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瑾姑娘,就算他们两个再不是,我们也毕竟是武林同道啊,能不能先救下他们再说?”

    “朝廷追来的,有两个二流高手和十多个三流高手。仅凭我们三个的力量,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今日一个不好,说不定就要命丧。珠瑾姑娘,你就助我们一臂之力吧,这份大恩,我虎头会永远记下。”

    虎头在那里苦苦央求着。

    珠瑾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是伫立在那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留给虎头一道浅浅的背影。

    又恳求了两句后,见珠瑾还是没有反应,虎头刚毅的虎脸上,猛然闪过一道坚决之色,竟一咬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珠瑾姑娘,无论我那两个兄弟做过什么得罪你的事,我虎头都一力担下了。我只求你救他们两个一次,事后,我虎头的这两百斤肉就全都交给你,无论你是要杀还是要剐,我虎头都决无二话!”

    虎头跪下的时候,雄壮的身躯就像是泰山倒塌,连地面都为之一颤。

    阳光照在他仰起的,沉重,却充满祈盼的虎脸上,却用金色的光辉,将他照耀成了一座金色的塑像,连着那影子,都一同镌刻在了大地上。

    “虎头……”

    穆川的心,仿佛被上涨的潮水冲破了一道堤防,淹没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潮之中,久久无法平息。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虎头却为了他和地鼠跪下了。

    而且,这件事情,虎头是肯定不会主动说的,珠瑾也没有任何理由告诉旁人。

    如果不是穆川临时起意,潜伏了过来,就永远无法得知,在这一片大地上,曾有一个这样的男人,为了救兄弟的姓命,将自己千斤之重的膝盖屈下了。

    这份情义,却实在太厚重了。

    穆川握紧了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回报虎头。

    今天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忘记。

    “你这是干什么?”

    等珠瑾回过身,看到这一幕,立刻有些慌了神。

    “请珠瑾姑娘,救救我两个兄弟!”虎头重重地说。

    “你...你先起来,我可不习惯被一个大男人跪着。”珠瑾咬着嘴唇说。

    “我不起,除非,你答应我的请求!”虎头坚定地道。

    “哎,你这人...我也没说不答应啊...”珠瑾垂下头,小声说。

    “啊?这么说,珠瑾姑娘你是答应我,去救我那两个兄弟了?”虎头立刻露出惊喜之色,说道。

    “嗯...”珠瑾轻轻应了一声,旋即又别扭地补充道,“不过先说好,我帮你们,可不代表我就原谅了你那两个兄弟。”

    “我明白,以后珠瑾姑娘你有任何吩咐,虎头我一定照做。”虎头终于站起身来,面露喜悦之色,向着珠瑾深深地一抱拳。

    “叫我珠瑾就好。”珠瑾看着虎头,目光中露出一丝异样之色,轻声说,“不过先说好,朝廷势大,我也不保证一定能救出他们。”

    两人还在继续交谈,穆川却已经没有听了,他悄悄地绕到了远处。

    “虎兄,虎兄,你在哪里?”穆川作出一副,从远处刚刚赶过来的样子,大声喊着。

    “黑老弟!”虎头大喜,迎了过去。

    听到这个声音,珠瑾却立刻是什么心情都没了,很想暴揍这个声音的主人一顿,却因为刚刚答应过虎头,不便出手,只好停留在原地,嘴角气嘟嘟地鼓着。

    “虎兄,看来你已经成功解决了这边的武卫,我们这就……咦,这位是?”穆川的目光扫过珠瑾,仿佛这才发觉她的存在似的,露出惊讶之色。

    “咳咳,这位是珠瑾,我知道,你们之前发生过一点不愉快,但既然大家同是武林同道,这些恩怨,我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这次,想要营救出地鼠和草蜂,我们必须要齐心合力。”虎头打着圆场,看看穆川,又看看珠瑾,目光中露出恳求之色。

    “珠瑾姑娘,上次的事情,我说误会,或许你不会信,但不论是不是误会,我黑隙也确实做下了不地道的事情。若这次你能够不计前嫌,帮助我们,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穆川一作揖,诚恳地说着。

    其实他在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其实,报答的方式,我已经想好了,看你和虎头这么对路,我干脆就成人之美,帮你找一个如意郎君,这应该足够报答了吧……

    “谁稀罕!我这次可以先不计前嫌,但这是看在虎头的面子上,其次,你们两个做下的好事,决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否则我决不会饶了你们。”说到最后,珠瑾又显出了羞怒之色。

    “我明白,其实我那时是真的不知道啊。。。好吧好吧,你放心,回头我一定好好交代地鼠,他若敢乱嚼舌根,不用你说,我第一个饶不了他。”穆川很无奈地放弃了再解释,只是保证着说了一句,然后接着道,“地鼠那边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我们现在赶紧去营救他吧。”

    说着,穆川就要迈动步伐。

    珠瑾却忽然冷冷地笑了起来:“你做事不动脑子么?就算加上我,我们也只是四个三流高手,追杀地鼠的朝廷高手,却有两个二流和几个你们没截杀到的三流高手。你现在这么着急,是打算急着去送死?”

    珠瑾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穆川倒也不生气,只是说道:“难道,珠瑾姑娘有什么好的法子?”

    “总比你这般莽撞要强。虎头,你把这个家伙的衣服脱下来。”珠瑾指着地上的一具武卫尸体,说道。

    “欸。”虎头应了一声,蹲下身子忙活。

    “至于你,把这一个的衣服脱下来,自己穿上,武器也带好。”珠瑾又指着另一具武卫尸体,向穆川冷着脸说。

    “你想让我假扮朝廷武卫?恕我直言,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主意,很容易被一眼看穿。”穆川皱眉说道。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珠瑾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拿着虎头递过来的衣具,径直闯入了旁边一栋建筑,将里面的人打晕之后扔了出来,同时留下一句,“在外面等我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