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烈,你屡屡在我大炎行凶,今日,饶不得你。”

    姚剑钧淡漠地说了一句,还是低垂着目光,手中的那把细剑却已经斜斜举起,指向了王烈。

    “呦,这么快就转变好角色,心安理得地当起了朝廷的走狗?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姚剑钧的剑厉,还是我王烈的刀锋!”王烈讥讽了一句,也举起了手中的大刀。

    就在这两人的大战,就要一触即发,也吸引了其他人目光的时候。

    忽然,行刑台附近,竟陡然冲出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向那草蜂接近。

    留守的两个着武卫司制服的朝廷高手立刻反应过来,前去阻挡。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的身手竟也极为的高明,尤其他手中那把缀着红色尾羽的宝剑更是不凡,挥刺之间威力极大,两个朝廷高手合力,只是阻挡了片刻,就被那道人影给冲破了防线。

    “唰唰”几道剑气斩下,束缚草蜂的精刚枷锁就被此人轻易砍断,草蜂的脸上,也显出了生机降临的希冀之色。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传来了一声大笑。

    “赤羽剑客韦易诚。

    候你多时矣!”

    随着这一声大笑,足足有十个上捕,五十多个铁捕,从隐藏的地点纷纷现出身形,呈包夹之势,将行刑台给围了起来。

    一个穿着红色官衣,趾高气扬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过来,他正是刚刚那大笑的人。

    “嘉定府总捕头,孟旺?你好大的阵仗!”

    赤羽剑客韦易诚,那张精瘦的脸上,面色已不由一沉。

    而草蜂桑冬,本已浮现希冀的脸又重归绝望。

    “韦一诚,你仗着手中有一把宝剑,在我嘉定府肆意行凶,这段时间,可害了不少人的性命,真当我嘉定府无人矣?今日,要你来得去不得,都给我上!”

    这孟旺一声令下,几十个捕快纷纷迈动步伐,向那韦一诚包围了过去。

    “草蜂,你自求多福吧。”

    韦易诚暗叹一声,知道自己是没法子救走草蜂了,甚至这番他自己都可能自身难保,撂下这句话后,他就长剑一摆,且战且退,试图突围而去。

    “给我追,此番,决不能放走这贼子!”

    孟旺带着一干捕快围捕韦易诚,战圈逐渐脱离法场,而另一边,姚剑钧与那王烈已经大战了起来,一个鬼刀霸烈,一个运剑如风,交战得如火如荼。

    目睹着这一幕,被姚剑钧救下的使棍高手和另外两个高手相互对视了一眼,竟然没有选择去帮助姚剑钧,而是站在一旁心安理得地观战,嘴角甚至还浮现出了不引人注意的冷笑。

    此时那草蜂周围,又仅仅只剩下了那两个武卫司的二流高手。

    突然,草蜂跪坐的位置,莫名凹陷了下去,一双干枯短小,却灵活无比的手拽着他的双脚,将他给拖入了地下,飞速消失不见。

    是地鼠出手了!

    而且他这出手的时机,也正恰当其时。

    然而,两个二流的武卫长却没有慌张之色,仿佛对此早就有所意料似的。

    其中一个,眯起眼睛,双只耳朵陡然无风自动起来。

    “找到你了,随我来。”

    他冷笑一声,向着某个方向追了过去,另一位武卫长和几个三流武卫,也纷纷紧跟他的步伐追去。不过,原地依然还留着几个人,将已经被掘出一个大洞的行刑台看守住。

    “不好了!”

    虎头看到这一幕,猛然神色大变,失声道:“那个人竟然修炼有耳功,平时,若仅仅地鼠一人,倒也不怕他,只要行动得轻悄一些,隔着地面,他的耳功不一定捕捉得到,可现在地鼠还拖着草蜂,动静却太明显,肯定走脱不了。”

    “我们也跟过去。”

    穆川深深再凝视了那姚剑钧的身影一眼,和虎头一起,悄然跟在了那波追踪地鼠的武卫身后。

    走没多远,熟悉地道情形的穆川和虎头便担心起来,前面不远就有一个出口,若是地鼠直接从那里钻出来,恐怕会直接被一直紧随的武卫们给擒拿住。

    不过还好,穆川和虎头很快就松了一口气,这地鼠不愧是属老鼠的,非常的机警,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有人追踪,并没有从那出口出去,而是继续前行。

    一干武卫,也就继续跟着。

    “范大人,我们难道就这么一直跟下去?”其中一个三流武卫,忍不住说道。

    “不要急,他拖着一个人,又是在地下,体力消耗得很快,我们只要一直跟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撑不住的。”修炼有耳功的二流范姓武卫,不慌不忙地说着。

    因为普通的三流武卫,按照朝廷官制,属于九品,而普通的,没有职位在身的二流武卫长,则是八品,所以九品武卫,如果采用正式的称呼,会称八品的武卫长叫大人。

    当然,如同捕快一样,武卫受封的,也仅是武散官。

    又跟着走了一段距离,果然不出那范大人所料,地鼠,竟忽然不动了。

    “快,贼子体力不足了,你们去周围的民居中,取一些铲子、镐子之类的工具,速速将这里掘开。”范姓武卫长面露喜色,急忙下令。

    在场的,除了两名武卫长还站立原地不动,其余的武卫,都纷纷奔向了四周。

    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鼠停留的这个地点,周围却相当的空旷,并没有民居,更别提找到工具了。

    九品的武卫们,只能奔向更远处。

    穆川和虎头隐蔽在远处观察着这里的情况,心头都有些暗暗着急。

    可这时候,令那范姓武卫长气急败坏,穆川和虎头却不由一乐的事情发生了,只因地鼠,忽然又动了。

    这一动,速度却还挺快,气得那范姓武卫长脸色阵青阵白,却没有失去理智,而是高喊一声:“你们继续找工具,找到之后,再跟上来。不用着急,这厮在地下,走不快,也走脱不了。”

    两名武卫长追着地鼠去了,三流的武卫们此时也因为去找工具,陷入了分散状态。

    穆川和虎头蓦然对视一眼,双目中,精光大作,杀意如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