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的是,两名武卫逃跑了,虎头却并没有去追,而是和珠瑾一道,围攻杨姓武卫长。

    两名武卫,还以为能够逃出生天,却没想到,就在他们奔逃的时候,地下竟诡异地出现一把利剑,往上直直地刺了出去。

    “啊!!!”

    下半身被剑刃洞穿,其中一名武卫,登时死得不能再死。另外一个,哪里顾得上管同僚生死,头也不回地加速逃走,却并未能逃脱穆川的魔掌,被他施展轻功追上去,使出几剑,将此人直接从背后捅死。

    另一边,身中剧毒的杨姓武卫长也没能撑多久,就被生猛的虎头,用拳头给生生地打爆了。

    这时候,长街的尽头,也发出沸腾的声音,似乎正有不少官军,接到群众的举报,正在赶过来。

    “此地不宜久留,速走。”

    三人飞快逃离,珠瑾又道,“本来我还说,要假扮成那个武卫长再进行偷袭的,但现在没有时间了,用不了一会儿,那边就会得知消息,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时间差,将地鼠救出来。所以,我们必须强攻,而且还必须速战速决,但我们还需要面对的是,一个二流高手和两个三流高手。”

    “不行,我们的行踪已经败露,朝廷的援军很快就会赶过来,强攻的话,若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那几个人,反而是我们会陷入危险之中。这里既然已经接近北城墙,所以不如这样,我潜入地下,将地鼠和草蜂直接拖出城外。你们两个,在城外接应我们。只要逃出城,随便往哪里一钻,朝廷再找我们就难了。”穆川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好吧。”沉默了一下,珠瑾点头答应下来。

    三人便分开,穆川娴熟地找到一个入口,进入了地道,按照珠瑾适才给他指出的方向,在地道中飞快地爬行着。

    没过多长时间,穆川鼻子嗅了嗅,闻出了汗水的味道。

    “地鼠,你们在哪里?”

    “大哥,你来了!”

    听到这声音,本已半死不活的地鼠立刻回复了力气,惊喜地回应着。

    “不用担心,我这就带你们出城。”

    穆川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爬了过去。

    “地鼠,你抓住我的双脚,草蜂,你抓住地鼠的,我们三个人连成一串,坚持一会儿就能逃到城外。”

    穆川出了这么个主意。

    其实,这个主意绝对说不上好。

    比如,如果换另一个方法,穆川带着草蜂走,让地鼠自己行动,这样的话,效率绝对比这个方法好上数倍。

    但穆川却并不愿意。

    虽然说,此番是为了营救草蜂,但正如地鼠所说,几人这般做的原因,并不是草蜂此人有多受人爱戴,而是因为,武林中人,真的已经死不起了。

    对于草蜂此人,穆川并不信任,对于他不信任的人,他怎会愿意轻易地将后背交出来?

    虽然草蜂趁机暗算他的可能性和成功几率并不高,但穆川还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我明白了,草蜂,你抓住我的双脚,千万别松开。”地鼠答应下来。

    草蜂却一直沉默着,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却也可以想见,他必是心中有一些别扭的。

    就这样,主要依靠着穆川的臂力,三人在这地道之中,开始缓慢却不间断地前行。

    “大人,贼子又动了。”

    地面之上,一个武卫说。

    “没关系,我们继续挖,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范姓武卫长不以为然地说。

    然而,没过一会儿,范姓武卫长的脸已经阴沉了下来。

    他的耳朵告诉他,地下的敌人,正以一种匀速在爬行。

    “大人,这样下去的话,他们恐怕要出城了。”另一个武卫担忧地说。

    “应该是贼子回光返照,不论如何,一定都要追下去!”范姓武卫长喝道。

    就在这时候,一阵步伐声急促的响起,同时,一道带着质问的声音传来:“范宇,你是怎么做的事?连一个武林的鼠辈都抓不到,还连累杨升都遭了毒手?”

    三十多个人,出现在了视线中。

    其中二十多个人,穿的是武卫制服,五个穿的武卫长服装,为首的那个人,却是一个只穿着普通锦服的中年人,但举手投足间,却透着强大的气息。

    身后五个武卫长,都主动慢了一步,落在他身后。

    “什么?杨兄已经遭了毒手?”范宇面色大变,看着为首的那人,喊冤道,“庞佥事,我也不清楚啊,只是冯涛突然跑过来,说有武林贼寇在截杀兄弟们,杨兄就去支援了。”

    “你这蠢货,已经有人传来消息,在城西南角,发现了将近十具兄弟们的尸体,那个冯涛是假的你都看不出来?还要你这武卫长干什么用!”庞佥事呵斥着。

    佥事一职,在各地的武卫司中,相当于防卫使的佐治者。

    防卫使位高权重,往往会将诸多公务,交由佥事们代为打理。

    因此,佥事在武卫司的地位,是相当高的。

    而且,武卫司和六扇门这种武力机构,能够在其中作为管理者存在的,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庞佥事的武力,就算不能列入武林红榜,比起普通的二流高手,却无疑超出太多。

    据范宇所知,这庞健庞佥事,已经达到了二流高手的巅峰,已经有资格,冲击先天。而且,此人因为处事老练,手段狠辣,很受防卫使大人的器重。

    有一次,吐蕃分盟的数名刺客前来嘉定府,刚刚杀了一些人,就被这庞健施展计策逮住,公然押到街上,亲手用凌迟之刑,将那数人全部碎尸万段,当时场面之血腥,让范宇看了都差点呕吐出来,不过没想到他这番举措,却让其更受指挥使大人的青睐。

    因此,多重因素下,这庞健庞佥事,在嘉定武卫司中,威信很高。

    “什么?冯涛竟然是假的?我真的没看出来啊!”听到这个消息,范宇不由满脸惊讶之色,与其余两个当时在场的武卫面面相觑。

    他们现在,还是有些不能置信,毕竟他们确实没看出来有任何破绽。

    “够了,你们的失职之罪,容后再追究。现在,我们立刻出发,将武林余孽们全部抓住,然后将他们碎尸万段,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庞健冷冷地道。

    范宇打量了现场周围一圈,神色中立刻充满了无比的自信。

    在场的武卫司高手,现在已经达到了六名二流,一名二流巅峰,联合起来,即便遇到普通的一流,也可以斗上一斗。

    如果那些武林贼子还敢在地下嚣张,这么多高手,足以在第一时间就轰出地道,将他揪出来。

    距离此地不远的城墙上,此时却正猫着两道身影,透过女墙的缝隙观察着那里的情形。

    “珠瑾,怎么办?怎么办?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朝廷高手。”虎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