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川狞笑一声,像一只大猫扑了过去。

    地鼠呢,此刻却真如一头中了夹子的老鼠,死命挣扎却还是摆脱不了,只是在那里疯狂地叫喊道:“叛徒,叛徒,叛徒,虎头,你这个叛徒,快放开我!”

    “我说老鼠啊,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啊,就不能有点勇气么?再说了,这是你自己造的孽,谁让你把黑老弟得罪的那么惨呢?我这番出手,也是迫于无奈啊。”虎头坏笑着。

    他那手臂,倒真个似金刚做的,饶是地鼠使劲了混身解数,他却依然纹丝都不动。

    等穆川来到近前的时候,地鼠终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抽动着嘴角,说道:“大哥,大哥,小弟我真的错了,你就饶了小弟我这一遭吧。我也是没办法啊,前番,小弟被那珠瑾,给一番轻侮,一直寻思着怎么找回场子,这不,此番依赖大哥你出手,才算是将小弟我那口恶气给出了,小弟我对于大哥你,实在是感激不尽啊……”

    心虚的地鼠,直接改口称呼穆川为“大哥”,一脸讨饶的表情。

    “哦?你还很有理是不是?不好好做人,却整天琢磨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让老子给你背书?你知不知道,你把老子给害惨了!”穆川阴沉着脸,说着。

    “小弟知罪,小弟知罪,大哥啊,你就饶了小弟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你一定要相信我啊,给我一次机会吧……”地鼠痛哭流涕地说着。

    穆川嘴角抽了抽,打量了一下整个地窖,忽然指着虎头平时练力用的那个石锁,淡淡道:“举石锁一万次,我就暂且饶了你这一回,记住,下不为例。”

    “一,一万次?”地鼠先是神色一松,听到这一万次,立刻又眼前一晕,苦着脸喊道,“大哥啊,一万次也实在是太多了,你还不如直接要了我的小命呢!我平时都是练一些灵巧的功法,力量可不大啊,就算是虎头,举个一万次也得瘫下了吧……”

    “嫌多是吧?行,那你可以选择一千次,不过这一千次,就不是举石锁了,而是让我打你一千拳!”穆川眉毛一竖,说道。

    “对了,大哥,明天那草蜂就要被问斩了,我们还不知道要不要出手,我总不能今晚就将自己累瘫了吧……这一万次举石锁,我能不能先欠着……”地鼠又央求着。

    “对啊,黑老弟,我看要不还是先让这头老鼠欠着吧,咱们不已经决定,明天要去法场了么?如果救人的话,他能派上不少用场啊。”虎头也在一旁打着圆场。

    “这次先放过你,今天,就先做两百个。”穆川沉默了一下,还是松口了。

    “行,行,我这就做。”

    地鼠满口答应下来,虎头也顺势松开手臂,让他举石锁去了。

    然而,虎头平时练力的这个石锁,怕不得有几百斤,地鼠尝试着举了举,立刻又连声叫苦:“我说虎头,你这破石锁怎么这么重啊。”

    “重么?呵呵,我觉得挺轻的啊。”虎头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轻个毛啊,你以为我是你那一身蛮力。”说着,地鼠眼珠子乱转,似乎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石锁必须举到,与肩齐平,才算是一次,我得提醒你,你虽然做了三次,却有两次不合格,所以,你还需要举,一百九十九次。”

    穆川淡淡的声音,却是让地鼠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给弄没了。

    他终于认命,满头大汗地开始反复举石锁。

    老虎平时玩耍的东西,即使是一个玩具,也不是老鼠能轻松抬起的。

    这个举石锁,还真是差了要了地鼠的小命。

    “六,七,八,不合格,九,不合格。”

    穆川面无表情,在旁充当着铁面判官的角色。

    而虎头,则客串起了吃瓜群众,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幕好戏。

    等地鼠终于搞定这两百次举石锁,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穆川戏谑的声音又适时传来:“恭喜你,离目标又更近了一步,现在,你只差九千八百次了。”

    地鼠忍不住眼前一黑,瘫倒在了地上。

    等到地鼠终于能行动,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他正贴着墙壁坐着,唉声叹气的样子。

    穆川却还是臭着一张脸,没给地鼠一点好脸色。

    地鼠不敢跟穆川搭讪,只好向虎头开口道:“你们已经决定好,要去法场救人了?”

    “没有,黑老弟说,先去观望,看看有没有机会。”虎头摇头道。

    “也只能这样了。你们等一下,我把周围的地形画给你们,有线的地方,就是有地道,画圆圈的就是出入口。千万记好了,事有不对,立刻逃离。”

    地鼠吃力地抬动酸软的手臂,歪歪斜斜地画起了地图。

    ......

    正午时分。

    日正当中,红红烈烈,以辉煌的光芒,照亮了每一个污秽的角落。

    法场就在城中心不远处。

    往日里,这法场也时常处决犯人,却决没有今天这般喧闹。

    当穆川、虎头、地鼠三人乔装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人山人海。

    不过,一看到这人群的氛围,他们三人的心,都是直往下沉。

    “哈哈哈,草蜂那个恶徒,今天终于要被绳之以法了,真是大快人心啊!”一个男子,手舞足蹈地大笑。

    “我们嘉定府的捕快,是好样的,这次能逮住那草蜂,是他们的功劳。”一个书生,摇着扇子,在那里微笑。

    “草蜂贼子,我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可怜我大表哥一家,就被这个满手血腥的刽子手给灭了满门,我实在是好恨啊!”一个满脸凄怆地年轻人,悲愤地呼喊。

    “杀尽武林余孽,还我天下清平!”

    “杀尽武林余孽,还我天下清平!”

    更是有人,在那里振臂狂呼。

    穆川紧紧地握着拳头。

    这些声音和景象,听在他耳中,映入他眼帘,却像是一根尖针,扎在他心口,刺得他好痛。

    “如果有一天,我也被朝廷抓住了,这些民众,是不是也会这样的恨我呢?”

    “尤其恨我的,应该是那些修炼民武的百姓吧,毕竟前几天,我可是烧毁了整座武院药库,断了他们的希望。”

    穆川茫然地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