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范、杨两位武卫长也不再故作姿态了,只见他们沉喝一声,一拳一拳地击出,一股股强大的气劲就轰向了地面。

    有他们出手,地面仿佛是被炸药不断轰炸似的,曝露得很快。

    没过多久,就下降了三尺。

    但这般浩荡的声势,也早就惊到了地鼠和草蜂。

    地道中,地鼠吃力地拖动着草蜂,他瘦小的身躯颤抖着,每挪动一步,几乎都要耗尽全身所有的力量。

    忽然,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了他已然僵硬的手背上。

    地鼠不由一呆。

    草蜂流泪的声音这才传入他耳中: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却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我根本不值得你们这样做……”

    地鼠沉默了一下,回答着:

    “我们救你,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们武林中人...流过的血已实在太多。

    朝廷的人,死一百个,一千个,甚至一万个都不会伤筋动骨。

    可我们武林,在浩劫之后,已经不剩下多少人了,每一个,都不该被轻易放弃。”

    “可现在真的没有希望了!我求求你,你快走吧,否则等再过一会儿,你的力量消耗完了,想走也来不及了!”草蜂哭着道。

    “谁说没有希望的,虎头和黑隙还没有来,我要等他们!”地鼠喘着气道。

    “呵呵,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来,一定是觉得没有希望,就放弃……”

    草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地鼠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们两个不是那样的人!”

    地面之上。

    一路追逐,已经快要接近北城墙了。

    武卫司的众人脸上,都缓缓露出轻松的笑意。

    贼寇的逃窜速度,已经快要接近停滞了。

    大功,马上即将落成。

    可这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带着一股惶急:

    “大人,快,快救救兄弟们!”

    “冯涛?快说清楚,怎么回事?”范姓武卫长立刻面色一变。

    “我们找到工具后,就往这里赶,结果有武林贼寇,半路截杀我们,我好不容易才逃过来,大人一定要救救兄弟们啊,他们快支撑不住了!”这个“冯涛”痛哭道。

    “敌人是什么修为?”范姓武卫长沉声道。

    “两个三...三流高手。”“冯涛”低下头,小声说。

    “一群废物,两个三流高手你们都对付不了,要你们干什么吃的!”范姓武卫长不禁勃然大怒。

    “范兄,你须追踪贼子,不能轻动,两个三流高手而已,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杨姓武卫长在旁说道。

    “那就劳烦杨兄了。”范姓武卫长点点头,又指了指两个武卫。说道,“你们也跟着去。”

    “我带路。”

    “冯涛”说着,就急急忙忙地上前领路。

    杨姓武卫长和两个武卫跟上。

    一路狂奔,转过了几个街道后,前方,传来一阵痛苦的声音。

    一个浑身带血,穿着武卫司制服的人,正蜷缩在屋檐下的阴影处,面容虽看不清,那捂着伤口呻吟的声音却很清晰。

    “救,救命...”人影呼救,却因为声音沙哑,分不清是谁。

    见状,“冯涛”惊呼一声,就往那里狂奔。

    可没想到,还没等他奔过去,路旁一个大树的背后,蓦然蹿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来,抖手往他的肩膀上狠狠击出一拳。

    “冯涛”毫无防备地被击中,吐出一口血,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

    “哈哈哈,我等你们多时了。”高大的人影发出狂笑。

    这时,“冯涛”身形退去的方向,却似有意,似无意地,正往杨姓武卫长那边的方向靠。

    杨姓武卫长不由伸出手去,去扶这个“冯涛”。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此时,这个“冯涛”的目光中,竟忽然闪过一道森然的寒光!

    一根尖锐的毒针,不知何时被他握在了右手中,在杨姓武卫长扶住他的时候,反手往他的腹部猛刺而出。

    “啊!!!叛徒!!!你...你竟敢!!!”

    杨姓武卫长痛嘶一声,一手捂着被刺穿的腹部,另一手颤动着,狂怒无比地指着这个“冯涛”。

    “冯涛,你竟敢背叛我们武卫司!”另外两个武卫,也露出了不能置信之色。

    “哈哈哈,良禽择木而栖,朝廷多行不义,冯兄弟当然要弃暗投明。至于你们呢,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你们是自己投降呢,还是我亲自送你们上路。”

    高大的人影正是虎头,他大笑着,一脸嚣张而得意地走了过来。

    然后,与已经转过身,正冷冷看着三名武卫的“冯涛”并肩而立。

    谁也没有注意到,之前,那个蜷缩在屋檐下呻吟的身影,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凑近前去,或许就会发现,他消失的地方,竟留下一个漆黑的洞口,却因为阴影的遮蔽,仿佛并不存在。

    “不,你根本不是冯涛!”其中一个武卫忽然出声,指着“冯涛”,愤怒地说,“冯涛性格胆小,绝对不敢背叛朝廷,你究竟是何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马上就要死了。”

    “冯涛”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珠瑾那清脆的女声。

    “你这个贱人!竟敢暗算我!我必杀汝!”

    杨姓武卫长恚恨地吼着,伸出一只手,往怀里摸了摸,掏出一个瓷瓶。

    可还没等他打开瓶盖,珠瑾已经抖手发出一道飞针,将这瓷瓶给击落了,同时厉叱一声:“杀!”

    珠瑾腾身扑向杨姓武卫长,虎头也咆哮一声,杀向了另外两个武卫。

    “杀人了,杀人了,武林贼寇攻击官差了,杀人了啊!!”

    有行人经过,看到这边猛然爆发的激战,尖叫一声,向远处逃跑,一边逃跑,一边还不住呼喊。

    “虎头,全力出手,速战速决!”

    珠瑾面色一沉,甩手打出一连串飞针,疾风暴雨般罩向杨姓武卫长。

    “贱人,你,你给我下的什么毒!”

    杨姓武卫长提一口真气,想要避开这针雨,却惊怒地发现,他十成的真气,竟已经使不出一成。

    这般情况下,他虽勉力施展出了轻功,但还是被一堆飞针扎中,痛得他一阵哀嚎。

    然而,更令他怒发如狂的事情发生了。

    两个武卫,见不是虎头对手,竟然撒腿逃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杨大人,您撑住,我们这就去找范大人求援!”

    “求你妈的援!!!混蛋!混蛋!!你们都该死啊!!”杨姓武卫长绝望地爆着粗口,像一头濒临绝境的野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