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把你家的铲子给我,若耽误了官爷的事情,饶你不得。”

    一个高大的武卫走进一户民宅,张开便冷冷地说道。

    “是,是,大人,草民这就去。”

    见家中突兀闯入这么一个主,民居主人立刻慌了神,唯唯诺诺地答应后,就低着头,急忙去拿自家的铲子。

    稍等片刻后,高大武卫便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匆匆地离去了。

    民居主人大大松了口气,终于敢抬起头来,看向那武卫的背影。

    这时,阳光有些毒辣,他眯起的眼睛被阳光一照,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立刻又瞪得大大的。

    一道身影,在那武卫即将走出院门时,似脚踏白云,从屋顶上飘飘然落了下来,在落到那武卫的背后时,手中短剑无声无息地抹了出去。

    “噗”的一声,武卫捂着喉咙,倒了下去,临死似乎是想扭头看清杀死他的凶手,可那头只转了一半便再也动不了了。

    “啊,杀人啦!”民居主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扯着脖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然而那道身影,在做完了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后,却根本没有再多看一眼,便已没了踪影。

    “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尖叫,附近的四个武卫大惊,纷纷跑向这里,其中一个离得最近,急速冲到了院门,待发现那具同僚的尸体时,立刻神色大变。

    然而还没待他有第二步的反应,一道利刃已经从背后刺入了他的心脏,看着从前胸露出的剑尖,他犹自不能相信地倒了下去。

    “《灵蛇潜息诀》这个东西,果真是好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待在大炎本土的朝廷高手,比起那些敢于主动去猎杀我们武林中人的,不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差了不少。都死了一个人了,怎么还这么没有警惕心呢。”

    穆川叹息了一声,将短剑从尸体上拔了出来,再转过身时,三个朝廷武卫已经呈三角之势,一步步向他围了过来。

    “武林余孽!你竟敢杀害我们两名兄弟,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们亡!”

    三个武卫,满脸悲愤地提着手中武器,指向了穆川。

    “既然你们选择了做朝廷鹰犬,就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决不会手下留情!”穆川抬起头,让浑身沐浴在浩大的阳光下。

    手中滴血的剑,在这样的光辉下,红得刺眼。

    “死!”

    三名武卫,一个使剑,一个使斧,一个使枪,齐齐怒喝一声,施展着各自的杀招,向着穆川攻伐过来。

    面对这般被人围攻,穆川在动念之间,便思考好了对策。

    他不得不承认,面对围攻,他还真没有什么合适的手段。

    他掌握的武技,无非是《飞火指》,《打虎拳》,《银刃七杀》,就算再加上不算熟练的《灵蛇剑法》,也不过是四门,却都不适合面对多个敌人。

    此外,地鼠还等着他去营救,虎头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没有时间拖下去,只能速战速决。

    面对三把武器,穆川不但不闪不避,反而猛地撞向了使剑的那人,在那人不能置信的目光,将剑递入了他的胸口。

    “铿锵”三声响,是三把武器击在穆川身上发出的声音,却如同是砍在铁树上似的。擦出点点火星。

    “宝甲!”两名武卫神色大变。

    一般的盔甲,面对三名三流高手同时的全力一击,是肯定撑不住的。

    而且盔甲由于重量大,影响行动和隐蔽,所以一般武林中人也不会穿,这两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穆川内里穿着宝甲。

    穆川的身体却并不好受,虽然被藤甲挡下了袭来的攻击,但他却也受到了震伤。

    只是,他的脸上却在笑。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穆川嘴角咧开,嗜血地说着,一挥短剑,扑杀过去。

    因为知道穆川身上有宝甲,这两名武卫的行动,自然是束手束脚,绝对不敢和穆川硬拼,而穆川的打法,却完全是以命搏命。

    战了大概三十个回合,穆川觑准一个破绽,一剑重伤了其中一名武卫,另一个武卫大骇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同僚之谊了,撒腿就开始逃跑,然而穆川只是冷笑一声,身形悠闲地往前一飘,抖手打出几道飞镖,将他的腿给直接打得折断在地。

    面对两名失去反抗能力的武卫,穆川面无表情地刺出几剑,将其全部击毙。

    然后,他身形一展,往虎头负责的那个方向奔去。

    没多远,便听到了劲风交击的声音,穆川打算出其不意地进行出手,因此并没有直接现身,而是隐藏在暗处,悄悄潜行了过去。

    然而,等观察到战场的情形,穆川却不由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虎头,正与三名武卫交战着。

    “嗷!”他虎吼一声,一只手臂伸出,如猛虎出林,将一名武卫擒抱住,然后另一只手臂往他的头上巨锤般砸下。

    “嘭”的一声,如西瓜开了瓢,那武卫的脑袋,竟直接被这一拳,给砸了个稀巴烂。

    旁边的另一位武卫见状大怒,一刀往虎头的后背砍下。

    然而,还没等虎头做出反应,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只飞刀,已经斜斜插在了那名武卫的后脖颈上。

    这一幕,让穆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噗通”一声,武卫倒了下去,剩余的一名武卫大骇之下想要逃跑,虎头却哪里会放过他,一个健步冲过去,“砰砰”的两记重拳,将其给直接打死。

    “是哪位出手相助,虎头在此谢过了。”

    虎头一抱拳,朝那飞刀射来的方向称谢道。

    “不用谢,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只是为了杀这些朝廷鹰犬罢了。”

    一道中年妇女的身影走了出来,说出的却是清脆如珠落玉盘的声音。

    “珠,珠瑾姑娘?”

    虎头听到这个声音,立刻神色一呆,摸摸脑袋,有些赧然地说。

    “我要走了。”珠瑾沉默了一下,便要迈动步伐。

    “珠瑾姑娘,我那两个兄弟,黑隙和地鼠,一个在不远处杀武卫,一个正被两名朝廷高手追杀,珠瑾姑娘可否助我们一臂之力。”虎头见珠瑾要走,急忙央求着。

    “哼,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两个混蛋。你们三个人,我看也就只有你还有点人样,那两个家伙,就会偷鸡摸狗,我恨不得直接宰了他们!你还要我去救?”珠瑾停住脚步,却还是咬牙切齿地说着。

    这番话,听得隐藏在暗处的穆川是嘴角直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