”

    在虎头期待的目光中,穆川睁开眼,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虎头当即满头黑线:“黑老弟,这‘不知道’是什么回答,那我们明天,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去。”穆川吐出一个字。

    “救人?”虎头道。

    “不,观望。”

    穆川缓缓道,“就凭我们三个,就算想救,肯定也没那个能力,你们不是说,这城中还有其他咱们盟里的高手么。所以,我们就观望,如果有高手出手,我们就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趁乱将草蜂救走。如果没有高手出手,或者情势恶劣,我们出手了也没用,那就不要出手。”

    “也只能这样了。”虎头叹了口气,说,“既然如此,黑老弟,你今天就在这里待着吧,明天我们一起去菜市口,再伺机行事。”

    “嗯。”穆川点头答应下来。

    等到了晚间的时候,一个猥琐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地窖中。

    “地鼠!”看到他,穆川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就恶狠狠地抡起了拳头。

    “黑兄饶命!老鼠我实在是有正事啊,你能不能先消消火!”地鼠一边讨饶,那身形却真个如老鼠一般灵活,绕了几绕,就绕到了虎头的背后,嚷嚷道,“虎头,虎头,快救我!”

    可马上,地鼠就快要哭出来了,因为被他当做救星的虎头,竟猛然嘿嘿笑了一声,反手过去,直接将他给紧紧地箍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