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健虽然狂冲过来,但他又挨了一记寒霜真气,这速度不免慢了下来,这其中的时间,足够让穆川和穆湄反应过来。

    他俩并不恋战,即使眼前的敌人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还是飞速退走。

    庞健冷笑一声,没有在意,继续去追,对他一个二流巅峰高手,能否擒拿下两个三流这一点,还是有着十足的自信的。

    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穆湄扑入哥哥怀中,穆川抱着她,直接从地面上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地道。”庞健看着地面上那个漆黑黑的洞口,气得脸色发青,使劲一脚跺了下去,溅起一大片尘沙。

    却并没有贸然追下去。

    跟逢林莫入的道理一样,追入地道这种狭**仄的空间,不一定追得上不说,还很容易被暗算。

    等到庞健再转过身来时,秦素娘已经连出两大杀招,将剩下两名武卫长全给杀了,只留下一个范宇。

    “佥事大人,救命啊。”

    范宇惊惧地呼叫,向庞健那边飞逃。

    可秦素娘只是轻描淡写地追了过来,一掌按在了范宇的背后。

    范宇倒下了,却没有死,而是被大量注入他体内的寒霜真气给冰封住了,化成了一座冰雕。

    于是,现场的嘉定武卫司高手,除了庞健,就只剩下了另外两个半死不活的人,其余的三十多名高手,至此全部阵亡!

    “到你了。”

    秦素娘缓缓向庞健走了过去,一股慑人的杀机自她目中浮现。

    庞健脸色发白,忽然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叫嚣:“秦素娘,你不要得意,我们大炎朝廷,高手无数,你今天只不过杀了一些废物而已,等我回去,就调集数名一流高手,将你诛杀,咱们走着瞧!”

    “那恭喜你,也成为废物中的一员。”

    秦素娘面无表情地追杀过去,在她眼里,庞健已成了一个死人。

    这时,穆川也抱着穆湄出了地道,他也不理正掸着尘土,一脸苦色的妹妹,就再次杀向了之前那名没有杀死的对手。

    当穆川将利剑刺入那家伙的胸膛时,秦素娘也将庞健的尸身丢了过来,

    “娘,你还好吧?”

    穆川关切地说道。

    “我没事,只是斩杀了一些蝼蚁罢了。”

    秦素娘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仿佛刚刚斩杀了那么多朝廷高手,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穆湄蹲下身,将庞健身上的东西搜了出来,她看着那个代表庞健武卫司佥事身份的令牌,又看了看躺了一地的尸体,精神一振,说:“哥哥,这次杀了这么多人,功绩应该不少吧。”

    “我估计得有个几万吧。这个回头再说,咱们把战场打扫一下,先离开这是非之地。”穆川说。

    “川儿,这个人呢?你之前跟我说,要留下此人一命?”秦素娘看着唯一还活着的范宇,问道。

    “是这样的,孩儿对于这个叫铁耳范宇的人有点兴趣,或者说,是对他修炼的耳功有些兴趣,所以想先留他一命,逼问出来。”穆川微笑着解释道。

    “这样么?耳功这种东西,修炼的人不多,因为一般情况下也用不上,不过你若是感兴趣的话,拷问一下也无妨,技多不压身。”秦素娘点了点头。

    穆川和穆湄把这些武卫身上有价值的东西全都搜了出来,最后整合成了一个大包裹。

    “这次收获不错么,我来!”

    穆湄自告奋勇,将这大包裹给背在了背上,看她此刻那精神抖擞的样子,倒像一个刚得手的摸金大盗似的,让人忍俊不禁。

    穆川笑着摇了摇头,也将范宇扛了起来,三人便即离开了此地。

    不过暂时并没有入城,而是找了郊外一个荒僻的地点。

    “你不是叫铁耳么,你说,我要是用这把剑去割你的耳朵,能不能将它给割下来呢?”

    穆川把玩着手上的利剑,还用剑刃蹭了蹭范宇的耳垂,嘿嘿说着。

    “贼子,你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却休想如此折辱我!”

    范宇骂道。

    此刻的他,像一条死狗一样,被丢在树底下,身躯斜靠着树干,双目怒瞪。

    “呦,还挺有脾气,不错,很好,我就喜欢这样硬气的人。你既然都说了,让我剐你,我就如你所愿好了。不过我这个剐法有些新鲜。我啊,要把你的四肢剁下来,做成腊肉,不过不是我吃,而是回到城里,送给你的媳妇和孩子们吃,你说他们会不会称赞一句,这腊肉的口感极佳呢?”

    穆川微笑道。

    “你...你这个恶魔,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范宇的脸色立刻变了,变得无比苍白,他愤怒地看向穆川,却又难掩目光中的惊惧之色。

    “很简单,将你修炼的耳功说出来,我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而且你放心,只要你给出的功法没有问题,我自然也不会闲得没事,去请你的家人吃什么腊肉。不过话说回来,你要是胆敢包藏祸心,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就说不准了。”穆川沉声道。

    “好,我说,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范宇颓然地摇了摇头,然后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后,就开始缓缓讲述:“我这门功法,名叫,《希音铁耳》,一旦修成,对各种声音波动都异常敏感,若是人声的话,一里范围,没有障碍物阻挡,可以清晰捕捉,超出一里,效果则会减弱,当然这是指功至大成的情况,而且,这个一里只是大概的估计,具体还要看个人的修为以及天赋。”

    “修为我明白,同样功至大成,步入先天的高手肯定比后天高手听得远,不过这个天赋,是指天生耳力的强弱么?比如你自己,听说就天生耳聪。”穆川道。

    “是,比如盲人修炼这《希音铁耳》,效果肯定比我们普通人好,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并非是天生耳聪的人。”范宇沉默了一下,说道。

    “哦?这可就奇怪了,我听别人提起你的时候,不都说你,天生耳力超于常人么?”穆川讶然道。

    “你以为,耳力好,是一件好事?”范芋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