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不是?耳力好,难道还有弊端?”穆川皱眉说着,眼见这范宇还挺配合,他也默默地把剑放下了。(书^屋*小}说+网)

    “你们武林中人,对官场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我可以理解,我就问你,如果你是上官,手下却有一个随时能够监听你动静的人,你还能坐得住么?”范宇讥嘲着反问。

    “这……好像是这么一回事。”穆川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又问道,“不过,这与你故意说自己天生耳力好,有什么关系呢?”

    “我是为了隐藏《希音铁耳》这门功法的存在。”

    范宇沉默了一下,道,“我平里日,都声称自己修炼的是一门三流下乘的功法《铁耳功》,若是我偶尔不小心把自己的听力显得超常了些,别人知道我天生耳聪,也不会多加怀疑。否则,一旦我修炼这《希音铁耳》,能监听一里范围人声的事情泄露出去,我还有安生日子过么?谁不得防贼似得防着我?”

    “原来如此。水至清则无鱼,谁没有点秘密呢,我理解你的苦衷了。”穆川感慨道。

    “就这,我平时把耳力表现得不超过五十丈,依然各种受防卫使大人的猜忌。自那姚剑钧来了之后,还特意让我去监听他的动静。只是,我又不是傻瓜,若是我说出发现了什么,反而更会受猜忌,所以,我就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范宇冷笑着说。

    “这么说,你还真的发现了什么?”穆川不由动容,伸手抓住了范宇的肩膀。

    听到范宇说出这话,坐在一旁检查包裹的穆湄,和静静站立,显得漫不经心的秦素娘,都霍然把视线转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异常,那姚剑钧并无其他动静,只是,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要在地上磕头。”范宇说。

    “磕头?”穆川愣了一下,说,“难不成这叛徒,还有一点廉耻之心?不过,既然他已经做下了这等恶事,不管他忏不忏悔,我都饶不了他。”

    “你还想杀姚剑钧?”范宇蓦然嗤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穆川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道。

    “笑你们自不量力,我们嘉定武卫司,三流高手五百多位,二流高手四十多位,一流高手三位,凭你们,想在司里行凶,还差得远了。”范宇讥讽道。

    “够了!不要忘记你的身份只是一个俘虏,现在,把《希音铁耳》的修炼之法说出来!”穆川怒喝着。

    不过,他心里还是不免有些担忧。

    诚如范宇所言,虽然这次他重创了武卫司的一部分力量,但武卫司的底蕴却太深厚了,想要击杀姚剑钧,依然困难重重。

    而且,今天这些武卫的死,肯定会让武卫司更加警惕,想打一些取巧的主意,也不似之前那般容易了。

    “你们听好了,等我说完的时候,给我一个痛快吧。”

    范宇认命地说了一句,开始讲述起《希音铁耳》的修炼之法。

    穆川竖起耳朵认真听着,等记好了以后,他又让范宇重复了几遍,再抽查了一些内容,范宇都对答无误。

    穆川把目光转向秦素娘,等秦素娘也点了点头后,他这才又面向范宇,叹道,“你放心吧,此事,就以你的生命作为终结,”

    说罢,他击出一掌,震断了范宇的心脉。

    死的时候,范宇已经闭上了眼睛。脸上,还算平静。

    至此,这批追杀出城外的朝廷武卫,已全部伏诛。

    其实,早在草蜂被押往法场之前的上午,秦素娘和穆湄已经到了,但出于隐藏的考虑,穆川却让她们先待在城外。

    而地鼠之所以往城外逃跑,也是按照他事先的吩咐。

    毕竟,他们主要的任务,是刺杀姚剑钧,若是还没刺杀之前,就暴露了秦素娘的存在,朝廷只要不傻肯定就会起防范之心。

    所以,穆川只是让他们作为暗手,先不出动,若实在需要出动,也简单,反正有《双生诀》,可以做到实时的沟通。

    最后的结果,倒也说不上是好是坏,虽然杀死了一大票朝廷高手,但秦素娘也没能隐藏住,只要朝廷查看完那些尸体的死状,就必然会得知她的存在。

    “你们等我一下,此人的尸体,我还是丢回那片战场吧,既然答应他,就此终结,就不要横生枝节了,若是朝廷看见他的尸体离得这么远,指不定会如何想呢。”

    穆川说着,就将这范宇的尸体抱了出去。

    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穆湄和秦素娘都在盘膝坐着,一副沉思的表情,似乎是在体会那《希音铁耳》的精要之处。

    穆川也坐了下来,做起了同样的事情。

    等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穆川才从体悟中醒来,他开口说道:

    “咱们进城去吧,总不能待在这荒郊野岭过夜,我在城里准备了一个住处,保准你们大吃一惊。”

    “我才不吃惊呢,不就是一个破地窖么、”穆湄猛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愁眉苦脸地说,“哥,咱们住客栈不好么,我可不想钻地道,刚才被你抱着在地道中走了一圈,那里又阴暗又狭窄的,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秦素娘也大皱着眉头,不太乐意的样子。

    “刚死了这么多人,住客栈实在太危险。你就放心吧,我在地窖上面做了个隐蔽的门,下去的时候,直接从门里下就可以,至于地道,是为了以防万一,逃生的时候用的,不用钻。”穆川苦笑着解释道。

    他不得不承认,女人就是比较麻烦,若换成男性的话,哪还用得着什么门不门的,直接钻就行了,还安全。

    “好吧。”穆湄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秦素娘也沉默着点了点头。

    回城的时候,朝廷的警戒明显森严了许多。

    一路上,竟然有不少二流高手都出现了,持着明焰的火把,到处巡逻、搜查。

    “一旦怀疑有人是武林余孽,就立刻上报,若消息无误,官府会有千两重赏,都明白了吗?”这种在各个民居之中训话的声音,到处都能听到。

    “若是看到一个白衣素裳,体态绰约,散发寒冷气质的女子,也必须立刻上报,若有胆敢知情不报,或者故意拖延的,全部以包庇罪论斩!”

    后面这一条,更是让百姓们噤若寒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