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办法。(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com)”

    珠瑾此时已经褪去了武卫的制服,脸部的易容也已经祛除,露出一张清秀美丽,布满灵气的容颜,她沉默了一下,咬着嘴唇道,“朝廷高手大量聚集的情况下,我们去多少,就会死多少。所以,我们现在绝对不能露面。”

    “可是地鼠和黑隙还等着我们去救!我们刚刚不是和黑隙说好了,他去带地鼠和草蜂,我们去城外接应他。现在,我们怎么能够临阵脱逃!!”虎头瞪着珠瑾,愤怒地说。

    “救?我就问你,你拿什么去救?凭你三流的修为,还是你莽撞的头脑?”珠瑾反过来瞪着虎头,用冷静的语声反唇相讥。

    “我不管!我不管!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们三个说好了一起行动。所以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我虎头,也一定要与他们并肩作战,就算今天战死在这里,也是全了兄弟之义,我虎头不悔!”虎头紧紧地握着拳头,大声说。

    “你当真一定要救他们?”珠瑾垂下目光,看不出她是什么表情。

    “一定!”虎头坚决地说。

    “好吧,我有一个办法。”珠瑾忽然道。

    “太好了,是什么办法?”虎头立刻激动起来。

    “你看那。”珠瑾伸手指向了城外某处。

    虎头立刻转头去看,却没想到,肋下忽然一痛,他不能置信地把目光缓缓移过去,却见,一根针已经刺入了他的皮肤,而那根针的针尾,正握在珠瑾的手中。

    感受着被刺部位传来的麻痹之感,虎头目光凝滞,痛苦的声音仿佛失去了灵魂:“为,为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不敢去面对虎头的目光,珠瑾低着头,眼眶中,一滴泪水溅落了下来,“你要恨我,就恨吧,这针头上涂抹的麻醉药,会让你逐渐陷入没有知觉的状态,一个时辰后,就会解开。”

    “可你这样让我活着,却让我生不如死!”

    虎头嘶声道,“余生,我都将成为一个逃兵,一个背叛兄弟的不信不义者,纵使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不!!你不要忘了,还有仇恨!!”

    珠瑾抬起头,深深地看着虎头,湿润的眼眶中,有晶莹的泪珠在闪动,语声哽咽,

    “我们这一辈的武林中人,本就是为了仇恨而活,仇恨,也岂非正是我们存在的意义?若你也死了,他们俩的仇,又有谁来报呢?

    我只求你活下去,带着他们的生命活下去,也背负着我们武林中人共同的仇恨,活下去。”

    “啊!!!!!”虎头痛苦地倒了下去,用拳头死命地捶打着坚硬的城墙,模糊的血水,与迷蒙的泪水,交织在了一起,是他最后能看到的颜色。

    珠瑾用颤抖的手臂抱起他,在朝廷的高手追到北城墙之前,悄然遁走。

    “有点意思,武林的鼠辈竟然挖出了一条通往城外的地道。”

    庞健站在城墙底下,看了看高高的北城墙,淡淡地说。

    “庞佥事,你放心吧,有我在,这些家伙逃脱不了。他们若是在城里到处乱窜,我找起来还不太容易,可若是通往城外的话,就只有这么一条路,我们只要跟着他们,把回城的地道截断,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必死无疑。”范宇拍着胸膛,自信地说。

    “但愿如你所言。”

    庞健不置可否,下令道,“上墙。”

    一众朝廷武卫,纷纷施展轻功,上了城墙。

    其中有一些轻功不好,没法独立上城墙的,也借助工具和同僚的帮助,慢慢攀爬了上去。

    都下来之后,他们跟随着急急忙忙第一个下来的范宇,往城外追去。

    二流高手们,还按照范宇的指引,把一段地道给完全轰塌,这才不紧不慢地赶过去。

    “不好了,大哥!”

    地道之中,地鼠神色大变道,“听这追我们的步伐声,绝对有几十人,是朝廷获得了增援,而且,我们的后路刚刚也已经被切断,从那声势来看,恐怕得有数个二流高手同时出手。”

    “这样么...”穆川低低地应了一声,忽然道,“朝廷能追踪在地下的我们,是因为那个修炼了耳功的人吧?”

    “对,那个人叫范宇,‘铁耳’范宇,据说天生耳力就超于常人,后来修炼了一门不知是什么的耳功之后,更是如虎添翼,连地下的动静都可以监听。你之前让我挖一条通往武卫司的地道,我担心的就是此人,若是一般修炼普通耳功的人,我或许可以试试能不能瞒过去,但这种天生耳聪又修炼耳功的人,等于在听力一道上,有着双重的加成,想规避他的耳朵,很难。”地鼠气馁地说。

    “原来如此,具备天生能力么?不过,不论听力怎么发达,若是完全不动的话,他总发现不了吧?”穆川叹了口气,忽然脚部用力,挣脱了地鼠抓住他脚踝的双手。

    “大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地鼠失声道。

    “听着,我会继续前行,引开追兵。你带着草蜂,先不要动,等我走远了,以你的能力,就算退路被截,重新挖一段也不是难事。”穆川沉声说。

    地鼠的眼泪顿时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哭着道:

    “不!!!大哥!!!让我引,让我去引!你待在这里不要动,让我去引,我还欠你九千八百次举石锁呢,你就让我还了这笔债务吧!!”

    地鼠的双手拼命地往前,想要重新抓住穆川,却是怎么也抓不到。

    “放心吧,以后你会有,足够去举的时间。现在,记住我的话,在我走远之前,不要动,也不要发出声音。”穆川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携着低沉的回音,在地道之中,渐渐远去了。

    “我欠你一条命,你若能活,我惟命是从,你若死了,我也一定会为你报仇!”草蜂突然喊着。

    “大哥!!!大哥!!!”地鼠趴在冰冷的地道中,用双手死命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嘶喊的声音发出来,眼泪却早已流成了汪洋大海。

    黑暗的空间中,充斥着无尽的冰冷与哀伤。

    泪水无声无息,却是苦是涩,鞭笞入灵魂深处,让整个生命都在哀悼,一个英雄的远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