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穆川从城外的地道出口出来时,日头已经有些西斜了,懒洋洋地照在这一片树林中。

    他转过头,看着一大群追杀过来的朝廷武卫,掸了掸身上沾染的尘土。

    他的动作很轻,轻到悠闲,也很慢,慢到自在,仿佛就是在自己的家中,整理自己的衣物一样。

    也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大群杀气腾腾,要将他除之而后快的朝廷高手。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能么,还敢在城中跟我兜圈子,现在,你说说,我该怎么弄死你!”

    范宇第一个走到他面前,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环抱双臂,出言嘲讽着,他此时反倒是不急了,就像是一只快要逮到老鼠的猫,准备在真正地逮住老鼠之前,先好好地戏弄一番。

    “你就是‘铁耳’范宇?我承认,你的耳力是不错,但是,想弄死我,你还没这个本事。”穆川淡淡道。

    “那我们呢!”

    就在范宇大怒之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庞健带着一大群高手缓缓走到了近前。

    这帮朝廷高手,一个个松松垮垮地摆着姿势,连合围都懒得合围,只是以戏谑的目光看着穆川。

    在他们眼里,穆川这个三流高手,此时已经是一个死人。

    “你们?也不行!”

    穆川缓缓摇头。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范宇冷笑,捏了捏拳头,发出一阵轻微的“啪啦”声,“我想好了,我要先把你的舌头拔下来,再把你的牙齿全部敲碎,我倒要看看,等到了那时候,你还拿什么嘴硬!不过,在拔下你的舌头前,你还需要交代一件事,说,你不是救走了草蜂么,此刻他人呢?”

    “他被我放置在了地道中,并没有跟过来。”穆川平静地说。

    “哦?这么说,草蜂贼子还有可能活着?也好,等收拾了你,再去收拾他也不迟。”范宇冷冷一笑。

    “可惜啊,你是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穆川叹了口气,目光中竟现出一丝怜悯之色。

    “嗯?你什么意思?”范宇一愣。

    他感觉到,这个武林贼子的表现,着实有些反常。

    “欸,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有点冷啊。”

    突然,一个二流修为的武卫长忍不住说道。

    “老杨,你没开玩笑吧?现在这阳光正好啊,你一个二流高手,告诉我‘冷’?难不成,你昨晚在青楼折腾了一夜,这才身体发虚至此?”旁边另外一个二流高手好笑地调侃道。

    然而,这个二流高手很快笑不出来了。

    “此地好像是有点冷。”

    “我,我也觉得有点冷。”

    “各位大人,此地有点诡异,这温度绝对不正常。”

    那老杨这么一说,在场的诸多高手,把注意力转移到身体上,果然发觉了异常,纷纷出言。

    庞健皱着眉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警惕心已经提了起来。

    “你们快看,这树上的叶子,已经结上了一层霜!”

    忽然,一个眼尖的人指着树林中,那些随清风瑟瑟起舞,却因结霜而愈发显得美丽的绿叶,惊呼出声。

    “还有这树皮,也结霜了!”另一个人,看着身旁的树干上浮现的晶莹白色,讶然说着。一边说,他还不信邪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再收回时,手上已经沾染了一层白霜。

    这样的情形,确实很诡异,只有穆川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对眼前这一切浑然不觉的样子。

    庞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忽然,他脑中灵光一现,猛地联想到了什么东西,忽然浑身剧震,惊骇地呼叫道:“不好,有埋伏!撤,快撤!!”

    武卫们尽皆大惊,想要拔腿逃跑。

    然而,一道冰冷威严的声音冷冷响了起来:“想跑?晚了!”

    话音未落,一道白衣素裳,如仙如魔的身影从高高的枝干上飘落了下来,抖手将怀抱中似乎已凝聚了很长时间的气旋打了出去。

    这气旋如同自北极冰山中刮出的一道寒冷飓风,降临大地的时候,便如同严冬降临世间。

    刺骨的寒意刹时冰冻了整个空间,无尽的寒冷扑到逃亡的人群之时,就像附在玻璃窗上极速蔓延的霜花,将那一个个人体,都塑出了漂亮晶莹的霜衣。

    这里已成了一个,寒霜的世界。

    “我,我动不了了!救,救命!”

    一个修为较弱的三流高手,被寒霜侵袭,连身体的经脉都被冻住,不仅动弹不得,连真气都运行迟滞。

    其他的三流高手也好不了多少,纷纷惨然呼救。

    然而,即便是二流高手,此刻也自身难保,都在用自身的真气,苦苦抵抗这寒霜。

    这般情况下,他们虽然还在逃,速度却慢如龟爬。

    庞健庞佥事,霍的停住进步,转过身来,盯着那道脸覆白纱,看不清面容,却浑身散发强大寒意,如冰雪仙子一般的人影,一字一字道:“雪魔仙,秦素娘?”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们刚刚追我儿子的时候,不是追得很欢么?”秦素娘冷冷地睇视着这一切,双眸冷漠,充满轻蔑,像是在俯看一群蝼蚁一样。

    “你不要得意,你也不过是二流巅峰而已,虽然你出其不意,打了我们一个埋伏,但你凝聚出那么一大团寒霜真气,自身的真气消耗也必定巨大,而我们,除了我这个二流巅峰,还有其他六名二流,联手起来,岂会怕你!”庞健高喝着,不过从他闪烁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其中蕴藏的一丝胆怯。

    “是么?”

    秦素娘不屑地说了一句,忽然道,“你们两个,动手解决三流的,其余的,我来收拾。”

    正当庞健诧异,哪来的另外两个人时,树林中又扑出一道,面容清丽,却又透着勃勃英气的女子,她银铃般地笑了一声,道:“哥,看咱们两个,谁杀得多!”

    “哈哈,我可不会输给你。”

    穆川大笑一声,也挥剑杀了过去。

    “不,不要!”

    “饶命啊,我们投降!”

    那些三流修为的武卫,因为中了寒霜真气的缘故,尽皆动弹不得,如同一个个待宰的羔羊,面对穆川和穆湄刺向他们要害的利剑,纷纷露出了惊惧绝望的眼神,悲呼着。

    “饶命?呵呵,你们朝廷,又何时饶过我们武林中人的性命!”

    穆川一剑挥出,毫不留情,将一名武卫的大好头颅给直接斩了下来,鲜血想从颈腔中喷出,却立刻被寒霜冻结,化成了血色的寒冰。

    穆川身形连动,或扑,或腾,或挪,或移,手中冰寒的剑光在这寒霜的世界中挥舞而过,如雪中的惊鸿,飘然而绝致美丽。

    然而在这般美丽的景象下,却藏着无尽的杀机,一个个朝廷武卫像断裂的冰雕一般倒了下去,成为了雪中的亡魂。

    “哈哈,痛快!”穆川大笑连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